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楹】童话魔女3300字【都改完了可以发表,另外可不可以不要加书名号】

88人浏览 / 0人评论

童话魔女

大概所有的故事都是这么开头的:在很久很久以前......
童话王国的深山里,住着小魔女和她的师父。她们最擅长的,就是制作童话魔药,毫不夸张地说,整个童话王国的的故事,都来自魔女的小木屋。她们把魔药倒进人类作家的脑海里,于是一个又一个故事就到了人类的故事书里。
终于,小魔女出师了,师父留下她为童话王国创造故事,自己则去游历人类世界。
小魔女第一次独自做魔药,就出了点不大不小的事故。
那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小魔女找出大大的坩埚和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原材料,准备开始工作。一瓶完美的童话魔药,需要先有完美的人物呢,那就从最简单的大反派开始吧。想一想...他应该是个大魔王,想要抓走美丽的公主,那应该找一些不太美好的原料。
“嗯...要一茶匙沼泽里的淤泥,半瓶眼镜蛇的毒液,一把安康鱼的鱼鳞,还有巨怪的眼泪...”她翻着魔法书,一边念叨着一边往坩埚里倒东西,之前师父总说她这个模样很想人类世界正在学习的小孩,那些小孩学什么来着?哦对,叫“鼠学”还是“树穴”?总之是个奇怪的名字,大概比做魔药简单的多,世界上怎么会有比魔药更让人头疼的事情。
小魔女心不在焉地用大勺子搅拌着魔药,无意中瞥了一眼魔法书,好像不太一样哎,书上的魔药应该是黑色的,可是坩埚里的明明是金色的啊。不对不对,魔法书本来就是黑白的,师父真是的,也不买本彩色魔法书,至于这么抠门嘛。
不过大魔王的药水似乎不太可能是金色的,小魔女决定再检查一遍。“啊啊啊啊啊——”她发出一阵尖叫,惊起了森林里的鸟儿。“是贴的标签啊啊啊,这些原料一个都没对啊!”
此刻,坩埚里煮的是:一茶匙黄昏的阳光,半瓶破晓时的晨雾,一把秋天最后一片落叶的碎屑,还有融化了的琥珀。
她努力在脑海里查找师父交给她的知识,呼...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不和其它人物的魔药混合就不会起作用,倒掉就好啦,不过可惜了那些珍贵的材料。
就在小魔女暗自庆幸的时候,一阵清澈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魔女小姐,很高兴认识您。”
“啊啊啊啊——鬼啊”又是她的尖叫,别惊讶,她从小生活在森林里,除了师父没见过几个活人。再说魔女也是分种类的——见过世面的,和没见过世面的,很明显,她属于后者。
她颤颤巍巍地回过头,是一个面容俊朗的少年。
“咦,不是说不混合就没关系了吗?”她低声自言自语道。
少年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鄙夷,“你师父没教过你做魔药的时候不可以一直说话吗,这是一种很难做出来的人物魔药,可以把人物变成真实存在的人。而这种魔药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魔女做魔药时的碎碎念。语速要合适,音量要合适。真是为难你了,做魔药的时候又是放错材料又是说话,请问魔女小姐您的脑袋是被巨怪敲了吗?”
小魔女气得涨红了脸,“你你你,我把你制造出来你也不说谢谢,还在这里埋怨我!”
少年挑起眉毛,轻蔑地看着她:“我为什么要谢谢你?我本来应该存在于一个故事里,白手起家,屠龙,救出公主,走上人生巅峰。这下好了,我被困在你这个小破屋子里出不去,明明你应该说对不起好吧?哦,顺便说一下,我叫洄。”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洄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小魔女十八年不曾动过的心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怎么办啊...师父也不在童话王国...而且她回来知道了我就完蛋了...”她摆弄着衣角,泪水在眼里打着转,委屈巴巴地说。
洄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
小魔女真的哭出来了。
“哭哭哭,哭什么哭,有用吗?!”洄不耐烦地说着,却用纸巾温柔地擦掉她脸上的泪花。
他叹了口气,无奈地对她说:“我们去找魔女奶奶,她是童话王国最年长的魔女,应该会有办法的。”
“可是魔女奶奶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啊,要穿过森林,渡过大河,翻过高山才能到的。”
“”难道魔女小姐想被师父骂?”
“啊不要不要,她一定会骂个狗血淋头,可能还会猫血淋头,蝙蝠血淋头,巨怪血淋头...最恐怖的是魔女血淋头啊。”小魔女仿佛已经看见了火冒三丈的师父。
洄用极复杂的眼神看着小魔女,“出发。”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危险,但是洄每次都能保护好小魔女,她问他为什么,他就回答:“融化的琥珀,武力值满分。”
洄一直想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傲娇又毒舌,但是小魔女觉得他总是在悄悄地关心自己。哎,谁知道呢,或许只是幻觉呢。
