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文两篇

59人浏览 / 0人评论

  失控

蓝楹

 

        我是一个不太出名的作者,算不上作家,我很有自知之明,我的水平还称不上“家。”

  我叫蓝楹。

  我有个写作梦,可是我明白我的水平确实有限。

  直到我收到那个U盘,里面的那个小程序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一切都出现的那么突然。

  那天我收到了一个快递,里面只有一个U盘,好奇心使然,我把它插进了电脑。

  电视里播放着新闻,“今日,著名作家枫铃失踪,警方正在追查中。枫铃文风优美,但从未在公众前露过面……”

  里面只有一个程序。

  程序的名字叫蓝楹。

  我点开了它,惊奇地发现它是个写作程序!

  我试着输入主角姓名,文章风格之类的数据,不到五秒钟,电脑上就出现了一篇文章。

  怎么会这样?!

  是谁给我寄的U盘?他(她?)怎么会知道我叫蓝楹??

  那篇文章完全是我的风格,但又比我之前的文章精彩许多。

  我移动着鼠标,试图从这个程序里找到什么东西。我既惊喜又恐惧,我可以用这个程序完成我的梦想!

  “你好!”电脑说。

  我惊出一身冷汗,靠在墙角,“你……你是谁?”

  那个声音异常甜美,却让此刻的我毛骨悚然。

  “主人,我是您的写作助手,可以帮您完成所有的写作任务,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是您的枪手。”

  枪手?

  它可以帮我写故事?

  我试着把它写出的故事放到网上,受到了所有读者的好评。

  它只是个程序,如果我利用它,没人会知道,我这样想着。

  “你会写同人文吗?”我问它。

  它回答道:“请给我同人文的原著,系统将在一个小时内完成学习。”

  我用这个程序写了无数个故事,读者也开始喜欢我,我很享受这种感觉。我给这个程序买了更好的电脑,甚至依靠它赚钱。

  我用不同的笔名在不同的网站发故事,读者们都说我高产,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直到有一天。

  “格式错误。”依然是那个甜美的声音。

  重启。

  “格式错误。”

  “格式错误。”

  我开始有些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读者都在催更,没有它我根本写不出来像样的文章。

  我用力敲打着电脑,可回应我的一直只有那句冰冷的“格式错误”。

  就在我近乎绝望时,它回应我了。

  “程序运行已终止,如想继续运行,请将电源线握在手中。”

  这是个很滑稽的举动,但我还是照做了。我只想尽快恢复这个程序。

  一阵电流穿过我的身体,当我再次醒来时,我正坐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

  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站在我面前,向我鞠躬,轻声说道:“欢迎您,我的主人,我是您的写作……枪手。”

  “现在,您该支付报酬了。”她的声音让我想起了棉花糖,甜蜜却让人有些厌烦。

  我想离开这里,可是她把我按回椅子上。

  “现在,您该支付报酬了。”她又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是谁给了我这个程序?!”

  她解释的很慢,好像在和一个孩子解释他的幼稚,“我不是一个程序啊,我和您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差,通过时空扭曲,我能提前知道您想要写的内容。也就是说,您的所有故事都是我写的。难道我在写同人文的时候,您没有发觉我竟然有没读过的书吗,如果是机器人,应该什么都知道的。”

  我愣在原地。

  “我就是枫铃啊。”

  她的每一句话,都带给我新的认知。

  “现在,我要你支付的报酬,就是你的身体,而你,留在这里,直到你找到下一个主人。”

  她穿墙而过,而我,再也出不去了。

  从房间里仅有的一台电脑中,我看到了她钻进我的身体,站了起来。

  从此,她取代了我。

  我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着我。

  我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看到电脑屏幕前坐着一群人。

  是的,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

  “500年前的存储器,还能读取的出来?”

  “哦天哪,这真是个奇迹。”

  “可惜虽然中文的读音一直没变,文字却已经变了很多,我们已经不能读懂这个程序是什么意思了。”

  我有一种冲动,想要和他们交流。或许他们可以让我出去。

  “算了,地球都要毁灭了,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我又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我关掉了那个电脑。

  程序运行结束。

 

 

 

        监听员.三体同人

  我的手指悬在红色的发射按钮上。

  三体文明的命运,就系在这纤细的两指上。

  我面前的屏幕上是我还没有发给地球的警告。

  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我不知道我这么做值不值得,如果我按下按钮,就等于使三体文明丧失一次生存的机会。可如果不这么做,我梦中的那个天堂随时都可能陨落。

  那里是地球。

  我无数次幻想过那个天堂的样子,永远的恒纪元,小溪,田野,微风,他们幸福的生活,灿烂的文明。

  虽然我明白我不可能去到那里,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只在文字描述中见过的文明产生了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向往。

  但是我知道,不管怎么样,那个天堂只能在梦里出现。像我这样地位卑微的监听员,没有资格去地球,甚至没有资格爱。

  我也是爱过的。

  只是她从来不知道而已 。

  她是三体军队的军官,我也只是远远地见过她几次,在卑微的角落里。

  连她的名字我都不知道。

  我睡着了。

  我梦见了地球。

  干涸的小溪,被火灼烧过的田野,狂风,暴雨。

  三体舰队,战争。

  她无助地呼唤着我的名字,我醒了。

  我没有再犹豫,按下了按钮。

  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很快,我就见到了三体文明的最高执政官。很奇怪,在他面前,我没有一丝紧张或恐惧。最后,我也逃脱了被脱水后烧掉的命运。

  那一刻,我心里想着,我还能再多看她一眼。

  我一直在那个监听站,日复一日,重复着单调的工作。

  我也不知道过了几万个三体时。

  我通过低维智子看到了罗辑,那个地球文明的面壁者。他注视着对面那个已经成为母亲的少女,目光一直浮动在她的脸颊。

  这就是爱吗?

  他们都说,三体人是没有爱的。

  我突然想起了她。

  至少我是有爱的!

  “我只是想和您讨论一种可能:也许爱的萌芽在宇宙的其他地方也存在,我们应该到处鼓励她的萌发与生长。”我说,这句话被呈现在一个低维展开的智子上。

  “为此我们可以冒险。”

  “对,可以冒险。”

  “我有一个梦,也许有一天,灿烂的阳光能照进黑暗森林。”

  我看见了地球的夕阳与晚霞。

  他们的乱纪元要来了!

  可是那个可爱的孩子,那个天使,依然坐在草地上,依偎在妈妈怀里。

  “太阳快落下去了,你们的孩子竟然不害怕?”

  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可笑,在这样一个天堂里,不会有乱纪元。

  “当然不害怕,她知道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的。”罗辑说。

  我知道,我快要死了。

  但是我一直期待着,期待着灿烂的阳光能照进黑暗森林。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