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同人 罗辑×庄颜〕笑

6990人浏览 / 0人评论 / 添加收藏

〔三体同人  罗辑×庄颜〕笑

 

                    一.萨伊的笑

  我不太擅长说英语,所以萨伊女士和我的交流都是用中文进行的。按理说这事应该是PDC的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来找我谈话。

  “庄颜小姐,我想您应该已经知道面壁计划的大概内容了吧。”

  我点点头。

  “现在,其中的一位面壁者,我们需要你到他身边,或者说,监视他。”

  她的中文说的有些蹩脚,但我能听懂。他们想让我和罗辑一起生活,并监视他所做的一切。

  说实话,我有点抗拒。

  我放下手中的咖啡,问她:“我为什么要答应?”

  她看了我一会,回答道:“为了全人类的幸福。”

  我没有说话,为了全人类的幸福?可是如果这样做,我会幸福吗。

  萨伊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她的眼睛很美,我一直觉得她能读懂我的思想――微笑着反问我:“如果全人类都不幸福,你能幸福吗?”

  我低下头,搅拌着咖啡。其实没必要这样,我只是想找点事做,来掩盖我内心的感情。

  “好,我答应。”

  萨伊笑了,直到现在,我都没明白这笑容里隐含的意思。

                   二.史叔叔的笑

  几天后,我见到了史叔叔。他是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满脸横肉,一身烟味,坏坏地笑着,还带点狡黠。看起来不像好人,但是说话倒挺和善。

  他把面壁计划的主旨又和我说了一遍,我猜他只是个任务执行者,大概不知道萨伊女士和我见过面吧。

  我记得他对我说,罗辑博士在做一件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让我帮助他。

  也许在史叔叔心里,我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单纯小女孩,事实上我也的确是。在萨伊女士找到我之前,我一直在中央美院学国画,我单纯到心里只有那些美丽的空白。

  那个下着雨的傍晚,史叔叔带我去了罗辑的别墅,他说那里是伊甸园。在路上的时候史叔叔弄破了手,血哗哗地往外流,怎么也止不住,好吓人的。

  “吓坏了吧颜颜。”他粗声粗气地说,“上次执行任务落下的毛病,不碍事。”

  他很健谈,告诉我了许多关于罗辑的事。

  “罗老弟这人啊,你放心,他肯定会对你好的。我他妈就没见过对爱情这么执着的人。”

  ……

  在别墅前面,我停下了脚步。与其说是别墅,倒不如说是庄园,我从来没见过那么美的景色。虽然天很黑,还下着雨,但我还是能感觉到那种美,我想有一天把它们都画下来。

             三.面壁者的笑

  我轻叩别墅的门,过了好一会我才听见里面传出一声“请进”,是很好听的声音。

  客厅很昏暗,只开着一盏看起来很久的落地灯,灯光只照的到壁炉前面,我看不清面壁者的脸。

  他点上了壁炉,我们聊着天,看着壁炉里金色的火焰燃烧起来,木柴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他坐在角落里,虽然看不清,但我肯定他是在笑的。我看着他的剪影出神。

  他站了起来:“你一路上很累吧,喝点儿茶吧,”然后他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犹豫,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要不,喝杯葡萄酒?能驱驱寒。”

  我点点头,接过了他递来的高脚杯。这是我第一次喝酒,对眼前的面壁者我似乎有一种天然的信任 ,相信他不会伤害我。

  我记着萨伊女士对我说的话,我是来工作的,我的确是来工作的。

  这里真美,连被火光浸透的葡萄酒都那么美,像晚霞的眼睛。

  我们去了很多地方,雪山,卢浮宫……

  我一直没忘记在卢浮宫的那一天。巴黎的星空中,闪过一颗流星。星星坠落到卢浮宫,坠落到蒙娜丽莎的眼睛里,我和面壁者一起随着流星穿过融化的欧洲大陆,星辰万物都在振动着,只为今晚的我们歌唱。

                四.孩子的笑

  在卢浮宫的那一夜,我感觉到我已经离不开他了。

  后来,我们有了一个孩子,看到她笑起来,似乎我的整个心里都被幸福填满了。

  我知道,外面的世界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抵抗三体舰队,但那好像是一种类似量子态的东西,我们不观察就不存在。

  可外部世界与这个伊甸园的差异让我不安起来,我一直按照萨伊的安排监视着这个我爱着的面壁者,他什么也没有做。

  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问他,“可如果全人类都不幸福,我们能幸福吗?”

