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唐】Miss Diary——日记小姐

85人浏览 / 0人评论

【卢唐】Miss Diary——日记小姐

作者:斯蒂芬妮

 

(本文以卢唐两条人物线展开,时间线与原著相同,每个小片段为卢平唐克斯独白【两人日记内容】)

 

唐克斯.一: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我马上就要接到进入凤凰社之后的第一份任务了——于是我开心地把头发变成了泡泡糖的粉色。尽管我加入凤凰社的第一天起,就向邓布利多承诺过要不惜一切代价完成凤凰社的使命——哪怕是献出生命。但是以穆迪为首的一些人总是不给我履行这个承诺的机会。借口我都听腻了:做事莽撞、太过年轻。凤凰社最不缺的就是任务:危险的、枯燥的任务。就算其他人没日没夜地工作,还是不能应付过来。为何不接受一些新鲜血液的加入呢?不过好在昨天,穆迪总算让我明天傍晚化装成麻瓜去跟踪一个恶名昭彰的食死徒。让我跟踪确实不是高明之策。不过好在和我一起的还有莱姆斯·卢平。

从我来到格里莫广场12号的那天,我就注意到他了,而且很难忘记。他不爱说话,但待人温和有礼。见到他的第一面我就奇怪,他怎么能和小天狼星成为朋友。这完全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嘛!不过我很快发现,他们其实很合得来。莱姆斯(我喜欢这么叫他)其实不像他看上去那样忧郁,虽对他然还不甚了解,但我可以肯定地说:他心里有一处封闭的黑暗角落,但是那个角落却无时无刻不在渴望阳光的照射。他很幽默,会讲着小笑话,而且,他很英俊(这里我昨天已经花整整两页纸来写了)也很温柔(哦不我又把墨水瓶打翻了!!)。我对莱姆斯的印象很好,希望他也是如此(笔尖又把纸戳破了)。

好了我亲爱的日记小姐,你让我这个喜欢热闹而静不下来写字的女孩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今天我一定会记得用魔法给你上锁。上次我的日记(没错就是那两页纸)忘记上锁而被妈妈看见了,于是我亲爱的舅舅小天狼星被请来愉快地吃了顿晚餐,并在临走时别有深意地对我一笑。

 

卢平.一:

满月的日子就快到了。

好在狼毒草药剂已经被斯内普熬好了,感谢梅林!下一次任务即将到来,我开始隐隐兴奋了。噢天哪,我竟然对她有了一种别样的情感——没错,我说的是唐克斯。她是个很不一样的女巫,非常漂亮,非常热情…从见到她的第一面开始,我就被一种莫名的,前所未有的情感紧紧环绕。可能仅仅只是对她年轻美好生命力的向往吧(一定是这样,没有其他),她有些莽撞,很容易打碎东西,但是……嗯……非常可爱。这个活泼的姑娘是大家的开心果,能为繁杂地工作带来一丝欢乐(我简直有点羡慕小天狼星了)。

梅林保佑她没有发现我的关注!尽管我努力抑制自己将目光从她身上挪开,但是我却始终做不到。她的蓝眼睛十分漂亮,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她自己改变的,不过我暗暗希望看见她原本的面貌,非常想(哦莱姆斯你在想什么?!不可以!)。虽然每次我们目光相遇,我都以最快的速度别过头,但我还是能感到一阵不自在。只是因为我是狼人,对,没有其他想法(墨水随着动作的停顿晕染开)。

很难相信不久后的月圆会怎样,希望狼毒草的效果比我预想中的好。不过迫在眉睫的,是明晚的任务。

 

唐克斯.二:

今天晚上真的很糟糕。我又笨手笨脚地弄翻了一些东西,或者是把自己绊倒,但这真不是我的真实水平。但只要莱姆斯在我身边,不止头发会变成红色,我还会变得更加笨拙。在他面前,我感到手脚都无处安放,他是如此成熟、稳重、内敛,在他面前,我无论做什么都显得像个孩子。我越是努力,越是做错,可是我明明不是这样的……

最近我可怕地预感——或者我早该察觉,莱姆斯竟然和小天狼星一样将我当成一个小女孩对待!梅林啊,我唐克斯好歹是个傲罗!但是今晚,我感到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哪怕是蚂蚁般的速度)。跟踪任务结束时,我们正好经过一个拐角,莱姆斯走在我后面。那该死的麻瓜汽车竟然不鸣笛直接横冲直撞地开过来(哦不唐克斯你明明该感谢它的及时出现),莱姆斯将我护在怀里(如果他不这么做我也会扑上去),等到那辆车远远开走时,我们还没有分开。我明显地感到他在颤抖,我将头放在他的胸口,他的心跳的很快。我真不想离开他的怀抱。

我们都放开手后,我从昏暗的小巷中莱姆斯的眼里看到我的头发更加火红。

 

卢平.二.

