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混沌乾坤

126人浏览 / 0人评论

【GGAD+亲世代+子世代大杂烩】混沌乾坤

呜呜呜呜,这是一篇发了两个多月都没人理我的稿子。。。

·我知道我ooc了,但是部分ooc是因为整体社会环境的变化呀(试图辩白)

·完全没有文笔

 

 

1898.7,阿不思·邓布利多

阿不思坐在窗前,用手梳着一只猫头鹰的羽毛,夏日夺目的阳光从窗外穿透进来,在古旧的木地板上构成些许不规则的阴影。

气氛看上去宁静恬淡,但阿不思深锁的眉头暴露出他内心的焦灼。

他到底要不要跟那个人走……

 

 

1991.8,赫敏·格兰杰

赫敏是一个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了,她的父母都是牙医,所以她的地位从出生就注定是低微的,他们和大部分人一样,被叫做“麻瓜”。

是的,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是巫师。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一个人没有出生在一个巫师世家,他就是不可能掌握最高的权力的。

每一年都会有几个极其幸运的孩子,他们会从小显露出魔法的天分,并在他们十一岁时收到一封信,这将宣告着他们地位的彻底改变。

赫敏认识的很多朋友都会想入非非,幻想着自己能够成为那个幸运儿,但她是理智的,她知道这种可能性太小了,她绝不会陷入这种无望的幻想中。

但是当一些现象渐渐开始发生时,她不得不开始留心起来。

有一次,她慌忙地要找一根火柴,立刻就在手边发现了一根,而那个地方一分钟前肯定还是一根针。还有一次,她总是找不到的一本书,在她想要的时候从一堆书的底下飞了出来。她能让钢琴自己发出乐声,让鲜花改变它的颜色。

或许她真的是一个巫师?她把这些事情告诉了父母,格兰杰先生倒是很严肃,只是说不要告诉别人,因为如果这是真的的话,她可能会被麻瓜义军刺杀。格兰杰夫人则是非常激动,几乎要晕过去了,并且让赫敏再做一次给她看。

不过格兰杰夫人总是很容易激动,有时赫敏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激动。

比如她小时候,格兰杰夫人给她讲故事,讲到善良的女巫为惩罚王子的罪行而把他变成了一只青蛙,并且救出了被他欺骗的公主时,她只不过问格兰杰夫人为什么那个时候麻瓜会统治国家,女巫又会为公主效力,格兰杰夫人就浑身颤抖,不得不扶着桌子坐下来。

 

不过让她困惑的事情是在太多了,她总觉得这个世界给她一种充满困惑而摇摇欲坠的感觉。她本可能会一直困惑下去,直到她遇到那个男孩——哈利·波特。

不过现下先不说这个了,因为客厅里响起了格兰杰夫人尖利的叫声,赫敏忙冲下楼去看。

格兰杰夫人用手指着窗外,赫敏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一个黑点越来越近,一只猫头鹰从窗外飞进,将一封由绿色墨水写成的信落在她的手中。

格兰杰夫人又一次尖叫一声,真正地晕了过去。

 

 

1991.9.1,哈利·波特

波特家族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所以当詹姆·波特以优异的成绩从霍格沃兹毕业时,他立刻就进入了魔法部。然后身居高位的他却令人惊奇地迎娶了一个麻瓜出生的妻子莉莉·伊万斯。很快,他们就为世代单传的波特家族产下一个小公子并取名为“哈利”。

而此时这位波特小公子正躲在一扇雕花木门背后,偷听着大人们的对话。

他听见他的教父在劝他的母亲:“莉莉,你不能……诶,你需要忍耐!”

