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短篇】阿虾×阿肝

137人浏览 / 0人评论

【hp短篇】阿虾×阿肝

写手:浅夏

 

大家好,一只阿肝——鹿见Shikami又来啦!

这次不是拟人也不是壁纸,主要是帮浅夏小朋友(阿夏,我一般叫阿虾,嘿嘿)分享一下有关hp的短篇小说~

阿虾刚写完就发给我了,所以趁着有时间灵感大爆发摸了一张塞莉娅的图。挺少画这种风格的画,有一些问题欢迎在评论区提出!下面就交给阿虾喽——————

(文章有点长,但很有内涵,希望大家能看完叭

——阿肝与阿虾的分割线——

您好,这里是淺夏如煙.Nox,圈名浅夏真名就那啥。学生党积累有限,见识短浅,欢迎提议共勉呀!(看不懂的话可以往下翻翻看设定,配合食用就能理解啦)

欲望
一、【就命运而言,休论公道
    普通的早上,我洗漱之后回到房间准备照顾一下母亲送给我的的那些鸢尾花——那是她当年给我的四岁的生日礼物;而我五岁那年,她教了我一个魔法,可以让花朵在夜晚发出淡淡的、莹绿色的光——甚至不需要魔杖;我一直不太会使用这个咒语,所以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粘着母亲让她给我变一个。一部分原因我觉得它很温暖,另一部分原因是我害怕黑夜。
    但这些鸢尾花在我站到它旁边的一瞬间枯萎了,似乎完全没有理由。我突然想起五岁那年母亲教我使用魔法的那个晚上,她叹了口气对我说:“小莉娅,我知道你很喜欢妈妈送给你的礼物,但你也不要因为它的枯萎而叹息,好吗?美好的事物总是会消散的,光明也不可能照耀你一生,有些黑暗是无法逃避的。你要学会自己面对,坚强地走下去。即使你现在不太明白,但你总会被迫明白的,生于诺特注定就要被迫成长。”
    美好的事物是会消散的……花的枯萎不免使我产生一些失落,想去问问母亲这其中的原因。
    但她的门是锁上的——她原来是从不锁门的,为什么今天又锁上了?一丝异样的感受从心底里冒出,我莫名开始感到紧张,慌忙地转动门把手,不停地喊着母亲。但母亲没有回应。我简直要哭出来了,我觉得自己被这个世界拒绝了,黑暗中幽幽的灯塔也灭了。母亲不理我了,不,她不可能……
    父亲沉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别闹。”
    别闹、父亲的回答……我的心跳开始加快,不顾形象地敲开了哥哥的房门。哥哥仍然是冷着脸看着我,但我此时似乎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丝空洞与迷茫。
    “哥哥,母亲她……”
    他几乎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瞪了我一眼,没有给予任何回答就甩上了房门。
    我几乎是可以确认刚才内心产生的疑惑了。母亲就是去世了,鸢尾花再也不会亮了。
    不啊,我还没看到她的尸体,这不算数。
    不啊,可能是我在做噩梦呢,这不算数。
    根本不算数啊!我相信她今晚一定会来我的房间,为我悄悄点亮淡蓝色的鸢尾和它莹绿色的光。
    “在想什么呢,小莉娅,鸢尾都枯了。枯掉的花没有力量再照亮人间。”
    ……所以离去的人也无法挽回这个世界的凄凉吗?
    一直以来我觉得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愿意用心呵护我的人。她和父亲还有哥哥不一样——我觉得他们其实不太喜欢我,不爱跟我说话,甚至常常对我的态度都冷冷的。母亲呢,她会在我睡觉前害怕的时候讲故事、会在我学习疲惫时为我做点心(她最喜欢做苹果派了,我也很喜欢吃,妈妈做的我都喜欢),也只有她会偶尔(真的是非常偶尔,她的身体一直不是特别好)带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就像是天上的星星啊,走到哪都陪着我。
    但是它终究灭了,就像夜晚的星星被城市里糟糕的雾霾吞噬了。
    我现在再也不想吃苹果派了,再也不想出去玩了,就封闭在这里吧,等到我老去、腐烂。梅林分给纯血无上的荣耀,却玷污了纯血家孩子原本欢乐的童年。每一份礼物都是有对应的价格的,母亲似乎是我生来最特别的礼物,但她最后也成了我心上最深的伤痕。
    真的是很难受。压在心上的石头使劲儿往下挤,捅破了我的心脏,鲜红的血液迸出,在身体里肆意搅动着。
    活着有啥用?让我死吧。
    但我并没有死,那些都是我的想象,虚无的幻境。我颤抖而坚定地走向厨房,拿起刀子,准备割开隐隐颤动的脉搏,妄想看到动脉里鲜血崩出的样子、生命消逝的样子。但家养小精灵夺走了我手里的刀,并且瞪着大眼睛认真地告诉我:“还没到男主人定好的吃饭时间,不能自己做菜,小主人。“谁跟你说我要做菜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或许是梅林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反省一下,劝我远离死神的机会。但我不需要。不过——或许我应该为这个世界道个别。
    我来到母亲的门前,认真地给冷冰冰的大门一个拥抱;进入父亲空荡荡的房间,郑重地为他整齐的桌面鞠了一躬;握紧哥哥锁紧的门把手,留给他了我告别前的最后一滴眼泪;最后,我来到诺特庄园的大门,对这个冷清的世界挥了挥手。
    看啊,没有人给我回应,根本就没有人在意我。
    感觉一下就失去了所有,我受不了了,就让我死吧!人都是贪婪的、都是有欲望的,让母亲活下来是我的贪婪——但死神不会同意的;那就一命换一命,好吗?此时我心灰意冷没有人来安慰我,这就体现了我没有价值;但母亲有,世界上有很多爱她的人——父亲、哥哥。让我死、让母亲活下去,可以说是我的欲望吧。
    跑回房间,整个人空落落地趴在窗沿,大口地喘息着。鸢尾的花瓣皱了,阉了,松弛地摊在泥土上。我和它一样。不,或许我们、我和母亲就不一样,她选择珍惜能看清这个世界的每一天,而我选择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跨出所谓束缚着我的围栏。哈哈,我疯了、是吧。
    让我死吧。死亡是我最后的欲望——就让我再贪婪一次。无法得到满足,就去找死神解脱——我曾多少次嘲笑这种做法愚蠢,但我现在发现它并不愚蠢。对不起,母亲,我做不到您口中的“面对黑暗”……我是懦夫,我承认了。​年轻的女孩不懂得什么叫做“欲望得不到满足”,她不懂得真正想死的人是怎么想的,她不会站在别人的角度想事情。就像是说,肮脏的泥巴种不懂得纯血的礼节,他们觉得这样做没有意义,因为他们自己不是纯血一样。等你真正理解为什么人会自杀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心情、更没有力量去和身边的人解释了。饱汉不知饿汉饥。所以自杀不被幸福的人理解,这就是命运。就命运而言,休论公道。