她的身上有泡泡糖的味道,很香,很清新。

但我必须忘记。否则,会上瘾,会分不开。

 

唐克斯.三:

我不明白,从那件事后,我本以为我们的关系会突飞猛进,但是一连多天我都没有再见过莱姆斯了。他在躲着我。

好在凤凰社总会不定时地召开秘密会议。一个星期后的会议开始时,我终于看见了他。本来以为,只要远远地看见他我就会怒不可遏,质问他为什么不见我。但是真正看见他憔悴的面庞,夹杂着灰白色的头发时,我却感觉一点也不生气了。将近两个小时的会议,穆迪在台上大汗淋漓地讲,而我悄悄地在长桌最后盯着坐在我对面的莱姆斯。是我的幻觉吗?我似乎看见他也在用余光看我。

他的眼睛依旧温和友善,到却透露出一种沧桑。我曾经看到过一两次那双眸子露出非常温柔的神色,当时我的身影映在里面。想到这里,我的鼻子又酸了。

会议结束后,如我意料之中的那样,他第一个奔向门口。我没有去追,一个人离开格里莫广场,还把追问我去哪儿的小天狼星狠狠训了一顿。走出门却在后悔。

唐克斯啊唐克斯,你也有为一个男人情绪失控的时候。我自嘲着,走进一间冷清的酒吧。点了杯威士忌(其实我爱喝甜酒,但莱姆斯爱喝威士忌),一个人对着墙壁发呆。

我在心里痛骂了莱姆斯千百遍,怪他的口是心非。一下子喝多了几杯,只觉得晕乎乎的,以为自己要被赶出酒吧了,但却感受到陷入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

衣服的味道很像他的,很安心。我迷迷糊糊地将脑袋靠在他的胸口,睡着了。

 

卢平.三:

任务结束后的一周,我躲进了森林,熬过了又一次满月。

唐克斯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还强烈些。她喜欢我。我现在可以确定了(我的心再次狂跳起来)但是如何回应她的这份感情呢。又靠无梦药水度过几天,我决定告诉她这个秘密——只有她不知道的“毛茸茸的小问题”。自卑和撕裂般的心痛袭来,啃噬着我的骨髓。我没有像这样无比厌恶并唾弃我的狼人血统,尽管这并不是我的错。

就在我打算告诉她的前一天晚上,小天狼星在那次难耐的会议后找到了正准备再次消失的我。正如他想的一样,朵拉打算借酒消愁,只身一人夜不归宿。我将她抱在怀里时,除了心一如既往地快速跳动,还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近日的所有愁苦都被治愈。

我望着怀中她熟睡时更加可爱而诱人的脸,努力忍耐不亲上去。当我将她送回格里莫广场时,这个小姑娘似乎觉得睡在怀里比床上更舒服,闹着对小天狼星发脾气。醉着的她少了些平时的尖锐和洒脱,多了一份柔美。像一只小兔子(我为什么要扬起嘴角)。

但是在小天狼星还没来得及找我谈时,我还是再次无声息地走了。心里有块地方始终觉得,我配不上她。

莱姆斯,你真是个懦夫。

 

唐克斯.四:

在我又一次快要把小天狼星掐死时,他终于承认,是卢平送我回来的。虽然我已经在心底确认,一定是他。但是得到肯定时还是很激动。一时间,喜悦和委屈同时涌上心头。他明明不愿意见我,却还来找我。头又疼了起来。我依稀感觉到,他也喜欢我。可是为什么,他究竟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我隐约觉得,这就是我与他之间最后一道屏障。

万能的梅林啊!吃完晚餐后,莱姆斯来了一封信,请我到一片空地上聊聊。我确保头发是他最喜欢的粉色,忐忑地出门赴约。

他已经等在那里了,看见我时眼底掠过一丝别样的情绪,可惜我还没看清他就恢复了冷静。好一会儿的安静,他像是下了重大的决定,十分严肃地对我说了那个困扰他也困扰我的秘密。