“不,他们不能因为一个人是麻瓜出生就歧视他!”波特夫人很激烈的说道。

“噢,拜托,莉莉,他们歧视的是麻瓜,他们推崇的又不是纯血统!他们只是认为麻瓜出生并不那么可信……”波特先生说道。

“可是他们不知道,某个纯血统也不可信啊。”他的教父幽幽地打断他父亲。

卢平不等波特先生开口说话,就急忙对莉莉说道:“问题不在这里,莉莉,你需要进魔法部,过几年他们会开始信任你的,我们需要在魔法部增强势力!”

“噢,好吧,莱姆斯,你说服我了……”波特夫人终于显得平静下来了。

这时,一个在他们庄园里工作麻瓜,搬着一个箱子从哈利的身后走过,他制造出了如此之大的声音,以至于哈利都听不见他们的谈话了。波特公子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麻瓜立刻诚惶诚恐地说道:“对不起,先生,我……”

哈利赶紧用口型对他示意:“没事没事!”然后又一次把耳朵凑到门边。

“邓布利多!”波特先生叫道。

“是的,”莱姆斯平静地解释道,“很多人不知道,其实邓布利多从在这个山谷认识格林德沃起,就认为应该对麻瓜采取温和的政策。这几年来许多维护麻瓜的法律也是在邓布利多的坚持下格林德沃才同意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或许可以从这里入手……"他的教父一向散漫的声音此时也严肃起来。

“等一下,小天狼星,我想我们该去车站了,回来再说吧。”波特夫人说道。

哈利连忙尽量不发出声音地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波特少爷站在庄园门外,看着外面往来不绝的人流,他们十有八九是来戈德里克山谷朝拜如今欧洲的两位领导人——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年少时相遇的地方。

“哦……哈利,你跟我一起幻影移形……把箱子给你爸爸……拜托,”波特夫人看了旁边的麻瓜男仆一眼,“别那么激动,这没什么,只是一次幻影移形而已……”

然而这个男仆显然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见到任何魔法都是值得激动的。

男仆的脸一闪而过,然后——

金碧辉煌的国王十字车站出现在他们眼前,门口挤满了麻瓜,几个麻瓜警察在维持秩序——之所以说他们是麻瓜,是因为他们的腰间都别着一把手枪而非魔杖。

“我一直很好奇,魔法部是怎么相信这些麻瓜的。”波特夫人低声问波特先生。

“一个夺魂咒就够了,不过他们好像不太像,或许是牢不可破的誓言?”波特先生小声地回答,“不过等一下,马尔福他们要来了,带会儿再说……”

是的,马尔福一家显然不想像波特一家那样低调,他们坐在一张华美的飞毯上,悠悠然地降落在车站的大理石雕刻前,卢修斯·马尔福走上来与波特先生握手:“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他忽视掉身后麻瓜照相机的响声继续说道,“……啊,这张飞毯,这是从我的高祖父那里传下来的,十七世纪的波斯地毯……”

当他们转过身去时,波特先生对他的夫人说:“他就别吹牛了,十八世纪到十九世纪中期,飞毯一直是被魔法部禁止的物品,如果不是他在撒谎,他就是间接承认了他们家族私藏了……”

波特夫人打断他说道:“看,韦斯莱一家来了!……骑扫帚?我想他们是孩子太多了,怎么随从显形啊……”

“早上好啊!”韦斯莱夫人一边热情地打招呼,一边把他们最小的女儿——金妮,从一把䒨车菊扫帚上扶下来。“早上好。”马尔福先生显得漫不经心,一边回答,一边看着韦斯莱先生领着一个小女孩,“她是谁?”

“额,我们那儿一个麻瓜的女儿——很想来看看——”韦斯莱先生迟疑着说道。

马尔福先生立刻显得极为愤怒的样子:“韦斯莱!你们这是……”

波特先生赶紧打断:“我们还是进去吧,火车快到了。”又对马尔福先生低声说,“外边都是麻瓜媒体——”

“噢,好吧……好吧……”

韦斯莱家的几个兄弟纷纷从扫帚上下来,大家慢慢地走进宽敞的候车大厅。

 

 

1994.8,罗恩·韦斯莱

哈利——

你可以到我们的庄园来过暑假吗?

