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安】致·我们(2)

135人浏览 / 0人评论

CHAPER 2-回忆- 作者:以安。。 弗朗西斯科躺在床上,被子盖得略微有些倾斜,她和分院时几乎一模一样,还是那么高瘦,脸色苍白,棕褐色的短发压在脑后,唯一的区别是她已经在霍格沃茨上四年级了。狂风夹杂着暴雨凌厉地拍打在塔楼的玻璃上,窗户似乎在雨中微微颤抖,弗朗西斯科翻了个身,朝着里侧的墙壁 ,渐渐又睡着了。 梦里是不踏实的,弗朗西斯科仿佛听见一个女孩怯怯的声音:“你为什么叫弗朗西斯科啊,这不是一个男孩的……”“在我出生之前,我的父母都认为我是一个男孩,但是后来……他们不愿意再改名,就……”弗朗西斯科的声音低了下去,她甚至弄不清她是不是回答了这个问题,或者到底有没有人问了这个问题。忽然,她意识到这个声音多么像杰西卡,唯一的区别是这声音充满了胆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梦境幻化了…… 五岁时,弗朗西斯科在卡罗府邸的图书馆里飞快地穿行,动作比同龄的巫师儿童要迅疾得多,她经过一排排高大的书架,棕褐色的短发有些乱。她快速地扫着一本本皮面书漂亮的书脊,动作匆匆。 啊,找到了,《霍格沃茨:一段校史》,弗朗西斯科感到了一阵欣喜,她熟练地爬上一旁的梯子,似乎还隔着一英寸的距离,那本书就自动落到了她的手上。弗朗西斯科翻到了她想要的一页,图片上,一个高大而神采奕奕的男巫目光炯炯地看着她,下面的小字写着“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弗朗西斯科认真地凝视着格兰芬多的面孔,表情充满了敬佩与欢乐。 翻过一页,弗朗西斯科看到了一个盾牌形的徽章,一只威风凛凛的格兰芬多狮正在咆哮, 弗朗西斯科轻快地走出了图书馆,长袍的一角拖在了地面上,她毫不在意地走向卧室的方向,因为激动和紧张而走得飞快。 “弗朗西斯科!” 突然,巴伦出现在走廊的另一端,一脸的不耐烦。“我难道没有告诉你不要把长袍在地上拖着走吗?我没有说过吗,啊?” 弗朗西斯科抬起头,用一种很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的眼光打量着比她大三岁的哥哥。巴伦扬起了一条深黑色的眉毛,他一把揪住了弗朗西斯科的领子。 “你敢。”弗朗西斯科的嗓音还是那么稚嫩,但语气却已变得无比成熟。 巴伦重重地抬起手掌,但弗朗西斯科的反应比哥哥快得多,她猛地躲开,巴伦的手掌拍到了墙上,发出了简直是惊天动地的声音,巴伦的痛苦的喊叫同时响起。 “干什么,你们两个?” 是布伦达,她不知道从哪个房间里走了出来,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和轻蔑。 巴伦没有回答,还在心疼地揉着手掌,布伦达走上前,拉开了弗朗西斯科,望着巴伦。“弗朗西斯又干了什么好事?” 她冷冰冰地问他,看也不看一边满脸义愤填膺的弗朗西斯科。想不到,这个成熟冷漠的金发女孩,居然只有七岁。 “哼,哼。”巴伦指了指仍然拖在地上的衣角,痛得说不出话来。 布伦达动作凌厉地一把抓起衣角,弗朗西斯科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猛地撞在了墙上,口袋里的书页随即掉了下来,她本想迅速捡起,但巴伦反应快了一步。这这是令人难受的二十秒,弗朗西斯科似乎看到巴伦那张胖的叫人恶心的大脸涨红了,她毫不畏惧地抬起头,等待着暴风骤雨的到来。 “妈——妈——”巴伦发出了吓人的喊叫声,“你快来呀——快呀——” 卡罗夫人出现在了楼梯口,待巴伦用夸张的口吻讲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好像是弗朗西斯科不仅向往格兰芬多,而且在哥哥教育她的时候出手打人。弗朗西斯科原指望布伦达能说些什么替她辩解,然而什么也没有,布伦达似乎早已对这个故事习以为常。 弗朗西斯科的思绪被打断了——被母亲的喊叫打断了。“丢了卡罗家族的脸,你,弗朗西斯科!我们世世代代都来自斯莱特林,唯独你——这个无耻的孩子,你敢打破我们延续了几百年的家族传统!我生下的怪物——你——-只要你再做这些荒唐的事情,我——要把你关起来——”她抽出魔杖对准了那张纸,杖尖窜出了一道纤细的火焰,纸页燃烧起来,变成一团灰烬落到了地上。弗朗西斯科的眼里充满了悲愤,但她仰着下巴不让泪水溢出…… 梦境在转换…… “杰西,杰西——杰西卡!”弗朗西斯科抱着五岁的妹妹,她自己已经十岁,正轻声唤着妹妹的名字。杰西卡——就像当年的弗朗西斯科一样,强烈地反抗家族的规矩——强烈地遭受巴伦,布伦达和父母的围攻——但杰西卡不在乎,有弗朗西斯科——弗朗西斯护着她、支持她,她又怕什么呢? 弗朗西斯科从衣袋里抽出魔杖,变出彩色的烟火——她已经买了魔杖——而且有着非同寻常的魔法天赋,杰西卡甜甜地笑着,伸出手掌有规律地晃动着,似乎在想象自己拿起魔杖变出烟火的那一刻。弗朗西斯科怜爱地望着妹妹,又立即想到自己已经十岁,明年——她就要去霍格沃茨,心里的想法立刻脱口而出。 “我去了霍格沃茨,他们会怎样对你呢?” 杰西卡抬起了头,弗朗西斯科这才意识到杰西的动作和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相像。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弗朗西斯。”杰西卡安静地说,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 弗朗西斯科想说些什么,但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她有些不知所措地搂住了妹妹,伏在了她的肩膀上。 梦境模糊了…… 雾气缭绕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弗朗西斯科拎着自己的皮箱,尽量的避开布伦达和巴伦。母亲正替他们整理衣领,她便有了与妹妹告别的时间。 “记住,好好照顾自己……他们如果虐待你,就给我写信……” “没事的,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科低低地弯下身子,让妹妹在自己的脸颊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汽笛响了。 …… 弗朗西斯科坐在包厢里,扬起下巴——和五岁时一样——不让泪水溢出眼眶。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科!” (未完待续……)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