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ttermore翻译】德思礼夫妇有链接(作协的那些 如果没有了“在审核”那就是已经通过了

122人浏览 / 0人评论

(作协的那些 如果没有了“在审核”那就是已经通过了,我已经录入到公众号后台,那个编辑姐姐会近期安排发布)

 

 

弗农和佩妮·德思礼
翻译:蓝楹
来自pottermore

哈利的姨父和姨妈是在工作时认识的。佩妮·伊万斯一直对父母更看重她的女巫妹妹而不是她这个事实耿耿于怀。她永远地离开了家乡科克沃斯,去伦敦学习打字课程。这使她得到了一份办公室里的工作,在那里她遇见了不相信魔法且固执的唯物主义者弗农·德思礼。在年轻的佩妮眼中,这个没有脖子的大块头初级主管似乎是男子汉气概的典范。他不仅回应了她浪漫的兴趣,而且相当“正常”。他有一辆完全普通的车,想着做一些完全普通的事,当他带她去参加一系列无聊的约会时,他主要谈论的是自己和他对世界的可预见的想法。佩妮梦想着他将戒指戴到她手上的那一刻。
当弗农·德思礼在他母亲的客厅里单膝跪地向她求婚时,她立刻答应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担心未婚夫对她妹妹的看法,莉莉在在霍格沃茨的学习已经进入最后一个学年。弗农甚至看不起穿黑色西服棕色鞋子的人,佩妮甚至不忍心去想他对一个整天穿着袍子施法的年轻女人会有什么想法。
她在一次泪迹斑斑的约会中坦白了事实,当时他们坐在弗农的黑色汽车里,俯瞰着弗农刚买了一份观影后小吃的薯条店。不出佩妮所料,弗农对她的话深感震惊。然而他郑重的告诉佩妮,他绝不会因为她有一个怪胎妹妹而怪罪她,佩妮怀着如此强烈的感激之情扑到他身上,以至于弗农把他打得稀烂的香肠掉到了地上。
这对已经订婚的夫妇与莉莉和她的男朋友詹姆·波特的见面并不愉快,两人的关系也从那时开始恶化。詹姆被弗农逗笑了,还错误地表现出了这种情绪。
弗农试图以高人一等的姿态面对詹姆,问他开什么车。詹姆描述了他的比赛用扫帚。弗农断定巫师都要靠失业救济金生活,詹姆向他解释了古灵阁和他的父母在那里用纯金储存的财富。弗农很生气,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詹姆嘲笑。傍晚的见面以佩妮和弗农冲出餐厅为结局,莉莉大哭起来,有点惭愧的詹姆答应一有机会就和弗农和好。
但机会始终没有到来。佩妮不想让莉莉做她的伴娘,因为她厌倦了生活在妹妹的阴影之下,这让莉莉很受伤。弗农拒绝在婚礼招待会上和詹姆说话,但在詹姆的听觉范围内,他听见弗农把他形容成“某种业余魔术师”。结婚后,佩妮变得越来越像弗农。她喜欢他们位于女贞路四号的整洁的方形房子。她现在很安全,不受行为怪异的或她不懂的物体的影响,比如“魁地奇”和“变形”之类的字眼。她和弗农决定不去参加莉莉和詹姆的婚礼,她从他们那里收到的最后一封信是关于哈利出生的消息,佩妮轻蔑地瞥了一眼,就把信扔进了垃圾桶。
因此一年多后,当他们在家门口发现他们已经成了孤儿的外甥时,他们感到极度震惊。和他一起的那封信讲述了他的父母是如何被谋杀的,并要求德思礼夫妇收养他。那封信解释说,由于莉莉为了儿子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所以只要他能把莉莉血脉还存在的地方成为家,他就不会受到伏地魔的报复。这意味着女贞路4号是他唯一的避难所。
在哈利到来前,佩妮已经变得对于在德思礼一家中所有关于她妹妹的讨论的的压制变得越来越坚决。佩妮对她把莉莉从生活中抹掉的方式有些隐隐的内疚感,(在她内心深处,她知道莉莉一直爱着她)但这些都埋在相当多的嫉妒和痛苦之中。佩妮也把另一个想法深深掩埋在心底(从未向弗农坦白过),她很早以前就希望她也能表现出魔法的迹象,然后被秘密带到霍格沃茨。
然而,她读到了邓布利多那封信中令人震惊的内容,这封信告诉了她莉莉是多么勇敢地死去,她觉得她别无选择,只能带哈利回家,把他和她心爱的儿子达利一起抚养长大。这件事让她很不情愿,在哈利的童年中,她一直在为自己的那个决定惩罚哈利。弗农在某种程度上非常不喜欢哈利,和斯内普一样,这种厌恶来源于哈利和他们都无比讨厌的詹姆的相似之处。
在哈利的父母是怎么死的这个问题上,他们一直对哈利撒谎,这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他们自己的恐惧。像伏地魔一样强大的黑巫师把他们吓坏了,使他们不敢思考,就像每一个他们发现的令人不安或不愉快的话题一样,他们把这个问题扔到脑后,始终如一地坚持坚持“车祸身亡”的故事,以至于他们几乎说服了自己这是真的。
尽管佩妮是和女巫一起长大的,但她对魔法却极为无知。她和弗农都有一种使人困惑的想法,那就是他们会用某种方式把哈利体内的魔法压榨出去。为了试图摆脱哈利在十一岁生日时收到的从霍格沃茨寄来的信,他们相信并实践了那个古老的迷信说法:巫师不能越过水面。小时候,她经常看到莉莉跳过小溪,跑过垫脚石。所以当海格毫不费力地穿过汹涌澎湃的大海来到岩石上的小屋时,她不应该感到惊讶。

