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楹】灰白(不要加书名号,是红黑白的续集)

85人浏览 / 0人评论

灰白

作者:蓝楹



现在是下午六点。
白给我发来信息:“陪我出去走走吧。”
我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行,去河堤那边散散步吧。”
等我到达河堤的时候,我看见白已经坐在岸边了,瘦削的背影在夕阳下显得更单薄了。
她最近不太好,其实在我看来那只是很小的一件事,也是因为她太傻了,面对别人总是那么奋不顾身。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她,一点点事就能哭半天。
我在她身边坐下,她看见了我,淡淡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的话很多,保持沉默对我不算容易,我打破了寂静,“你怎么了。”
“怎么了?”她用清澈的眼神望着我,“你不知道?”
我摇头。
她垂下头去,“那还是算了吧。”
我揽过她的肩膀,抱住她,“没关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开始哭,我实在理解不了,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要哭。可是我没有说出来,因为她会打人,不是开玩笑,是真打。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她还会咬自己,很用力,但我还是接受不了。
她就一直在那里哭。我想我是不是应该开导开导她。
“想开点,我有时候也会不高兴,可是你看我现在多好,可以吃好吃的,可以出去玩。”
白没有理我,只是抬头看着我。
我觉得她可能听进去了,于是接着安慰她。
“世界很美好啊,其实有人比你还不幸,你这么幸福,应该很开心才对啊。”
“多出去散散心,我可以陪你出去玩,我们一起去吃好吃的,心情就会变好的。我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去吃烧烤啊,吃完睡一觉就好了,又是新的一天。”
“你要自我调节一下啊,如果不开心就告诉我,我会听你说的。”
还有好多好多,我把我能想到的可以安慰她的话都说出来了。
白把头低下去,很久之后才勉强挤出一个笑,“谢谢你,我...我感觉好多了。”
哈哈,我小灰就是不一般,要不然哪里来的心灵导师这个外号?
天色渐渐暗下来,白这样恍惚的样子我不太放心她一个人走,就把她送到了楼下。临走时,她抱了我一下。
我第一次注意到白是一个下雨天,她没带伞,一个人在大雨里走着。和周围那些三五成群的同学相比,她显得过于形单影只,我走上前去,给她撑着伞。
当时她看我的眼神竟然首先是惊恐,然后才转为感激,后来她说,是因为害怕我是有什么目的。我扑哧一声笑出来,哪会有什么目的?
白几乎没有朋友,她曾经说过她最信任的朋友就是我了,可我一直没告诉她,她其实在我社交圈的最边缘。
我有很多朋友,比她乐观,比她开朗,我凭什么给自己自寻烦恼?
我安慰安慰她,不过是出于人道主义罢了,事实上,我从来都没有在乎过她。不过我也不忍心伤害她,所以在她面前我一直尽力假装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是的,假装。
我觉得她很烦人。
每个人都会有不顺心的事情啊,可以自己解决的事为什么还要给别人带来麻烦。
说实话,我挺羡慕她的,学习不错,长的也挺好看,家里人对她也很好,这么幸福的人有什么理由难过。
不过她确实挺傻的,喜欢她的人那么多,非要心心念念黑。
可我有什么理由为她操心呢。
我在路边买了杯奶茶,在街上散着步,刚好碰见我朋友。
她不值得我付出。

