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故事

161人浏览 / 0人评论

未命名故事

by Monica老莫

 

写在开头:

纯虚构的故事,写来玩玩的。第一人称叙述。

半年前复健时写的文,所以写得挺迷。大概就是一个关于不想写作业的故事hhh

问我为什么要发?就是准备长期诈尸前更更旧文呗。

———————————————

 

 

如此多的“意外”“凑巧”一起出现,我就知道会有非比寻常的事发生:一个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的晚上,我一个人做着枯燥无聊的作业。桌上的台灯泼出强烈的白光,驱走四周的黑暗。

一道闪电撕破漆黑的天幕,三秒后,雷声如期而至。

引起我注意的是在笔袋旁的那只平衡鸟。雷声过后,它仿佛受到惊吓,双翼不规律地晃动,扣在金字塔尖的鸟嘴发出“嘎呀——嘎呀——”的怪声。

我放下手中的笔,趴在桌子上看着这只鸟。突然,我在金字塔的镜面上看见一个人在我身后。

我一惊,回过头,看见一位女士坐在我的床边。她有着一头黑色短发,身披一件过膝的豹纹大衣,穿着一双高黑靴。正悠闲地翘着二郎腿,低头把玩手中的牌。

 

“你——您好?找谁?”我一连咽了几口水,不知道该拿这位女士怎样好。

“当然是你啊。”她不紧不慢地把手中的牌放一边,抬起头,目光定在我身上。

“我认识你吗?”

女士不屑地撇撇嘴,把那副牌扔到桌面上。

我转回去。那副牌竟整整齐齐地,自动在桌面上排成一列。我粗略地瞅了一眼,几乎摔下椅子。

“你怎么认识我和我的朋友?你是谁?”我急切地问道,盯着她的眼睛。

 

“啧,”她挑挑眉,“你猜。”

“我可不想玩猜谜游戏。”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瞪了她一眼。

“不够明显吗?”她站起身来,像一堵墙似的站在我面前,收回了那副牌。

“轰隆!”天上仿佛在打鼓,闪电对着大地狠狠地踹了一脚。半边天被照亮了。

 

她不说话,翡翠色的眼睛缓缓地流淌着一抹嘲讽。说实话,她的眼睛挺好看,我打赌不论是老是少,是男是女,都会被这对深邃的翡翠迷得神魂颠倒——如果没有那抹嘲讽。

 

台灯熄灭了。

 

忽然,有什么从我身旁掠过,刮起的风吹乱了我的头发。就在那一瞬,脑海发出了响亮的爆炸声。

 

头痛像汹涌的波涛一样袭来。我能感觉到自己的面部已扭曲成一团,手

在空中乱晃,两眼不由自主地瞪得老大。我感到自己被什么力量往后扯,身体不禁向后仰,双眼一黑,失去知觉。

 

我——醒——了。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我飘浮在半空中。一只蝴蝶,翅膀深蓝色的蝴蝶,发着微弱的光,趴在我的手上。

四周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我正往下坠,一直坠落,一直坠落……这貌似是一个无底洞。

 

“我需要一点光。”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我便发现蝴蝶停着的手上已经提了一盏灯。柔和的灯光轻轻地拨开了四周的黑暗。

我听见了水声。一条清澈的小溪映入眼帘。

我飘了过去,溪边有一座小木屋。木屋的烟囱呼出缕缕炊烟。

我没有注意到手上的灯悄然消失了。

“吱——呀”木屋的门打开了。一位黑发姑娘笑容灿烂地走了出来。“嗨!早上好啊!”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两个月前,我作为阿西妮最好的朋友之一,抬着她的棺材送她最后一程。手抖得厉害,忍着的泪最终还是不争气地从眼角滑落。她安详地躺在大木盒子里,仿佛只是一个沉睡的人,随时会醒来,睁开那对和贝加尔湖一样蓝的眼睛。

我缓缓地从半空降下来,站在地上。阿西妮欢快地眨着贝加尔湖蓝的双眼,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向我走来。

我愣住了,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阿西妮把双手搁在我的肩上,抬头看着我。纯洁的蓝眼睛突然闪过一丝震惊和无奈。“你怎么哭了?”她皱着眉头,“发生了什么?”

“我很想你……”我哽咽了,声音止不住地颤抖,“出席了你的葬礼……”

阿西妮用手背擦了擦我的泪,沉默了一会。“我很抱歉。你一定很难受吧。”她拿起我的一只手,“但……你不觉得现在我站在这,是不真实的吗?”

“管它呢。这有郊外,小溪,木屋,朋友。”

阿西妮突然严肃起来。

她用一个略为悲哀的口吻说道,“这些都是你自己的幻觉。”

“你仔细想想吧。郊外——一个你很向往的地方;小溪——你喜欢在小溪边玩;木屋——你对乡村生活充满好奇;而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之一,恰好在两个月前去世。”

我咬紧嘴唇,她说得没错。

“回去吧,不要留恋这儿。”阿西妮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很难让我相信这一切都仅仅是我的幻觉。“再见。”她嘴角上扬,挥挥手。

 

小溪消失了,木屋消失了,阿西妮也消失了。

我又回到黑暗。手上仍停留着那只蓝蝴蝶。这次,蓝蝴蝶飞离了我的手,朝远方飞去。

“祝你好运。”

 

我被一股力拉出了黑暗。当我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椅子上。作业摊在炽烈的白光灯下,窗外的狂风吹不要命似的撞击着玻璃。

“怎样?”一个熟悉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我知道你了,”我微笑着看向她,“喜欢拎出人们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并以此为乐趣,不知害了多少人一辈子困在了他们的幻觉中——”

“欲望,你好啊。”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