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安】致·我们(3)

99人浏览 / 0人评论

CHAPTER 3 -我们的故事(上)- 作者:以安。。 “啊——什么?”弗朗西斯科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躺在床上,一只胳膊伸到了被子外面。昨夜的暴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明媚的阳光从窗户里暖融融地进入宿舍,像姜糖茶一样令人感到愉悦。 “我是说,如果你再不起床,就要耽误吃早餐了,上午有一节草药课呢!” 弗朗西斯科终于从迷糊中脱离出来,舍友蒂娜正在梳头发,有些责怪地站在床边。 “啊——好,”弗朗西斯科打了一个哈欠,“谢谢你,蒂娜。”然后匆匆开始穿衣。 十分钟后。两人洗漱完毕,背着书包从肖像洞口走出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踏上了前往礼堂的楼梯,一路上漫不经心地聊着天。 等到她们一边看着报纸一边慢吞吞地吃完早餐——然后再走到城堡旁的温室,草药课离开始只剩下五分钟了,温室旁已经聚集了一群赫奇帕奇的学生。弗朗西斯科在角落里找了一块空地,从书包里翻出课本,安静地看了起来。 不久后,隆巴顿教授从城堡的大门里走来,弗朗西斯科匆匆合上书,正打算塞回书包,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在叫她。 “嗯……打扰一下。” “什么?”弗朗西斯科迅速地回过头来,身后是一个很高的赫奇帕奇男生,浅棕色的头发微卷。此刻,他正拿着些什么,笑容稍稍有些害羞。 “嗯……你的课本里夹着的笔记掉了。”男孩递过来一沓薄薄的纸。 “噢,”弗朗西斯科这才注意到了男孩手中的纸页,“非常感谢,我叫弗朗西斯——弗朗西斯科•卡罗,请问你叫……” “托马斯,托马斯•莱昂,叫我汤姆吧。”那个赫奇帕奇男孩开朗地一笑,伸出一只手与弗朗西斯科握了握。这时,隆巴顿教授来到了温室前,打开了温室的门,学生们纷纷走了进去。 今天的课程任务并不难,学生们需要挑选一批嚏根草,然后再将它们移植进温室中间的花圃中。弗朗西斯科的动作相当快,在别人手忙脚乱地搬运一盆盆嚏根草时,她已经将嚏根草整整齐齐地摆放好,准备把它们种在花圃中了。不久后,最后一棵嚏根草也被弗朗西斯科埋进了泥土中,弗朗西斯科想给它们浇些水,于是便看向了架子上的水罐。水罐太远了,中间还隔着好几个叫不出名字赫奇帕奇学生,幸运的是,托马斯•莱昂也在水罐附近。弗朗西斯科微微地探过身去。 “汤姆,汤姆。” 托马斯听到了弗朗西斯科的声音,敏捷地回过头来。 “劳驾你把水罐递给我,好吗?”弗朗西斯科轻声说。托马斯立刻转身去拎水罐的把手,碰巧隆巴顿教授走到了弗朗西斯科身旁,看到了她的整整齐齐的苗圃。 “好极了,卡罗小姐,格兰芬多加——” “梆!” 隆巴顿教授没能把话说完,地上早已到处是水,几个女生尖叫起来,淹没了弗朗西斯科的一声短促而痛苦的轻声喊叫。在隆巴顿教授查看她的苗圃时,她既得安静地站着,又要想办法接住托马斯递来的沉重的陶瓷水罐——结果是,她接了,同时也没有接,水罐猛地砸在了她的脚上,仿佛骨头都断裂了。 “哦——对不起,弗朗西斯!” 托马斯抢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开口了:“都怪我没有拿稳水罐!” “没——没事。”弗朗西斯科有些虚弱地说。 显然,这是撒谎,但没等他们俩继续说下去,隆巴顿教授已经做出了反应。 “旋风扫净,”隆巴顿教授用魔杖指了指满地的水渍,关切地弯下腰:“需要去校医院吗,卡罗小姐?” 弗朗西斯科竭力保持平静的脸色,有根骨头钻心地疼:“我——我想是的。” “我陪她去吧,教授。”是托马斯。托马斯已经走了过来,脸上是真挚的歉疚,隆巴顿教授点头表示同意。 …… 弗朗西斯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搀扶着走进校医院的,她的肩膀在微微颤抖,每一步似乎都踩在刀尖上,但望着一旁一脸惶恐的托马斯,她紧紧地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 …… 等她缓过神来,弗朗西斯科只看见庞弗雷夫人端着一托盘魔药走了过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旁边是托马斯•莱昂。 “喝一点止痛药水吧,卡罗,我来把裂开的骨头接上。” 弗朗西斯科照办了,她不想说话——疼得不想说话。庞弗雷夫人的杖尖喷出一道细细的白光,弗朗西斯科只感觉到双脚一热——止痛药水削减了她的痛觉,但现在看来,她的断骨已经重新长好了。 “注意休息,骨头刚刚长好,不能太用力。庞弗雷夫人嘱咐道,在弗朗西斯科站起时扶住了她的手臂。 “好的,谢谢夫人。”弗朗西斯科离开了校医院,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到了温室门口,托马斯叫住了她,显然想说几句道歉的话,但弗朗西斯科挥了挥手,示意不必,两人一起打开了玻璃门,里面是暖融融的阳光。 弗朗西斯科没有意识到——或者意识到了但没有说——从那一刻起,她认识了一个叫托马斯•莱昂的朋友。 之后的日子平平常常,回顾这两个月,弗朗西斯科时不时能碰见托马斯,有时是在走廊上,或者图书馆,又有时是在阳光下的围场,还有几次是在霍格莫德,她和她的关系逐渐变的融洽,他们似乎有不少话题可以交谈,这令弗朗西斯科感到了不小的吃惊和喜悦。再说说其他方面,弗朗西斯科在八楼的走廊上同巴伦吵了一架,巴伦在魔药测验上用了自动答题羽毛笔,被弗朗西斯科毫不留情地揭发出来,巴伦吃了斯拉格霍恩教授的一个禁闭,因此耿耿于怀,布伦达知道这件事,但和往常一样,她从来不对此发表任何观点,弗朗西斯科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这也许就是这两个月以来最重要的事情——不,要排在托马斯后面。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四年级的上学期一天天流逝,眼看着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圣诞节了,这可算是把原本平静的生活给打乱了——弗朗西斯科收到了老鼻涕虫——嗯,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圣诞派对的邀请,于是,寻找一个合适的搭档便成了问题。蒂娜不行,她要回在约克郡的家中过圣诞节,必须一早就出发,其他几位朋友也都来不了,弗朗西斯科算是尝到了为难的滋味。 圣诞派对的前三天,倒霉的迹象接踵而至。早饭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漫不经心地看着报纸,顺便扫了一眼天花板——但紧接着,她立刻愣住了,凯恩——卡罗府邸的猫头鹰,带着一封信朝自己轻盈地张开了双翅,稳稳地降落在了早餐托盘前。弗朗西斯科飞快地取下信——这是母亲的笔迹“霍格沃茨-礼堂-弗朗西斯科•卡罗”。 弗朗西斯科不敢相信地瞪着信封,这是这学期以来母亲第一次给她寄信。 (未完待续)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