有时候她喜欢看着洄在阳光下的样子,他好像在思考什么东西,可是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小魔女。
他们也会吵架,可能是因为小魔女收集来的露水不够新鲜,又或者是因为洄做饭火候不够。可是到最后,总会有一个人别别扭扭地来道歉。
小魔女其实是个话痨,她经常会喋喋不休地讲她的故事,虽然从小生活在森林里,但是她经历的事一点都不比童话王国的哪一个公主或仙女少。
比如她很孤单,其实很想到森林外面玩玩,可是她总有做不完的作业;
比如她制造出洄是故意的,只是想找个人陪陪自己,这时洄就会转过头看着她,“狡辩”,他说;
比如她的梦想是成为童话王国最厉害的魔女,就像魔女奶奶一样,即使她还要修练个十万八千年。
等等等等。
“你回到故事里之后想做什么?”小魔女问。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想做一个最勇敢的骑士。”他回答。
小魔女有点失落,原来他想拯救的是公主啊,可是魔女永远成不了公主。尽管童话世界的的正常运行都要依靠魔女,天气魔女,植物魔女,湖泊魔女,还有童话魔女,可是到头来最受人尊敬的还是王子和公主。
那天晚上,小魔女偷偷跑到没人的地方哭了一晚上,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可第二天早晨,她仍然采了最好吃的野果和洄一起分享,可洄觉得她对自己没有从前那么热情了。
也挺好的,洄这么想,毕竟魔女和骑士是相交线,有一个交点之后就会渐行渐远。洄没有把这个想法说给她,因为他知道那个很擅长狡辩的小魔女一定会义正词严地反驳他。
他不知道的是,小魔女也想到了这个。还不如平行线呢,她想,至少平行线可以一直陪在对方身边。
魔女奶奶居住的岛屿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在一个清晨,他们终于抵达了那座小屋。
“你真的要走吗?”小魔女在小屋门口问他,她是很希望他反悔的。
可是洄点了点头,眼神通透而坚毅。
“好吧。”
他们走进了小屋,魔女奶奶微笑着接待了他们。她年纪很大,脸上爬满了皱纹,却依然掩盖不了她的优雅。
“孩子们,让已经被创造出来的角色回到故事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一种非常非常珍贵的材料。”
小魔女想借着魔女奶奶的话让洄留下来,可突然她控制不住自己一般说:“需要什么?”
“一个魔女的血,全部。只要你喝下这杯魔药,我就可以帮他进入一个童话。”魔女奶奶从柜子里拿出一杯药水。
两个人都愣住了,良久,洄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没关系,那就算了吧。我可以和你一起,我当你徒弟,你教我做魔药。”
她没有说话,此刻她的脑海里一直都是洄在木屋门口的眼神。
“既然我制造了你,那就要对你负责,帮你实现你的梦想。”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可以不这样做的。”洄第一次拉起了她的手。
小魔女没有再说话,她最后看了一眼洄,端起桌子上的魔药一饮而尽。
洄感觉到她的手在一点点变凉,视线有点模糊。
不行,骑士怎么可以流泪呢?
可是这些从眼里流出来的热热的湿湿的液体是什么?
小魔女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童话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与此同时,一个人类世界的图书馆里。
两个少女坐在桌边,一边读故事一边擦眼泪。
“小魔女不值得这么做的。”其中一个说。
“对啊,那只是她的一个小小的失误。”另一个说。
她们身后的书架旁,一个中年女人抽出了一本故事书,翻到两个少女读的那一篇。
小魔女的故事已经被另一个故事魔女做成了魔药,写进了人类的故事书里。
“傻孩子。”她轻叹道。

 

 

蓝楹碎碎念:呜呜呜写完之后自己都好难受。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确定小魔女这么做是不是值得,但是如果是我,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帮助洄实现自己的梦想。“洄”在字典里的解释是:水流回旋,我在想小魔女的自我牺牲是不是也是一种回旋呢?她一直在学习做童话魔药,最后变成了一个故事。她看似没心没肺,其实也有细腻的心思。本来我想给小魔女和洄一个happy ending,但我想我还是更乐意看到一个勇敢承担责任的小魔女。这个故事的大部分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只是结局不一样,真实的小魔女,仍然在为洄在人类世界的映像患得患失。

上次馨馨小仙女说字数少我已经看见咯,这次3300字左右,一次发完,怎么样?还有千千小可爱我康到你啦,其实呢,蓝楹是个有那么一点点负能的人,不过还是欢迎来找我玩鸭,我会一直笑着和你说话哒。其实我也觉得白挺让人心疼的,所以如果你身边有像她一样的人就抱抱她叭,告诉她全世界都爱她~还有还有评论区宝贝们想看什么类型的故事呢,小楹想写写你们喜欢的故事,啾咪~

欢迎来知乎或lofter上来找小楹玩

知乎:溯时风

lofter:蓝楹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