我们可以去果园那边的球场打几局魁地奇,不过得记得施麻瓜驱逐咒,他们总是会围过来看。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还可以跟着弗雷德和乔治去村子里捉弄那些麻瓜(当然,他们只是让麻瓜变成一只金丝雀,然后再变回来),不过那些麻瓜还挺喜欢他们的。

村子里还有一个麻瓜老头,总是絮絮叨叨地说巫师是邪恶的,侵占了属于他们的土地(人倒是很有趣,但我比较好奇,他为什么没有因为他的反巫师言论被关进纽蒙迦德)。

不过妈妈每次都很生气的样子,她说我们应该善待麻瓜(我们也没虐待他们啊)——对了,说到这个,我又一次听见她跟爸爸说我们应该感谢这些麻瓜,因为我们的财富来自他们(但我并不太能相信,我敢说,如果跟那些麻瓜说,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比尔去了一趟马尔福庄园,回来只是不停地说梅林保佑他们,我想他说的是麻瓜,不过我还没有套出话来。

赫敏已经到这来了,她说她妈妈太一惊一乍了,她在这里才能好好练习她的魔咒,完成她的论文——就在我给你写信的时候,她刚把她的论文突破了三卷羊皮纸!——我的还没动呢。她甚至还在这里做了一个麻瓜研究的调查,你一定无法想象,她挨家挨户敲麻瓜们门,问他们关于巫师统治,法律,魔法的意见!

先说到这儿,回头见!

祝暑假愉快。

罗恩

 

 

1997.9,迪安·托马斯

“嗨,哈利!我想加入你们。——是的,我知道,你们在帮助麻瓜义军。

“哈利,你知道的,我是麻瓜出生,但是你们不知道,我父亲是一名麻瓜义军。

“我的家庭像很多巫师庄园上的家庭一样,承担着繁重的税收。

“我母亲在一个巫师庄园做女仆,噢,是罗齐尔家族的庄园,罗齐尔夫人有一个贴身女仆,她是一个麻瓜出生的巫师的母亲,她仗着儿子的地位提升,总是把所有的活推给我的母亲。

“我父亲是一名教师,他的教学被严格监视,他有一次向学生讲述了一些被认为是反巫师的内容,被一个监听咒发现了,然后……然后他就不得不逃亡。我和我母亲被抓捕……

“后来,我知道,他加入了麻瓜义军,他参加了一次刺杀活动……他甚至没有死在一个咒语之下……一个麻瓜警察用手枪打死了他……

“……噢,赫敏……谢谢……我很好……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都和我妈妈在纽蒙迦德,我的魔法也是在那里显露出来的。

“我太想逃出去了,有一次我让铁链变得扭曲,但他们没有意识到。我开始学着掌控自己的魔法,后来我差一点逃了出去(你知道,他们对麻瓜的关押远没有对巫师的严格,只有几个简单的咒语,他们从来不认为麻瓜能逃出去),他们才开始怀疑我有可能是一个麻瓜出生的巫师。据说他们讨论过,认为我没有理由与他们为敌,于是就把我送到霍格沃兹来了——

“所以,哈利,你们接受我的加入吗?”

“当然!”

 

 

1998.7,德拉科·马尔福

七月,草木生长,四处都是暖暖的绿色。然而,无论何时,马尔福庄园总是显得阴沉可怖。

德拉科·马尔福和马尔福先生在庄园的花园里散步,他们信步从精心护理修剪过的植物中走过,一只白孔雀优雅地昂着脖子,从他们面前穿过。

“我就是觉得波特那小子有问题,他肯定有麻瓜倾向!”马尔福少爷愤愤不平地说道。

“证据呢,德拉科。你手里没有任何证据!波特家族世代保持纯血统,几乎没有和麻瓜通过婚,也不和麻瓜有任何利益往来。他们有什么理由去帮助麻瓜呢,他们得不到任何好处!你如果无凭无据地指控他们,他们会认为你是污蔑的。”马尔福先生坚定地说道。

