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泉文言文版

276人浏览 / 0人评论

运泉在一处魔法园之一座高山之上,周围墙立,被强之魔法保。

每年一次,于昼最长之日之日出没间,有一不幸者得至运泉,在水中浴,得永之运。

话说日,天明前,百千人自国诸至园之墙外。此人有男有女,有富有贫,或老或幼,有能魔法之,亦有不魔法之,聚其暗中,人皆冀其入园之幸儿为。

有三女巫,各带沉甸甸之忧,于众外聚,其候日出,且相诉着己之苦。

第一个女巫曰阿莎,其有治,无医能直。其愿运泉能消其状,赐福寿。

第二女巫曰艾尔蒂达,其家、其金与其魔杖皆为一邪之魔法师夺矣。其愿运泉以自贫与弱炭。

第三女巫曰阿玛塔,其为己深爱之男子弃之矣,觉心之痛永不愈。其愿运泉能缓其痛与思。

三个女人相怜,其翕然许,若运至其头上,其将合起,争往运泉。

一抹光照于天。壁上开了一条缝。人力相排,人皆尖声叫,乞得运泉之贶。园里之蔓延之出,在挤之人群里蜿蜒而,绕了一个女巫阿莎。阿莎执二艾尔蒂巫达之腕,艾尔蒂达又揽阿玛塔之第三女巫袍。

然而,阿玛塔为一恶之骑之甲而止,其实胯下骑一匹马骨立者。

蔓牵三巫透壁之隙,驺亦被拉得堕了瘦马,与之俱进了园。

望之人发愤之号,于平旦之气里传。然后,随苑囿之围复合,众人静之。

阿莎与艾尔蒂达甚生阿玛塔之一气,遂误以驺亦带了入。

“一人能于运泉里洗浴!要在我中择一人已难矣,今又加一个!”。”

此时,不幸爵士——实在墙外之世谓此名——见此三人为女巫,而其不能魔法,亦无格斗、舞剑之巧艺,非所以高世之才非魔法者,其自谓必过三人,不及运泉。乃称欲退,至墙外去。

听了此言,阿玛塔怒。

“懦弱!”。”其骂詈之,“拔出子剑来,骑士,助我至而!”。”

于是,三女巫与怜之骑敢入矣魔法园林地。在日月之径两,多奇花异卉、珍果之。其一路畅通无阻,至于运泉其山下。

然而,一巨者白蚓盘丘下,其两目失明,身体餐。其近时,其与一张污之面转之,出于下此语:

向我效汝之苦。

不幸爵士拔剑,欲杀此妖,然刃折矣,然后艾尔蒂达朝失去石蚓,阿莎与阿玛塔年矣诸咒而制之若敌,而其所魔杖之力如艾尔蒂达之石与骑之剑也无用:蚯蚓即不肯听以。

日在空中升越高,阿莎绝望地哭泣。

此,大蚯蚓面伏阿莎之面,啜饮著其颊上的泪。蚯蚓之渴得解,徐行至侧,入一地不见矣。

三女巫与骑见蚓少,甚喜,始往山上去,所以必于午前至运泉。

然而,待上危崖之半山时,彼见前之地刻着一行字:

以汝之劳实与我。

不幸爵士出之其一枚硬币,放在草坡之上,而钱颓者,不复见矣。三女巫与骑继上,虽其数少而去,而一步亦未进。山巅犹远,其前之地官然刻其字一行。

日扫之顶,始以远之地落,彼皆惭沮,然艾尔蒂达走得比他人更向、益力,其犹促他人之同为,虽在魔法山上一步不进。

“勇气,友,勿弃去!”。”其呼之曰,拭去额上的汗。

亮晶晶的汗落在地上,当其道之一行字亡矣,其自见又能续上也。

第二障矣,其说甚矣,以最速者速往顶趋,卒见之运泉,其如水晶也在草木之间熠。

然而,不比至泉,而遇一水。此水环山,隔绝其路。在清流深处,有一块滑石之,上有此一行字:

以尔昔之财与我。

不幸爵士欲坐其干影河去,而干没,三女巫以爵士自河中引之,然后,其欲自河上一跃而过,而不使之通川。此时,日在空中落愈下矣。

始思石其言也,阿玛塔第一悟。

其拔魔杖,自脑海里抽之与其夫亡之情人共济之有乐时,以之投了流之水。激以此记去,河中有数块踏脚石,三女巫与骑卒能去顶矣。

运泉在其前光,周所未见之奇花异卉,艳惊人。天出红宝石之光,今宜定谁令浴矣。即其决前,虚者阿莎仆地。至山顶之此行甚苦矣,其已奄然。

其三人欲舁至运泉,而阿莎浑身痛,求之勿触之。

此艾尔蒂达急采之以为有效之药有,与其在穷爵士之水葫芦里调矣,食入阿莎之口。

阿莎即能起矣。而且,其治之诸证皆去。

“我痊!”。”其大言曰,“我不须运泉也——使艾尔蒂达浴乎!”。”

而艾尔蒂达正忙采多之药,置其犊鼻中。

“既然我能愈此疾,我能挣得多金!使阿玛塔浴乎!”