  “亲爱的,你的责任就在于,在全人类都不幸福的时候,使自己幸福,还有孩子。你们幸福快乐多一分,面壁计划成功的希望就增加一分。”

  五年前我们在蒙娜丽莎前所设想的表情语言似乎实现了一部分,现在,我心里想的是,我怎么才能相信这个呢?

  当然,罗辑读得懂我眼睛里的话。

  他向我解释,但我还是有些慌张。

  孩子在草地上奔跑着。

  又是一个雨夜,他已经睡着了,我听见一阵轻轻地敲门声,我没有吵醒罗辑,独自下了床。

  是萨伊。

  “庄颜小姐,我想你不算是一个好的监视者。”她说。

  “我想也是。”

  “由于面壁者罗辑不称职的工作,联合国和PDC联合决定,请你和孩子进入冬眠。”

  “到什么时候?”我问她。

  她看着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末日。”

  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默默地回到房间,抱走了孩子,还在那幅画上留下了一行字:

  亲爱的,我们在末日等你。

  五年的幸福就这样留在了我身后,再也回不来了。

  怀里的孩子笑了起来,看着她的笑,我有点想哭。但我没有,而是和她一起笑了起来。

              五.罗辑的笑

  我也不知道我在寒冷的冬眠中漂流了多久,当我醒来时,他已经不再是面壁者,他只是我的罗辑。

  我坐在他身边,我们远远地就看到了引力波天线,它真的好大,大到有些不可思议。

  “妈妈,你看那好像巨人爷爷的白头发!”孩子拽着我的裙摆,指着云彩大声说。

  “是吗,你说巨人爷爷是谁呢?”我问她。

  她仰起小脸,看着那个巨大的天线,“当然是这个转啊转啊大转盘啦!”

   我本来觉得引力波天线上的云很像时空隧道,或许能通往三体世界。孩子告诉我之后,我才发现她的比喻更贴切一些,那些云真的好像天线的白头发。

  我看向罗辑,我突然发现,少女时代所幻想过的那个玫瑰色的世界,此刻就在罗辑的眼睛里。我们的眼睛是只属于我和他的语言,其实这么说也不准确,相爱的人类早就有了这种语言。

  我看到一个低维智子在草地上徐徐展开。

  “这就是爱吗?”

  我想是的,这就是爱。

  这是监听员发来的,罗辑和他说了好久,而我,只是坐在草坪上,看着孩子在夕阳下奔跑。

  我想,这就是爱吧。

  也许有一天,爱的阳光能照进黑暗森林。

  低维智子消失后,罗辑转过身,对我笑了,这不是面壁者的笑,是罗辑的笑,我的罗辑。

               六.尾声

  我们只有短短几年的幸福生活,大概不到两年。

  一个下着雨的傍晚,和第一次我见到他那晚一样。

  “颜颜,”我发现,他的声音苍老了许多,“你该走了。”

  我有些惊恐地看着他,从我们苏醒后,我就再也不需要监视他了,我是发自内心地爱他啊。

  “带着孩子走吧,你们该有更正常的生活。”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地球引力波发射器代替环绕太阳的核弹链成为威慑武器,罗辑正式成为执剑人。

  我看到新闻里说,人类不感谢罗辑。

  可是没关系,罗辑 ,亲爱的,你知道吗,我很感谢你。

  这或许就是爱吧。

  我相信有一天,你会让爱的阳光照进黑暗森林的。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