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琦君《髻》有感

134人浏览 / 0人评论

一缕青丝,一场爱恨情仇,一生叹

——读琦君《髻》有感

 

一把黄杨木梳,梳不顺母亲的思绪,一瓶双妹牌发油,抹不去母亲的失落.....

母亲有一头如云的青丝,父亲很喜欢,可这一切在父亲带回一位姨娘后就都变了。

姨娘也有一头如云的青丝,而且比母亲的还美。

姨娘还酷爱打扮,还专门请了一位太太来梳头,抹着最新款的发油,着鲜艳的旗袍,化着浓妆,引的父亲爱怜有加。

在姨娘的反衬下,母亲那头如云的青丝一下子变得黯淡无光,从此,三十岁左右的母亲梳起了六七十岁老太太式的鲍鱼头。

母亲亦不作声,母亲虽是正房太大,却是一位乡下妇女,受封建思想的影响,她不得不忍气吞声。

而姨娘呢,年轻、貌美,有些许风尘,风情万种,每日梳着不同的发髻,喷着各种味道的香水,佩戴着时髦的首饰,惹得父亲好不喜欢。

母亲没有半句怨言,并不是因为母亲心大,不是因为母亲并不看重这些,也不是因为母亲不想得到丈夫的爱,而是因为母亲没有权力,没有勇气,更没有资格在那男尊女卑的时代,对自己的丈夫有半点不悦。但母亲是无奈的,她无奈自己没有为自己争取的权力,她无奈自己的爱被夺走,可她也只能顺着丈夫的心意。

母亲是对姨娘并不冷淡,却也不热情,她不想家中充满烟火气,她怕引得父亲不悦;但她也不想与这个夺走她应得爱的女人有半点交情。

姨娘送了母亲一瓶最新款的发油,母亲嫌味儿不好,便放在了床头;姨娘也为母亲请了一位梳头的太太,没过几日,母亲也把太太打发走了。但母亲哪里是嫌弃发油味儿不好,哪里不想梳好看的发髻,只是不大喜欢姨娘罢了。

后来父亲死了,姨娘也不再风光,她是这场爱情中最受伤的人。母亲和父亲是结发夫妻,目的就是安稳度日,而姨娘最终还是爱着父亲能给予她的荣华富贵。

父亲走后,姨娘如云般的青丝也变得黯淡无光。发髻样式也只是简简单单的香蕉卷。青丝已变成了白发;姨娘也不再着鲜艳的旗袍,不再抹最新款的发油,不再爱梳妆打扮姿态也不再风情万种,她能做的就只有与母亲相依。

母亲亦放下了过往那些事,与姨娘相依一直到死去。

   髻更人亦变,往事如云迁,爱着荣华富贵的姨娘,最终也沦落到了平淡,母亲最终也放下了心中的恩恩怨怨;她们也如世人那样,没有逃过世俗变迁;世事如姨娘年轻时的髻一般快速变化,往事如同天上的云彩,风拂过便散的无影无踪不留一点儿痕迹······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