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安】致·我们(4)

103人浏览 / 0人评论

CHAPTER 4 -我们的故事(中)- 作者:以安。。 弗朗西斯科的指尖碰到了印着卡罗家族族徽的火漆印,心里有一种无法描述的感情——不是喜悦,但至少是激动不安。她轻轻一撕,夹出了一张羊皮纸,快速地阅读起来。 然而,这最初的欣喜并没有持续多久,弗朗西斯科扫了一眼最后几行文字,眼神逐渐变得冰冷,她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紧紧握住了叉子的叉柄——握的是那么紧,关节都变成了令人畏惧的白色。弗朗西斯科仰着下巴——这动作和她五岁时一模一样,不让泪水溢出眼眶——更是不让愤怒溢出眼眶。这时仍然站在桌边的凯恩发出了一声刺耳的鸣叫,显然是等着确认收件人已经接受了信件,弗朗西斯科猛地一挥手,手中的叉子碰到了高脚杯——几个人回过头来,就连凯恩也吓得退后了几步,它立刻转过身,蹬了一下桌面上的几张报纸,头也不回地朝礼堂的大门飞去,留下弗朗西斯科一个人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早餐托盘。 信纸展开着,卡罗夫人细长的笔迹在羊皮纸上张牙舞爪,弗朗西斯科突然抽出了魔杖,用力地戳了一下信纸的正中,杖尖窜出了深红的火苗——转眼间,光滑细腻的羊皮纸就变成了一团蜷曲的灰烬,有气无力地落回了格兰芬多的早餐桌。弗朗西斯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吃起了早餐——但今天的熏肉似乎格外的干硬——事实上,这和几层楼下的家养小精灵毫无关系,真正让早餐大打折扣的,恐怕是那团已经被念了消失咒的灰烬。 那么,在弗朗西斯科吃早餐的时候,我们不妨来读一读这封非同寻常的信。 弗朗西斯科: 你居然在针对你的亲生哥哥,巴伦是一个诚实善良的好孩子,成绩一直令我们感到骄傲,但是你——你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去陷害他——侮辱他——为了你能得到教授的可怜的关注,真是可耻——真是可笑。如果巴伦没有写信告诉我,你恐怕是要把他折磨得痛不欲生,你这个邪恶的孩子…… 又及:圣诞节不用回来,杰西卡自有我们照顾,算是对你为非作歹的惩罚。 伊莫金•卡罗 …… 过了漫长的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弗朗西斯科才从餐桌前站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在朝哪个方向走,甚至没有注意到当她经过斯莱特林的餐桌时,巴伦朝她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布伦达用轻蔑的眼神瞟了她一眼。直到胖夫人抬起了头,居高临下地问“口令?”时,弗朗西斯科总算是回过神来,她意识到自己正站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门口,袖口溅上了几滴南瓜汁。 “蝾螈饼干。”弗朗西斯科惊恐地发现她的声音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对了。”胖夫人轻快地向前旋开,露出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圆形洞口。 弗朗西斯科无精打采地回到了宿舍——里面没有人,过了很久弗朗西斯科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周末,蒂娜,玛格丽特,露西亚和奥普尔都去霍格莫德了。她动作迟缓地坐在了一把扶手椅上,思绪在脑海里疾驰。弗朗西斯科想到了杰西卡,想到了巴伦,想到了肯宁顿街的卡罗府邸,想到了许许多多令人悲伤的瞬间,充斥着头脑的思想最终变成了几条清晰的思路。 巴伦——这个全世界最不称职的哥哥,在报复弗朗西斯科,他写信告诉母亲关于自动拼写羽毛笔的事,母亲一定会向着他而把弗朗西斯科狠狠地数落一顿。作为惩罚,弗朗西斯科只能在暑假看到杰西卡,而这样,巴伦就可以尽情地凌虐这个不受欢迎的妹妹,同时也让弗朗西斯科感受到真正的绝望。 弗朗西斯科受不了了,她一把抓起一件斗篷——飞快地冲出宿舍——去霍格莫德,她要去喝一杯提神饮料——管它是什么呢,总比一个人坐在宿舍的扶手椅里强些。 