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163人浏览 / 0人评论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作者:长耳兔的小团子

 

夕阳西下,在海面上洒下淡红色的光斑,海边的一座荒岛,和它所庇护的那个为世人所唾弃的亡命之徒,迎来了这一天的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访客——一只褐色的长耳猫头鹰。

黑发的男人在黑夜的阴影里,显得格外阴沉。他几乎是发出了一声近乎狗吠的低吼,然后扑上去,解下猫头鹰腿上的一封信,还有……一个细长形的小包裹。男人灰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然后猛地坐在地下,展开那张千里而来的羊皮纸,羊皮纸上是数行细长的花体字:

 

亲爱的小天狼星

我从魔法部拿回了你从前的魔杖(请不要过于激动)

你最忠实的

阿不思-邓布利多

 

被称为小天狼星的男人显然很激动,他又一次低吼一声,包裹被粗暴地撕开,一支魔杖从包裹中掉落。小天狼星敏捷地接住了魔杖,然后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把玩着它。磨损的指尖轻抚过橡木上雕刻的古老花纹,然后又紧紧地握住了它,小天狼星似乎感受到魔杖内涌过一股滚烫的感觉,它在庆祝他们的重逢。

他用杖间在指尖绕着复杂的花样,一缕金色的光在出现,在延长,在旋转着上升。但他似乎很快意识到了什么,干脆地一挥,切断了将要上升到树冠的金线。金色的光碎成无数的碎片,一点点地消失在渐渐黑暗下来的天空中。

魔法,小天狼星已经远离它太久了,他几乎已经忘记了魔杖在空气中划过,发出各色的光,然后魔力从手中发散出去的美妙。

他盯着金色的光影消失的地方,长久地。

他突然很想施一次守护神咒。据说没有一个从阿兹卡班走出来的人还能再变出守护神,但是他想试一试。

他举起魔杖,轻声念道:“呼神护卫!”然而只有一层薄薄的,银色的雾气从杖尖吐出。小天狼星记得,他第一次学守护神咒的时候,似乎也比现在好些——他得重新再来了。

他需要一段最快乐的记忆,答案显而易见——詹姆。是啊,那蓬乱支棱着的头发,面对冒险时眼中的狂热,面对朋友时眼中的忠诚……他又一次念道:“呼神护卫!”银雾又一次从杖尖吐出,雾气比上一次浓了一些。

然后他的脑中出现了詹姆的尸体倒在地下,看见詹姆和莉莉的笑颜消失在一道绿光中,看见他们的坟墓前落叶满地……

然后银色的雾消失了。

小天狼星这才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他需要另一段快乐的记忆……

或许……

他想到了哈利,多么像他的父亲——只是眼睛像他的母亲,同样勇敢,无畏,忠诚,善良……

“呼神护卫!”

雾气再一次出现,然后他看见詹姆和莉莉在哈利面前倒下,看见莉莉的姐姐一家在虐待他,看见伏地魔挡在他的前面,挡住他的未来……

小天狼星颓然地倒下,发着光的雾终于又消失了,无边的黑暗又吞没了一切。

是啊,十二年了,十二年的阿兹卡班监禁,十二年的囚徒生活,十二年日日夜夜经过的摄魂怪已经教会了他绝望,而使他忘记了如何去快乐。

他猛地从地上跃起,狂躁地在树林间的空地上走来走去,“不!不!”他无声地吼叫着。他仍然像从前那个桀骜不驯的布莱克家大少爷一样,从不屈服,从不认输。

他需要想起快乐,他渐渐安静了下来,把头枕在手上,仰头看着满天的星斗……

多少年前,也是这样的一片林子里,也是这样一个满天星斗的晚上——

 

一只牡鹿在奔跑着越过一棵棵粗壮的树,接着是一匹狼,再接着是一只熊一样大的黑狗。牡鹿发出了一声高昂的鹿鸣,而那只黑狗,似乎是回应一般,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狗吠,叫声中透着喜悦——是詹姆发现了那只独角兽!——哦不不不,他当然不是要给莱姆斯加餐,他们只是……额……做一些保护神奇动物的课后实践。

一只毒触手在伸向那匹狼——哦不,是狼人——他想大声喊“詹姆!”,到嘴边却化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

但是那只牡鹿明显是听懂了叫声内的含义,它很不像鹿地转过头来,然后惊险地用角击退了徘徊在狼人上方的毒触手,正趴在牡鹿身上的老鼠显然很激动的样子,尖声地“吱吱”叫着。黑狗的表情很像是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又跑到了前面,追踪那只独角兽……

他们在奔跑,狼人在愉快地嚎叫,满天的星斗在明亮地闪耀,霍格沃兹的宁静而美丽的夜晚在禁林中被打破。

他们在那样青春年少的岁月里奔跑,正如夜空中的星辰,烂漫而明媚,闪耀而璀璨。

他们的一生也是星辰,光芒万丈地度过青春的岁月,然后在寂肃,遥远的宇宙中灰飞烟灭。

但是,无悔。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仍会选在火车上遇见詹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人。

…………

“呼神护卫!”

一条银色的大狗从杖尖奔跑而出,在林间奔跑,撒下银色的光斑,明亮如当年一样。

今晚,大脚板再度驰骋。

 

作者:长耳兔的小团子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