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脚板观察叉子笔记,又称“詹姆炸呼呼的小问题”

306人浏览 / 0人评论

大脚板观察叉子笔记,又称“詹姆炸呼呼的小问题”

作者:奇莉娅

 

读前须知:此篇以小天狼星视角叙以詹姆为主的掠夺者!且设定为亲世代的五年级。给我意难平的亲世代少年们!

 

 

7:00

我那个舍友(同时也是My best friend)真的很狂傲你知道吧?尤其狂傲的是他那头乱蓬蓬的黑发,时时刻刻跟刚从飞天扫帚上跳下来又同巨怪干了一架一样———注意,我说的这个“干架”不是指魔法降伏,而是指抱着巨怪脖子满地打滚儿。

偏偏这家伙还跟不自知似的,每天早上咂摸着嘴儿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镜子臭美地捣鼓头发。

这过程要持续大约一刻钟。

之后詹姆会顶着他那头刺猬毛骄傲地溜达出男生宿舍,估计他一时间觉得自己就是全格兰芬多休息室最靓的那颗星。

我们的好伙计月亮脸曾对他提出过衷心建议:“老兄,要不你还是去试试洛哈特柔顺洗发水吧?”

这时詹姆会潇洒地一甩头:“你不懂,莱姆斯,这是——属于波特的浪漫!”

 

 

7:30

去礼堂吃早餐。

众所周知这是猫头鹰发放邮件的时间。 我是没什么信可收——我的“家人”——那帮黑魔法头子——只在一年级开学的第一天给我寄了一封吼叫信(“家族的败类!耻辱!你这叛徒怎么能去格兰芬多!”信封豁口处传来我母亲的怒吼)就再没了动静,希望他们是失踪了——当然,如果能在今天的预言家日报上看到其中的哪位被捕入阿兹卡班的消息,那会更令人开心。

而詹姆不一样,他天天都能收到从家里寄来的大量零食:比比多味豆、姜饼、柠檬雪宝……满满当当地摞成一座小山。但我也猜测过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另外三人比较能吃。

“嘿!大脚板,你狗毛飘进我南瓜汤里啦!最近是不是犬科动物换毛季?要不你跟我一样把头发剪短吧?”

“胡扯,叉子。我看你就是妒忌我的秀发。”

 

 

8:20

魔咒课

詹姆只在吃饭时维持了会儿精神,现在又开始犯困。早早完成弗利维教授布置的任务后开始打哈哈,百无聊赖地拨拉前排莱姆斯头发玩。 “你也开始掉毛了啊莱姆斯,你说我收集一把狼毛能不能做成个毛领杉?”

惨遭詹姆“毒手”的好学生莱姆斯当时正在跟自己的施咒物较劲,他闻言甩甩脑袋,抽出食指放在嘴边示意詹姆说这种事情的时候要小声一点。

然后詹姆继续进入无所事事的状态,把下巴磕在桌面上准备开始打瞌睡。

“过来,bro。”我突然灵光一现,拨过詹姆的肩膀。

“在你进入梦乡与梅林约会前,我们还需要一个保证学院分的小措施。”

哦,得了吧,我们都知道要是彼此关心学院分就怪了。

“啥…?”不过詹姆还是很给面子地挣扎开那双棕褐色的朦胧双眼。

“闭上眼,凑近点。”我把彼得的羽毛笔吸足了墨,开始往詹姆上眼皮上画一对眼睛。

“好了,现在你即使闭着眼也会拥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末了,我还添上几笔长睫毛。

“哦!詹姆,你看上去精神抖擞——而且,更英俊了!”我用发现新大陆的夸张语气怪叫道。

“真的吗!谢谢你,西里斯!太机智了!”

“真的,连伊万斯都往你这边多看了几眼,一定是被你的帅气吸引了!” 詹姆听到这儿非常受用,他想了想,摆了个自认为酷呆了的姿势准备装睡。

“她还在看吗,西里斯?”