不久后,一个高瘦的黑影冲出了城堡的大门,朝着姜饼小镇一般的霍格莫德狂奔而去。外面,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弗朗西斯科推开了三把扫帚的橡木门,跟着她进来的,还有夹杂着雪花的寒风,几个门 边的学生嘟囔了几句,弗朗西斯科径直走向柜台,买了一杯黄油啤酒,等她端着饮料四处环顾时,她才猛然发现——店里早已是满满当当,似乎连一个空位也挤不出来了。 “弗朗西斯——嘿,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是托马斯,托马斯•莱昂,在角落的一张小圆桌旁向着她招手。弗朗西斯科立即朝着那里走去,一边尽量不踩到其他人的脚,三十秒后,她总算是坐在了托马斯对面的高脚凳上,她轻轻地放下了一口未动的玻璃杯。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不知怎么,弗朗西斯科总觉得自己有些词不达意。 “你有心事,弗朗西斯。”托马斯•莱昂慢慢地放下了自己的那杯黄油啤酒,他的墨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弗朗西斯科的黑眼睛。 “我没——噢¬——好吧,是的。”弗朗西斯科不想再隐瞒下去了——她也没有力气编出一个像模像样的故事,于是就将今天早晨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托马斯。她的语速很快。 约莫过了一分钟,弗朗西斯科喝了一大口黄油啤酒,匆匆补上了最后一句“所以,我就到这里来了”,然后,她抬起了头,等待着托马斯开口。 “不要在意他们,弗朗西斯,”托马斯仍然注视着弗朗西斯科的眼睛,“我是说,你永远不可能消除所有你讨厌的东西,不如振作一点,事情说不定还不算太糟。” 弗朗西斯科微微笑了笑;“谢谢你,汤姆。” 他们的聊天继续进行着,托马斯轻轻地安慰着她,弗朗西斯科偶尔喝一口黄油啤酒,当她将杯中最后一点一饮而尽时,她觉得轻松多了——或许是黄油啤酒给她带来了热量——当然,还有托马斯。她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脱口而出——想收回也来不及了。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圣诞派对吗,汤姆?” “我——当然——哇,这真是太棒了,弗朗西斯。”托马斯•莱昂显得既激动又惊讶,“我的父母去法国看望我的哥哥凯因斯了,我正巧留校过圣诞节!” “那就说定了,24号晚上七点,我在门厅等你——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记住——24号晚上七点。” 弗朗西斯科挥了挥手走出了酒馆,外面,风雪依旧,但她毫不在意。她戴上了帽子,整理了一下衣领,轻盈地朝着城堡的方向走去。 接下来的两天,弗朗西斯科总是一次次地从箱子里翻出那件米白色的礼服长袍,把它整整齐齐地叠好,然后又拿出梳子,一遍遍梳理微卷的黑发。托马斯说得没错,布伦达和巴伦都回家过圣诞节了——这对于她意味着不小的解脱。她给杰西卡寄了几回信,叮嘱她保护自己,而杰西卡告诉她,巴伦在向父母炫耀自己的魔法时失了手,打烂了两盏昂贵的水晶吊灯,这引得父亲大发雷霆——巴伦的气焰算是被狠狠地泼上了一盆熄灭魔药了。这才让弗朗西斯科一直悬着的心有了个着落。 24号终于到来了,弗朗西斯科怎么也想不通白天为什么如此漫长,她一次次地看手表——直到晚上六点,她只吃了一小块圣诞布丁就一路狂奔回了宿舍,反锁上了木门——直到五十分钟后,弗朗西斯科才款款地走了出来。 弗朗西斯科简直不像弗朗西斯科了,黑色的短发优雅的卷着,她画着淡淡的妆,然而最精致的莫过于她的裙子。米白色的天鹅绒似乎在她周身点染了一圈柔和的光晕,袖口的褶边张弛有度,裙摆呈现出一道优美动人的弧线。弗朗西斯科在发梢间别上了一枚星形发饰,走出休息室(胖夫人的目光一直跟着她到走廊尽头),来到了门厅。 托马斯•莱昂已经等在那里了,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长袍——与他的眼睛相配,衣领整整齐齐,见到弗朗西斯科,他似乎也被震撼了,托马斯以一位绅士的标准伸出一只手。 “晚上好,弗朗西斯。” “晚上好,汤姆。”弗朗西斯科走上前,她知道自己的头顶有星光。 (未完待续)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