当我听完后微微一愣,却漫不经心地挑眉,对他说“就这些”的样子一定非常傻。不然他怎么会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说实话,我被吓到了一小跳,但是我真的不在乎。我喜欢的,无论他是巨人还是狼人,我都不在乎。

莱姆斯似乎松了一口气,随即却更加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一直说我还年轻,不知道这有多重要,血统很可能会遗传,满月时对双方都是煎熬和折磨……

等他冷静下来,片刻,我认真地抬头问“你喜欢我吗?”他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手指想要抓住什么却又放松,然后微不可查地点点头。

那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我踮起脚,吻住了他的唇。

他的唇软软的,薄薄的。我闭上眼睛,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细细地,慢慢地吻着。我感到身体变软了,却很愉悦,像是尝到了最甜蜜的糖果。长长的一吻结束,我有些窒息。他看上去脸颊又红了几分。我松开他,走出两步时回头风轻云淡地对他说“你吻了我,要对我负责”。

 

卢平.四:

朵拉,我投降了。

你不在乎我的身份,不在乎我是狼人,无疑是对我伤疤最好的一味良药。即使我再自卑,再痛苦,但我开始贪恋你身上的气息,想要拥有你的全部身心。

我知道我很贪心,但是,正如你所愿,我的心被你俘获沦陷。你那么灿烂,那么美丽,你应该与一个更年轻英俊的人相爱。但是我错了,我知道你离不开我,但是没想到我也早已经爱上你。

那一吻过后,我迎来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们一起执行任务,然后尽情享受只属于我们的夜晚。我发现,有了你之后,再难以忍受的苦涩,都会变得很甜。就像我是一杯苦咖啡,只能中和你的甜,只能和你在一起。

可是如果再来一次,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会再让你替我冒险。

今天,是你在圣芒戈昏迷的第三天。

最近我经历了太多的情感变化,脑子变得不清醒而懈怠。在拥有你之后,我总是无法投入工作,每时每刻,脑海里全是你。

我知道这挺傻的,也不能当作逃避的借口,但是,朵拉,如果能再来一次,我宁愿现在躺着的是我。

那道钻心咒还带着高深的黑魔法。你个傻丫头,应该自己赶快跑掉的啊,为什么不顾一切地挡在我前面。你要是死了,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人们都说:莱姆斯·卢平是最好的黑魔法防御课教师。但是我觉得这句话现在如此嘲讽,我连保护你都做不到。

朵拉,醒来吧。灰白色的头发真的很丑,我喜欢粉色的。

朵拉,你醒来吧。我想念你的吻了。

朵拉,你要是还不醒来,小天狼星他们就要疯了哦。

还有我。

我真没出息,又流泪了。

朵拉,只要你醒来,我们就结婚。我们会有一个健康可爱的孩子,也许他还是个易容马格斯呢。戒指我都准备好了,你真的不想看我求婚吗?

原来我那么爱你,爱到害怕失去你一秒。

 

唐克斯.五:

今天,是装睡的第二天。

对不起小狼狼,我知道这样做很可耻,但是如果我不躺在这里装作还没醒,那些“酸话”你能说得出口吗?短短一天,我装睡听到的情话,比我们在一起那么久听到的加起来还多。而且……谁让你之前背着我跑了……

良心这家伙又一次来谴责我了。

好了好了,最后半天,夜里就醒。

在我听小狼狼的深情告白快憋不住笑的时候,终于熄灯了。他还像昨天那样靠在床尾打盹儿。我睁开眼睛,慢慢地活动了下四肢,看来他已经睡着了。我四处看看,却对上一双看似闪着凶光的危险的狼眼睛。

小狼狼就那么盯着我,看得我无地自容,觉得面对这只小奶狼,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坏蛋。

半晌,他的吻像狂风暴雨般袭来。

……

夜深了,他搂着我半躺着。我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大口呼吸着他的气息。头发已经变回紫罗兰色,正被他温柔地抚摸。

“小狼…哦不对,莱姆斯,你说过的话还算数吗”我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婚礼在下周二举行。”

我满意地闭上了眼睛。可是,等等!今天就是星期天了啊!也就是说……后天!!!

 

卢唐.尾声:

一切都是那么瞬息万变,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你用魔法偷走了我的心,

你成为我往后生命中唯一。

无论世间万般,只要你在我身旁

——便是极乐。

作者:斯蒂芬妮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