不幸爵士鞠了一躬,是以阿玛塔朝泉而去,而阿玛塔摇了摇头。水漂之对于所有思,其始见,其何忍,何无义,能去其实一种福。

“吉人之先生,汝往浴乎,为君侠行之报!”其谓病爵士曰。

于是,于日之后数道照中,骑士铿铿锵而往,在运泉里浴。其惊自见成了千里挑一的幸运奴儿,变为此不可思议之善运气觉飘飘然。

日沉于地下,不幸爵士自水中出,身耀而悦之光。其衣锈迹赭之甲,仆于阿玛塔下,觉阿玛塔所见之最良最美。喜得赧之,向之求婚,求其芳心。阿玛塔亦喜,意识到自己有一个可以心相许之男。

三女巫与骑臂,同下山去。

四人大福地生久,而其谁知,亦尝疑之,实运泉之泉一魔法无。

 

原文 好运泉在一处魔法园林的一座高高的小山上,周围高墙耸立,受到强大的魔法保护。
  每年一次,在白天最长的那一天的日出和日落之间,仅有一个不幸的人有机会来到好运泉边,在水中洗浴,得到永久的好运。
  话说那天,天亮之前,成百上千的人从王国各处来到园林的墙外。这些人有男有女,有富有穷,有老有幼,有会魔法的,也有不会魔法的,他们聚集在黑暗中,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成为那个进入园林的幸运儿。
  有三个女巫,各自带着沉甸甸的忧伤,在人群外聚到一起,她们一边等候日出,一边互相诉说着自己的痛苦。
  第一个女巫叫阿莎,她身患绝症,没有医生能够一直。她希望好运泉能够消除她的症状,赐她幸福长寿。
  第二个女巫叫艾尔蒂达,她的家、她的金子和她的魔杖都被一位邪恶的魔法师夺走了。她希望好运泉能把她从贫穷和软弱中解救出来。
  第三个女巫叫阿玛塔,她被自己深爱的男人抛弃了,觉得内心的伤痛永远无法愈合。她希望好运泉能够缓解她的痛苦和思念。
  三个女人互相同情,她们一致同意,如果好运降临到她们头上,她们要团结起来,争取一起去好运泉。
  第一抹阳光照亮了天空。墙壁上裂开了一条缝。人群拼命往前挤,每个人都尖声叫嚷着,恳求得到好运泉的赐福。园林里的藤蔓伸了出来,在拥挤的人群里弯弯曲曲地延伸着,缠住了第一个女巫阿莎。阿莎抓住第二个女巫艾尔蒂达的手腕,艾尔蒂达又紧紧抓住第三个女巫阿玛塔的长袍。
  可是,阿玛塔被一个愁眉苦脸的骑士的盔甲绊住了,其实胯下骑着一匹瘦骨嶙峋的马。
  藤蔓拉扯着三个女巫穿过墙上的裂缝,那个骑士也被拉得摔下了瘦马,跟她们一起进了园林。
  失望的人群发出愤怒的喊叫,在清晨的空气里回荡。然后,随着园林的围墙再次闭合,人群安静下来。
  阿莎和艾尔蒂达很生阿玛塔的气,她竟然不小心把那个骑士也带了进来。
  “只有一个人能在好运泉里洗浴!要在我们中间挑一个人已经够难的了,现在又加了一个!”
  这个时候,倒霉爵士——其实在围墙外的世界就叫这个名字——发现这三个女人是女巫,而他不会魔法,也没有格斗和舞剑的高超技艺,不具备任何能使非魔法者出类拔萃的才能,她认为自己肯定比不过三个女人,到不了好运泉。于是他宣称自己打算退出,回到围墙外面去。
  听了这话,阿玛塔非常生气。
  “懦弱!”她责骂他,“拔出你的剑来,骑士,帮助我们到达目的地!”
  于是,三个女巫和可怜的骑士大胆地走进了魔法园林。在阳光照耀的小路两边,生长着茂密的奇花异草和珍稀果树。他们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好运泉所在的小山脚下。
  然而,一条巨大的白色蚯蚓盘绕在山丘下,它双目失明,身体臃肿。他们走近时,它吧一张肮脏的脸转向他们,说出了下面这句话:
  向我证明你的痛苦。
  倒霉爵士拔出宝剑,想杀死这个妖怪,但是剑刃折断了,然后艾尔蒂达朝蚯蚓丢去石头,阿莎和阿玛塔年了各种咒语去制服它或迷惑它,可是她们的魔杖的力量就像艾尔蒂达的石头和骑士的宝剑一样毫无作用:蚯蚓就是不肯让他们通过。
  太阳在天空中越升越高,阿莎绝望地哭了起来。