    ​一秒不到的坠落中,阳光下、徐徐清风扑打着我的脸。

    ​今天天气真好,花不应该在这时候枯掉呀。

 

 

-关于设定- 这其实是个同人文的番外(全部原创),这里说明一下联系点,方便阅读:第一节的“我”是原创女主,设定是西奥多·诺特的妹妹——塞莉娅·诺特,同人文中的塞莉娅·诺特是穿越的,详细来讲就是这篇番外中的塞莉娅死后穿越过来的,但该番外的设定是 塞莉娅本体死后,同人文女主塞莉娅没有穿越过来。当然如果没看过穿越同人或者我没讲清楚的话,可以直接理解为我给原著人物西奥多·诺特硬塞了一个妹妹。第二、三节的”我“是西奥多·诺特,原著中戏份不高但毕竟是原著人物我就简单说一下吧,我尽量做到不ooc,还原了原著中西奥多诺特是斯莱特林、老诺特是食死徒、诺特夫人在西奥多小时候就去世了的设定,同时文末西奥多说的“没有,从来没有”相当于把塞莉娅的身世隐藏了,也就是说到最后”塞莉娅“又成了一个不存在的女孩——这也就完全和原著不矛盾了。

-关于诺特- 为什么男主是西奥多,因为我偏心(敷衍.jpg)。想了解西奥多·诺特的人设建议仔细看看原著,当然他在《被诅咒的孩子》里面也出现过,可以上网找找资料(我不能保证网上说的都对,毕竟互联网上的内容也不过是其他哈迷的想法罢了),然后再加上个人的判断——或许你我对他的了解不一样,不过这也没关系。西奥多是个很不起眼的斯莱特林配角,不过他的身世和精神品格真的令我敬畏。同人文里面的西奥多性格都不大一样,我这个短篇也带有个人的主观理解。当然啦有自己的看法欢迎说出来!不同思维碰撞的火花会更加有趣!

-关于版权- 首发同人文坑群以及百度贴吧。预言家日报这里也是我让我老婆(什)阿肝宝贝(没错就是之前画霍格沃茨四大学院拟人的大佬!)代发的。在这三个地方出现都不存在抄袭问题(不过这种渣文应该也不存在抄袭问题吧~)。

好了,鹿见又回来了。上面的是我帮阿虾给塞莉娅摸的鱼,有一些要说明一下:

作为纯血统家族的巫师,从很小就开始学习魔法,所以有魔杖的存在。

再者,塞莉娅原文中是自我毁灭了,图中的场景是提着灯努力寻找生命中的光明————未遂。

悲伤到看起来根本就不悲伤了吧————极度痛苦的时候哭都哭不出来。

最后,就这样了。因为是第一篇,要解释的东西有点多,谅解一下谢谢辽。

 

写手:浅夏

画手:鹿见

编辑:鹿见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