白【接下来的内容可能会有点血腥,请不要在晚上独自阅读】
她说我在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说我没事,顺其自然
她说每个人都会这样
她说一切都会好的
她说她爱我
哈哈,她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吗,我只是相信不了。
我朝她笑,是因为我不想失去唯一的朋友,不然我把她从河堤上推下去都是可以的。
其实有人比我还不幸,我连这种事都承受不了,还有什么理由活着。
她把我送到楼下,可我没有上楼。家里没人,爸妈带着哥哥去高考招生会了,他成绩很好,大概今年秋天就会住在一流大学的宿舍里了。有时候我看着他们,会感觉我像个多余的人,没有我他们照样会很好。
我狠狠地把脚边的石头踢开,然后我听见了一声惨叫。
是一只猫,被石头打到腿了,看样子应该是流浪猫。
我拾起那块石头,还挺大的。
周围没有人,没有监控,是个好机会。
我把已经动不了的猫拖进了小树林里,这里人很少,不会有人发现。
我像疯了一样拿起石头往猫身上砸,还有路边不知道谁家装修剩下的碎玻璃,听它一阵一阵的惨叫声。我不觉得这样很残忍,因为我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我撕咬我的身体,拉扯我的头发,把开水浇到皮肤上,用一切我能想到的方法折磨自己。只有这样我才会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快乐。
我把它丢在那里,回家拿了点东西。也没什么特别的,手套,螺丝刀,羊角锤。
碎玻璃扎进肚子里,螺丝刀挖出眼球,羊角锤敲碎头骨。
它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呢,我轻轻地把它挖出来,就像在从石头中取出一块水晶。
猫的血像小溪一样淌出来。我急促地呼吸着,享受这片刻的快感,我敢说我当时像一个疯子一样,眼神里满是贪婪和暴怒。
我用地上的树枝抽打它,直到猫停止蠕动,准确来说它已经不算猫了,充其量是一个肉球。
很快它就不再挣扎,仅存一丝微弱的气息。
哎,真是没意思。
我把它踢进小区的人工湖里,看它在水里扑腾,慢慢沉底。
对了,这个人工湖连着大海,所以里面是海水呢。
真爽。
哈哈哈。
手套摘下来,我的手依然光洁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我一路悠闲地散步,上了楼。
我伸了个懒腰,瘫在沙发上。
冰箱里还有半个西瓜,我把空调温度开到很低,能让我冻到发抖那种。打开手机,看看最近喜欢的综艺。
枯藤老树昏鸦,空调wifi西瓜,葛优同款沙发,夕阳西下,我就往那一趴。
我拉开抽屉,药已经没有了。我不敢找爸妈要钱,我买药的钱都是做兼职挣的。可气的是那些药就没有个便宜的,我现在就一片药掰四瓣。
手机里还有点钱,估计医院也没关门,就当散步吧。
药房的护士说让我等一会,药没货了,要等一会。
外面下起雨来,是暴雨,夹杂着雷声和冰雹。我决定今晚不回家了,反正回去也是哥哥的庆功宴。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今晚住在同学家,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我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打了个盹,等我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刚好是七点。
可我发现周围好像不太对。
坐我旁边的初中女孩拿着和砖头一样厚的诺基亚玩贪吃蛇,带着金链子的大叔一手提着一大包青食钙奶饼干,一手把大哥大放在耳朵上大声讲话,不太清楚的彩色电视机上还放着《北京欢迎你》。我面前不是药房,是产科病房。
我看见爸爸正在兴奋地打电话,哥哥站在旁边,用的是小灵通。
我走上前去。
妈妈躺在床上,旁边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我突然反应过来,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在亲戚们讶异的目光中抱起刚出生的我。
与其痛苦地活着,还不如一开始就消失在所有人的生活里。
我把幼小的自己扔到地上,不停地用脚踩,速度很快,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小婴儿已经像那只猫一样停止了呼吸。
我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蒸发了。


蓝楹碎碎念:

我先声明一下我的碎碎念绝对不是为了凑字数。我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雨,是暴雨,夹杂着雷声和冰雹。不知道评论区有没有青岛的,17号晚上真是吓死我咧,那个冰雹和山鸡蛋一样大,有块落在我家窗台上的巨型冰雹大概有青食钙奶饼干一样大了。就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的雨夜,我突然有了灵感。上次在《红黑白》下面馨馨的留言不太对哦,可以再试着读一读《红黑白》中最后几句话中的细节,这也能很好地解释白在这篇文章中如此残忍地自残和虐猫的原因。
至于我提过好几次的青食钙奶饼干,是我童年白月光,包装很土但是特别好吃。网上能买到,我就不放链接啥的了,不然有打广告嫌疑。
关于白出生那会,也就是二十一世纪初的事情,说实话我没多少记忆,基本都是听父母讲的,大概差不多吧。
另外,我看到评论区有说自己很像白,我想说的是不管你是和白完全相同还是和她在某一篇故事里的样子相同,我都希望你会好起来。虽然我知道相信这个世界很美好对你很难,但是你要知道,你值得被爱,我们都爱你。

 

作者:蓝楹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