“但是……但是……他和那个麻瓜出生的关系特别好……”

“即使是那个麻瓜出生我们也不能无缘无故地指控,况且现在波特在魔法部春风得意,我们不能平白树敌……”他突然停了下来,一挥魔杖,拨开树丛,他们的麻瓜园艺师正站在树丛后面修剪着树枝。

“你在这儿干嘛呢!”马尔福先生气急败坏地问道。

“抱歉,先生……我……在修剪枝叶……我绝不是偷听你们的谈话……”

马尔福先生不耐烦地挥了挥魔杖,那个园艺师被向后抛去,重重地撞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惨叫。

“格林德沃来霍格沃兹演讲的时候,说不要虐待麻瓜……”马尔福少爷突然说道。

“你以为他是真的关心他们吗?谁会在乎他们。说到这个,过几天,我可能有机会去见他……”

说着,两人走进了庄园华美,恢弘的大门。

 

 

1998.7,詹姆·波特

波特先生在客厅里烦躁地走来走去。

“詹姆,我还是认为你不应该去见他,我们谁都不知道格林德沃的摄神取念达到了什么程度,但他的大脑封闭术是邓布利多亲自教的!”小天狼星·布莱克坐在一张古老的红木桌边,对波特先生说道。

“但是我不能,我如果不去,会引起怀疑的!马尔福已经有所察觉了,肯定是这样的,他最近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了,如果我不去,他肯定会以此为证据,指控我,那我们……”波特先生少见地慌乱。

“但是你要是去,情报就是直接送到格林德沃那里了!”莱姆斯不耐烦地打断。

“我应该去试一试,”波特先生慢慢地说道,语气渐渐变得坚定,“如果我不去——追查起来虽然我没有什么危险,但我们的势力会损失很多,我们无法再组织起这样的力量了。而且——格林德沃也不一定会真正地对我用摄神取念,我会仔细地封锁大脑的……这是值得冒险的。”

“哐当”波特夫人正端着一个茶盘进来,茶盘骤然落地,瓷器在地上破碎成无数的碎片,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我要去一趟,”波特先生说道,眼神平稳而宁静,“以防万一,立刻开始向戈德里克山谷集结所有力量,还有——从现在开始,不要向我报告任何消息和情报。”

 

 

1998.7,盖勒特·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现在没有一点领袖的样子。

“我说阿不思,我今天见了你的几个小朋友啊。”

“怎么样?”邓布利多平静地问道。

“很好,很好,他们好像在密谋推翻我啊。”格林德沃更加平静的说道。

邓布利多好像被一颗柠檬雪宝呛了一下,然后问道:“怎么?难道你害怕了?”

“当然没有,”格林德沃拍着他的后背,“只不过烦了点而已——还有你能不能少吃点甜食?”

“不能,”邓布利多立刻说。

 

 

1998.8,詹姆·波特

夏日的戈德里克山谷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宁静。他来了。他们来了。

“莉莉,你带着他们走!”波特先生一脸阴霾。

最先反对的竟然不是波特夫人,“不,我们为什么不能参加?”波特少爷出声抗议。

你们应该离开,你们是起义的未来,邓布利多已经同意,只要你们不参加战斗,他会保你们无罪。

你们不应该留下来。

“爸?”哈利问道。

不知为何,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1998.8,盖勒特·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背对着背站着,两人虽然都已近暮年,但精神不减,依稀可见当年英姿。

两人挥舞着魔杖,花样繁复,却优美至极,格林德沃的杖尖奔腾而出一道道凌厉的火舌,他的动作也显得杀气腾腾。而邓布利多则让他的魔杖吐出一缕缕银白色的光芒,动作舒缓而柔和。一快一慢,仿佛构成了一支韵味十足的舞曲。

