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头的乌篷船

70人浏览 / 0人评论


  那是一个浅蓝色的初夏,她第一次来到这里,一个山清水秀的南方小镇。在这里,到处洋溢着儒雅的墨香,小桥流水,交相辉映。她随着镇上老者的脚步,跟着母亲,顺着一条蜿蜒的小河,拐进一道小巷。青石板上星星零零洒满了青苔,墙头探出几簇茂盛的枝叶,撒下一片斑驳的树影,在微风中摇曳。
  在小巷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小院,这便是她的新家。母亲把她带进去,指着一个小小的门,对她说:“这就是你的房间了。”“嗯。”装修很简单,不过她已经十分满足了,毕竟,从来到这个小镇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里。
  隐约中,她仿佛听到了一阵悠扬婉转的笛声,她顺着笛声走出巷子,远远地看见桥头,一只乌篷船上,独自坐在一位少年,而那悠扬的笛声,正是他吹出的。
  那少年生的很俊俏:一对丹凤眼,炯炯有神,眼中流露出无限的希望。身着一件白色对襟褂,风,凌乱了他的头发,一丝丝,抚过他的面颊。脸上的两抹绯红,充满了活力与自由,好一个朝气蓬勃的江南少年!
  他看到了她,一个文静淡雅的姑娘。他停止了吹笛,站了起来,不住的向她挥手。她看到了,于是,走向了那只乌篷船。
  他笑了起来,嘴角露出了浅浅的酒窝。“你是刚搬来的吧!”他说,“我叫李谦赫,你呢?”她低下头,小声说:“谭晞。”
  “谭晞,真好听。谁给你起的名字啊?”他说。“嗯……”她犹豫了一下,“我妈妈起的。”“哦。”他笑了笑,又说:“你为什么要搬过来住呢?”她沉默了一会儿,说:“因为……我妈妈在这里有一个老朋友,而且听说这里的环境很好,就搬过来了。”她再次沉默不语。他张了张嘴,还想问些什么,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李谦赫!这孩子,又跑哪去了……”他恍然清醒,发现太阳就要落山了。他匆匆离开,撂下一句:“谭晞,明天见!”  
   谭晞这才意识到已经该回家了。她立即离开了,回到了那个淡雅宁静的小院。
  “妈,我回来了。”她迈进了院子里,“我回房间了。”母亲正在打扫着庭院,根本无暇顾及她。
  她坐在书桌前,静静地看着天色渐渐暗下来。一切都如此宁静,只听见窗外一阵阵的蝉鸣声,少年的身影在她眼前挥之不去,悠扬的笛声依旧在她耳边萦绕。
  不久,她听到隔壁母亲均匀的呼吸声,她意识到,已是深夜了……
  此时,镇外的一座小山丘上,那个少年正在山坡静静地坐着。他靠着一块大石头,认真地看着深夜中的江南小镇。这个秀丽的小镇,在此时,是如此的宁静美好。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艾草的清香,这是初夏的味道,沁人心脾。阵阵蝉鸣,既使得小镇的夜显得更加静谧,又为这个幽雅的小镇抹上了几分夜的神秘。
   他安静的坐着,看着小镇的灯一盏一盏,熄灭。乌篷船不再在水上漂流,都像睡着了似的,静静地依在岸边,如同在外漂流的游子,在夜深人静之时,心,早已飘回了家的码头。
他偶然注意到了那个小院,那个安静,典雅的小院。院中一棵大槐树,枝叶繁茂,在晚风中轻轻摇曳,遮住了明媚的月光,只是撒下一片斑驳迷离的光影。隐隐约约,如同点点星光;遮遮掩掩,仿佛云遮月般带着丝丝缥缈。透过叶间的点点空隙,他看到了那扇小小的窗,昏黄的夜灯,昏昏暗暗,透过窗纸,为窗前的,落满青苔的台阶,蒙上一层薄薄的轻纱。隐约间,他看见窗里,一个晃动的,瘦弱的,少女的身影......
  她全然不知,此时,一个少年正对这江南夜色看的出神。她只是凝视着窗外缥缈的树影,聆听着这江南美好的深夜蝉鸣。渐渐的,晚风吹散了她的思绪,她抬眼,看了看窗外,灯,都已经熄了,她眼前的世界渐渐模糊,她熄了灯......
镇外小山坡上,他,看到了小镇最后一盏灯也灭了。他开始凝视星空,看月旁的云,慢慢地移动,无声地遮住了月,只留一片光晕,在深邃的夜空。辽阔的星河,在他眼前渐渐化为一束模糊的光,夜深了,一切,终究化为宁静......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