向天空坠落

40人浏览 / 0人评论

本文致铃铛——我永远的天空

 

作者:斯蒂芬妮

 

我告诉铃铛,最近我总会做一个相同的梦。梦里世界是颠倒的,头顶上是大地,脚下是缥缈的虚空。接着是令我恐惧的,来自大地深处某种未知的恐惧,刺耳的尖叫。穿透我的耳膜,使我全身冰冷。我开始挣扎,我想哭泣,可是我发现我的精力在一点一点消耗,甚至连哭喊也没了力气。

然后我惊醒了,全身湿透,枕上也湿漉漉的,我感到累极了。​

铃铛被我吓得发抖。她轻轻地抱住我​,手臂一松一紧。最终她还是放开我。

“对不起,思思。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

我的内心百般挣扎,无数次让自己鼓起勇气可最终说出口的,还是那冰冷的三个字。

“你走吧。”​

其实是我选择离开。

 

无论夏天有多热,我都不喜欢开空调。宁愿热得中暑,也不愿意让自己手脚发凉。我怕冷,非常非常怕冷。

铃铛不一样。她喜欢夏天。喜欢将空调开得大大的吃着西瓜看电视。可是为了陪我,她可以在闷热窄小的房间待上一整天。

其实我推开她的那一刻,心里还是懊悔的。的确,我不喜欢与人接触,不喜欢上学,更不喜欢放假。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一个人在窗前盯着我心爱的一盆绿萝看一天,即使它毫无变化。冷漠是我的保护色。可是即使我再孤僻,也不能否认,我不讨厌铃铛。她与无数个普通女孩子一样,开朗活泼,爱看电视剧,爱穿小裙子,爱粘人。我不喜欢麻烦的东西和麻烦的人。可铃铛是个例外。我愿意接近她,正如她愿意不顾他人眼光了解我。

了解我……

她并不了解我。

那件事之前,我一直认为我和铃铛是一对普通的朋友,只是性格不同罢了。可事实证明我错了。

那是一个仲夏。我的生日在盛夏的一天,我过生日时铃铛刚与我认识三个月。她提出要与我一起过生日。我犹豫不决,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可能是害怕失去这份因为唯一而显得弥足珍贵的友情吧,我允许了她带上与她十分要好的一个女孩。

事后回想起来,那时可能是我的心灵最柔软的一段时刻。我以为我可以走出阴霾与常人无异了。

那天我们一起待到了很晚。就在我对着夏夜许愿并感叹这个美好的生日时,那个女孩站了起来。

她将远方的妈妈写给我的生日贺卡撕碎,指着我的脸骂我,一片一片地拔下我的绿萝的叶子。

她一道一道地撕开我的伤疤。使它暴露在阳光下,被暴晒地体无完肤,最终溃烂。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我甚至在那一瞬间没有任何反应。我呆呆傻傻的表情使她兴奋,她拿起一杯果汁从我的头上浇下来。

铃铛似乎也吓傻了,可是我始终没有看她。一眼也没有。

我记不清事情是如何收场的。只记得铃铛什么也没做。满地狼藉甚至是我压抑着快要爆发的情绪一点点收拾的。我看着那张贺卡,上面画的笑脸被撕碎。这时我才感觉到痛苦袭来。

蚀骨之痛。

铃铛那晚睡在我家。

她永远不会知道,我半夜哭得歇斯底里,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她没有错。

错的是我。

可是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我和铃铛的关系就因为这样开始生疏而冷淡。只要她不找我,我绝不会跟她说一个字。可她就这样赖在我身边,粘着我。我也不拒绝,可从心底里开始对她感到失望。她依旧每天笑嘻嘻的。但我能看出,她的眼底多了一丝捉摸不透的情绪。

可能是因为我吧。

哈哈,我真自恋。别人的情绪不可能为我而改变,除非是厌恶和轻蔑。

 

我一直以为,我和她的关系会保持这样,礼貌而客气,让我一次次心寒。可是今年三月时,我收到了她的一封信。

 

亲爱的思思:

我要搬家了。很仓促,甚至来不及和你告别。你收到写封信时,我已经在路上了。我从一个月前就知道了不能继续陪着你了。很抱歉我没有告诉你。

我知道你还没有忘记那件事。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只是相信我,相信我从未厌恶你好吗?如果你认为我只是将你当成一个可怜的玩偶才来亲近你,我不怪你。我知道我做的远远不够。思思,我们在一起快一年多了,你对我说的话也不过寥寥几语。但我不认为你是异类,因为我们同病相怜。

我时常想起你做的梦。很遗憾我未出现在你的梦境中安慰你,保护你。我知道你有时恨透了这个世界,你能面不改色地说你想从空中直线落体逃离人世。可是你想想,坠落不止一种方法。就像你梦里的那样,向天空坠落吧!回归属于你的世界,将尘世的伤痛远远摒弃掉吧。迎接你的将会是明亮温暖的天空和云朵。

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意做你的天空。

最后,思思,你要多笑。你笑起来有酒窝,好看极了。

                                          ——铃铛

 

我的目光停留在那句“因为我们同病相怜”。铃铛怎么了?我第一次有这个疑问。在我心目中她永远是那种永远没有烦恼大大咧咧的女孩子。

铃铛要搬家了,我有可能永远见不到她了。

心底多云转阴。

过了两三天,铃铛又寄来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束向日葵,开得明艳而热烈。那阳光的颜色让我感到安心。还有一个便条,铃铛说她已经到达新家了,让我不要担心。落款上是她新家的地址。

我再次犹豫不决,最终还是没有给她回信。

 

两年过去了,我踏上了去铃铛新家的旅途。

这两年来,我一个人,省下那笔少的可怜的生活费,每天去打零工,帮邻居打扫院子,终于攒够了路费。

在火车上,我想好了,无论铃铛曾经如何,我都原谅她,从心底里原谅她。我的手中握着一束香水百合,这是铃铛最喜欢的话。

到达铃铛的新家后,我颤抖着敲了敲房门。

开门的却是一个我从不认识的女人。她客气地问我找谁,我结结巴巴地告诉她,接着她笑了,十分苦涩。

“那个小姑娘,刚搬来一个月就住院了,今天初春……”

我手中的花掉在地上。我感到天旋地转。

被女人请进屋,她又拿出一本厚厚的日记本。这是铃铛从认识我开始,对我的喜好,对我们全部的交集的记载。

原来她在医院那段日子,每晚都会给我写信。我再也止不住泪水,小声读着最后一行的内容:

“思思,我的日历快结束了。也许某个午后,你会将这一本回忆浅浅品读。思思,你今天笑了吗?真希望你永远开心。如果你再次绝望,我依旧愿意做你的天空,承载你的喜怒哀乐。”

我合上日记。泪流满面。

 

又一个仲夏。我搬来思思的城市,就在她居住过的街道上。我还是喜欢独处,但不会再自我封闭了。我喜欢在窗前摆上一束向日葵,然后凝望天空,等待日落。

铃铛,我的天空。我会代替你微笑,代替你好好生活。

向天空坠落,向你飞奔。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