但事实上,这远不是舞曲这种悠闲和美的事情。

这是战争。

“差不多了,剩下的就交给你吧,”格林德沃知道邓布利多的防御咒已经做的差不多了,于是说道“我到别的地方再去看看。”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说实在的,你这几个小朋友咒语施的还是不错的,至少在同龄人里还是很不错的——当然,比你那个时候还是差远了。”

“……”

格林德沃轻笑一声,飞身跃起,像一个十六岁的孩子。

 

 

1998.8,詹姆·波特

詹姆·波特骑在一把扫帚上,他的身后是轰鸣着的麻瓜义军的飞机。

格林德沃来了,他没有骑扫帚,而是若无其事地让自己飞在空中,他没有带麻瓜的飞机来,只有十几个巫师骑着扫帚跟在他后面。

扫帚远比飞机灵便,一个巫师只需要几个粉碎咒或是爆破咒就足以对飞机造成极大的损伤。但是格林德沃只带了十几个巫师来,未免有些轻敌了,詹姆这样想。

黑色的身影似乎散发出一种阴冷的笑意。

“魂魄出窍!”

十数架飞机停顿一下,向后转去,转向自己的队伍。

 

 

1998.8,小天狼星·布莱克

小天狼星有力地一挥魔杖,挡开一道魔咒,然后又干脆利落地像对面发出一道咒语,对面传来一声闷响。

“精彩,大脚板!”莱姆斯在一片嘈杂声中对他喊道。

一道绿光向莱姆斯射了过去。

“当心!”

小天狼星倾过身去,为他发射了一道铁甲咒。

转过身来,一双阴沉的眼睛正盯着他——格林德沃。

他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一道金色的光芒向他逼近,他下意识举起魔杖,两道光芒对上,魔杖突然变得灼热无比,他的手无力地松了松。

对不起,詹姆。

 

 

1998.8,哈利·波特

一只银色的牡鹿昂首向前,领着一群静默无声的人们在黑暗中慢慢向前,他们还没有遇到敌军。

队伍前方发生了骚乱,哈利抬头看去,走在最前方的数十个人突然消失——然后传来他们惊恐的尖叫声。

“铁甲护身!”哈利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咒语。

但是没有任何用处,没有什么咒语需要他抵挡。义军的尖叫仍然在传来,后面的队伍渐渐停了下来。

赫敏突然倒吸一口凉气,猛地抓住了罗恩的手臂,双眼失去了焦距,梦呓似的吐出了五个字——

“无痕延展咒。”

 

 

1998.8,莉莉·伊万斯

莉莉不停地走来走去,詹姆让她待在这里,调度所有战况,但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任何一个麻瓜义军进来汇报战况了。

她捧起一面布满古老纹样的镜子,向着里面喊——“詹姆!”

什么也没有发生。

詹姆!

坠毁的飞机残骸。

詹姆!

堆积成山的尸体。

詹姆!

瓦解的防护咒语。

詹姆?

……

 

……

起义很快被镇压下去。

詹姆·波特及其妻子莉莉·波特被捕,后于狱中自杀,其子哈利·波特战死,波特家族从此灭亡。

小天狼星·布莱克战死。

莱姆斯·卢平战死。

……

——《魔法史》

 

 

1945,阿不思·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缓缓地举起魔杖,杖尖指向那个在全欧洲肆虐的魔王。

世界在他面前分崩离析,眼前的画面碎裂成无数不规则的块状,然后一点点脱落下来,坍塌下来,直到把他淹没。

火红的凤凰在他上方盘旋,竟然——鸣着最凄楚的挽歌。

无人知晓凤凰为谁而鸣,

凤凰只为主人的死而鸣挽歌,

或许因为它知道,

它的主人,

自今日,

已死。

徒留一副半生孤苦的躯壳。

但这混沌乾坤,终归澄澈。

 

作者:长耳兔的小团子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