“在呢在呢,我想她简直要被你迷倒了——不,别睁眼,詹姆。对,对就保持这样,睡吧。”

好兄弟。

 

 

13:00

掠夺者小团体的黑湖散步时间。

说是散步,其实是找个借口聚在一起鼓捣那张神奇地图。 此时的地图已经到了竣工阶段,现知的最后一个密道也被詹姆用他偷来的“祖传魔法墨水”勾上线描绘干净。于是我们开始琢磨着为地图命名。

“叫做‘霍格沃茨密道一览图纸’怎么样?”彼得提议。

“不行,太直白。叫‘20世纪巫师世界最伟大发明’吧。”

“谁会起这种怪名字?还是叫‘掠夺者的夜游神器’比较好。”

“我觉得‘躲避费尔奇神图’也不错!”

“‘穿梭于霍格沃茨的108条路线’。”

“‘通往霍格莫德的秘诀’。”

最后是莱姆斯发话定了音:“要不,就叫‘活点地图’吧。”

詹姆挥舞着双臂给予肯定,于是我们迎来了给地图施加最后一道咒语的神圣时刻。

魔杖尖点点牛皮纸面:

“尖头叉子,大脚板,月亮脸与虫尾巴。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2:00

黑魔法防御课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那句名言说得好:上课就是什么来着?对,上课就是摸鱼。更何况我俩对于黑魔法防御术天赋异禀! 所以在别人练习“除你武器”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玩点真正刺激的

——比如巫师决斗!

这可不是我提出来的,是詹姆在魔咒课上睡足了导致现在过于亢奋引起的! 他怪叫着冲过来把“万弹齐发”打在我肚子上,于是我用咧嘴呼啦啦回敬。这家伙鬼得很,竟是在我腾空绑头发时飞来鼻涕虫咒!…well,我对自己的塔朗泰拉舞咒还是蛮自信的。于是詹姆脚下踏着踢踏舞朝我飞扑过来,我俩在教室的木板地上扭打到一起——倒也不是真的那种你死我活的狠打,就是那场面在外人看来,或许是着实骇人。

“好了好了,你俩没为此被关禁闭已经很幸运了。”莱姆斯拍拍我的肩膀如是道,当时詹姆正带着自己那挂彩的脸蛋同教授辩解。

 

 

7:30

晚饭后迎来一个大解放。 具体表现为掠夺者四人不约而同地在四楼陈列室相聚。

从这里撬开维罗娜的雕像后隐藏的活板门就会发现一条通往霍格莫德的暗路。 活板门的另一头是糖果店拐角处的暗墙,常年的炊烟缭绕把墙壁薰得黑乎乎一片。沿着巷子一直走下去就是三把扫帚酒吧。

找到熟悉的角落(巨大朵丽张贴画下的方桌)落座,只要当天不是满月,这就是掠夺者们的晚间聚会时间。

在莱姆斯“莫贪杯”的温馨提示和酒馆熙熙攘攘的吵闹声中,就属詹姆“再来四扎!”的声音最洪亮。 黄油啤酒并不醉人,于是詹姆不顾月亮脸的反对提出了点些别的饮品的提议。

 

 

9:00

因为酒精作用而面色绯红的詹姆一只脚踏在桌子上,拿着空瓶子充当麻瓜们用的话筒开始抒发自己“对莉莉深沉爱”。并用山路般波折古怪的嗓调忘情地唱了首他最讨厌的歌手的歌:《你用魔法勾走了我的心》。

“……哦,我可怜的心,它去了哪里?  

 它离开了我,被魔法勾去…嗝  

 而今你已把它撕破  

 请把我的心还给我……”

彼得夸张地鼓掌叫好;我则毫不吝啬地发出“噫~”的嘲讽;莱姆斯把头埋在臂窝里已经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

詹姆倒也不生气,他摇摇晃晃地坐下来,把那个空酒瓶塞进我手里,大力拍我的后背:“西里斯也得讲几句!”

我握着酒瓶对詹姆挑了一下眉。

“讲什么都行,大脚板!”

对醉鬼是不能讲道理的,对醉狗也是。 我扔下詹姆的假话筒酒瓶,捡起魔杖对着自己喉咙来了个“声音洪亮”:

“咳咳…” 这绝对会是凌驾于所有嘈杂声音之上的最神圣嘹亮的声音,

 

 

“…让布莱克家族的纯血败类与伪君子们通通进阿兹卡班与摄魂怪舌吻吧——!!!”

 

 

 

end

作者:奇莉娅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