  这是,大蚯蚓把脸贴在阿莎的脸上,啜饮着她面颊上的泪水。蚯蚓的焦渴得到了缓解,慢慢地挪动到一旁,钻进一个地洞不见了。
  三个女巫和骑士看到蚯蚓小时候,非常高兴,开始往小山上爬去,他们以为肯定能在中午之前赶到好运泉。
  然而,待爬到陡崖的半山腰时,他们看到前面的地上刻着一行字:
  把你的劳动果实给我。
  倒霉爵士拿出他唯一的一枚硬币,放在山坡的草地上,可是钱币滚落开去,不见了。三个女巫和骑士继续往上爬,但尽管他们又走了好几个小时,却一步也没有前进。山顶还是那样遥远,他们面前的地上任然刻着那一行字。
  太阳掠过他们的头顶,开始向远处的地平线滑落,他们都感到灰心丧气,但是艾尔蒂达走得比其他人更快、更加卖力,她还催促其他人像她一样做,尽管她在魔法山上一步也没有前进。
  “勇气,朋友们,不要放弃!”她喊道,一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亮晶晶的汗水落在地上,挡住他们道路的那一行字消失了,他们发现自己又能继续上山了。
  清楚了第二个障碍,他们高兴极了,以最快的速度往山顶赶去,最后终于看见了好运泉,它像水晶一样在树木花草之间闪闪烁烁。
  可是,没等他们来到泉边,却遇到了一条河。这条河环绕山顶,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在清澈的河水深处,有一块光滑的石头,上面显出这样一行字:
  把你过去的财富给我。
  倒霉爵士想坐着他的盾牌飘过河去,可是盾牌沉入了水中,三个女巫把爵士从河里拉了上来,然后,她们自己想从河上一跃而过,然而河流不让她们通过。这个时候,太阳在天空中越落越低了。
  于是他们开始思索石头上那句话的意思,阿玛塔第一个明白过来。
  她拔出魔杖,从脑海里抽出她和她那位消失的情人一起度过的所有快乐时光,把它们丢进了流淌的河水。激流把这些记忆带走了,河里出现了几块踏脚石,三个女巫和骑士终于能过河去山顶了。
  好运泉在他们面前闪闪发亮,周围是他们没见过的奇花异草,美艳惊人。天空翻出红宝石般的光芒,现在应该决定让谁洗浴了。就在他们作出决定前,虚弱的阿莎昏倒在地上。到达山顶的这一路太辛苦了,她已经奄奄一息。
  她的三个朋友想把她抬到好运泉旁,可是阿莎浑身剧痛,恳求他们不要碰她。
  这是艾尔蒂达赶紧去采摘所有她认为有效的草药,吧它们放在倒霉爵士的水葫芦里调匀了,喂进阿莎的嘴里。
  阿莎立刻能够站起来了。而且,她的绝症的所有症状都消失了。
  “我痊愈了!”她大声说,“我不需要好运泉了——让艾尔蒂达洗浴吧!”
  可是艾尔蒂达正忙着采摘更多的草药,放在她的围裙里。
  “既然我能治愈这种疾病,我就能挣到很多金子!让阿玛塔洗浴吧!”
  倒霉爵士鞠了一个躬,是以阿玛塔朝泉水走去,可是阿玛塔摇了摇头。河水冲走了她对恋人的所有思念,她这才发现,他是多么冷酷,多么无情无义,能够摆脱他实在是一种幸福。
  “善良的先生,你去洗浴吧,作为对你侠义行为的报偿!”她对倒霉爵士说。
  于是,在夕阳的最后几道余晖中,骑士铿铿锵锵地走上前去,在好运泉里洗了澡。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成了千里挑一的幸运儿,变为这不可思议的好运气感到飘飘然。
  太阳沉落到地平线下,倒霉爵士从泉水里走出来,周身闪耀着喜悦的光芒。他穿着锈迹斑斑的盔甲,扑倒在阿玛塔脚下,觉得阿玛塔是他见过的最善良最美丽的女人。他兴奋得满脸通红,向她求婚,请求得到她的芳心。阿玛塔也非常高兴,意识到自己发现了一个值得以心相许的男人。
  三个女巫和骑士手挽手,一起朝山下走去。
  四个人非常幸福地活了很久,可他们谁也不知道,也从未怀疑过,其实好运泉的泉水一点魔法也没有。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