JK罗琳的想法
弗农和佩妮是从他们被创造出来就有的名字,从来没有像其他角色一样有过许多试用的名字。“弗农”只是一夜我从来没有特别在意的名字,“佩妮”是我小时候和妹妹迪一起玩游戏时经常给不讨人喜欢的女性角色起的名字。我一直不确定我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名字,直到最近我的一个朋友给我放了一系列公共信息影片,我们年轻时这些影片在电视上播放。(他收集这些东西,放在笔记本电脑上以便在空闲时欣赏)其中一部是一个动画片,一对夫妇坐在悬崖上野餐,看一个男人在悬崖下的海里淹死。(影片的主旨是,不要回头——叫救生员来)那个男人叫他的妻子佩妮,我突然想,这是不是我得到这个最不可能的名字的地方,因为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叫佩妮的人,据我的记忆我也没有读到过这个名字。潜意识是一个很古怪的东西。卡通片里的佩妮是一个快乐的胖女人,所以我似乎只取了她的名字。
“德思礼”这个姓来自格洛斯特郡的同名城镇,离我的出生地不远。我从来没有去过德思礼,我想那里到处都是令人着迷的人。吸引人的是这个词的发音,而不是与这个地方的任何联系。
德思礼是一个保守的,偏心的,小心眼的,无知的,偏执的家庭,这都是我最不喜欢的品质。我想说,在书的最后,佩妮姨妈最后一次跟哈利道别时,她几乎要从她身上挣脱出一种体面的东西(一种早已被遗忘但却隐约燃烧的对妹妹的爱,她意识到她可能再也看不到莉莉的眼睛),但她无法承认也无法表现出那些埋藏已久的感情。尽管有些读者想要从佩妮姨妈的告别中知道更多,我还是认为我让她的行为方式与她在前七本书中的想法和感受最为一致。
似乎所有人对弗农姨父都不抱什么希望,所以他们也没有失望。

JK罗琳原创

 

https://www.wizardingworld.com/writing-by-jk-rowling/vernon-and-petunia-dursley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