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昼与夜

120人浏览 / 0人评论

昼与夜

自己画的图,没有手绘板,体谅

 

一个隐喻:昼是张扬的光芒四射的GG,夜是隐忍的安静的AD

题记全部引自《飞鸟集》

正文是GG的视角,题记是AD的视角

 

 

一、朝阳

——夜与星空投入白昼的怀抱

 

你的名字的甜蜜充溢着我的心,而我忘掉了我自己的——就像你的早晨的太阳升起时,那大雾便消失了。

晨间的太阳缓缓升起,夜的雾气在晨光中消散,草尖的露水轻轻颤动。孤寂的夜的天空,迎来了他的朝阳,然后明亮起来,星星在远方的天空,渐渐没入日的光辉

——黑夜在投入白昼的怀抱。

光划过云端,温和地勾勒出溪水边两个少年的身影,在他们身后留下很长很长的影子。他们身旁的绿草,因为金黄色的朝霞,而有了一种明亮的嫩绿色。

两个少年举起魔杖,杖尖轻轻碰在一起,发光金色的丝带从两根魔杖中冒出,然后两股丝线绕在一起,

绕成三角,圆,竖线。

少年们低声地,诗一般地吟诵道:“For the greater goods.”

草地上的影子在晃动

——褐发的少年,在投入一只温暖的,金色的大鸟的怀抱。

他们以为,他们能一直这样。

一直到夕阳西下,一直到无数个昼夜之后,

一直到永远。

 

二、正午

——昼的肆虐

 

夜对太阳说:“在月亮里,你给了我你的情书” “我已经在绿草里给了你含着泪滴的回答。”

正午的太阳炙烤着巴黎的街道,树木在痛苦地呻吟,阳光在蒸干它们的水分。但一切都显得格外明亮,清晰,甚至是刺眼。

昔日河边的那个金发少年,脸上已开始浮现沧桑,黑色的风衣笼住他阴沉而意气风发的神色。他的手中握着一根古老的,显是被无数人把玩过的魔杖,魔杖斜指着地面,身后跟着他的圣徒们。

如果昔日投入他怀中的恋人此刻在场,必定会用“英姿飒爽”四个字形容他。

但是,昔日的恋人再也不会站在他的身旁了。

魔杖被举起之时,整个巴黎都会被笼罩在黑纱之下,他要让整个巴黎见证他的召唤。

他如烈日,整个欧洲都屈服或崇拜于他的光芒之下,但他唯独不能将他的光芒再次照进夜的宁静。

他的魔杖被举起,所有人都觉得他志得意满,而他的眼底却是一抹深刻的,无法抹去的黯然。

他心中所想,乃是日月同天。

 

三、风雨

——决战

 

昨夜的风雨给今天的早晨戴上了金色的和平

他从未想到,他的恋人会用魔杖指着他。

那只他曾经无比熟悉的,修长的手,握着那根他曾经无比熟悉的魔杖,竟会用来指向他,向他决战。

古老的魔杖上不可打败的魔法,在内心的震荡与骤然的软弱之下,一无所用。

风雨骤来。

黑夜的使者化作滚滚黑云,骤然在天边出现,席卷着万千凌厉的风。像是风暴中的滔天海浪,然后淹没了不可一世的白日。光芒骤然消失,万物陷入一种近乎夜的暗沉。

云间透出的最后一丝阳光,穿透下来,扫在杂在那久负盛名的金发中的些许白发上,然后是一双被镣铐锁在背后的手,然后,阳光迅速消失,黑云遮蔽了一切。

 

四、暮色

——昼的忏悔

 

你曾经带领着我,穿过我的白天的拥挤不堪的旅程,而到达了我的黄昏的孤寂之境。

在通宵的寂静里,我等待着它的意义。

在这里,纽蒙迦德,

他仿佛看见,石壁上的苔藓生长起来,又慢慢枯死,再次生长,又再次枯萎,无数次,无数次。

他仿佛看见,雨过天晴,然后又是雨,再是晴,无数次,无数次。

他仿佛看见,石质的墙,在被雨点一次次的冲刷下,在苔藓一次次的生根下,侵蚀,破损。

…………

在这里,永恒化作了一瞬。

骄傲的太阳,在这里忏悔了。

他说:

当我青春年少时,我以为我知道什么是爱,

但当我的爱人颓然倒地时,我却离开了他;

当我垂垂老矣时,我才真正懂得什么是爱,

所以这一次,纵是一死,也在所不辞。

死亡,是永恒的,

但比死亡更久远的,是爱。

我手中的每一滴鲜血,

都需要我,在这里,

把时光弃如敝履,

让自己慢慢腐烂,

慢慢被遗忘,

去偿还。

 

五、夕阳

——白昼更加深沉地投入黑夜之中

 

我的昼间之花,落下它那被遗忘的花瓣。在黄昏中,这花成熟为一颗记忆的金果。

一切的最后。

暮色西沉,黄昏正在到来,天空被最后一点夕阳染成暗红深紫的颜色。

“……你此行毫无意义,我从未拥有过它”

“杀了我吧,伏地魔,我很高兴去死!但是我的死不会带来你所寻找的东西……有很多东西你不明白……”

“杀了我吧!”

绿色的光,淹没了夕阳最后的颜色。

“……或许不让他闯进你的坟墓?”

邓布利多擦了擦眼睛。

静悄悄的黑夜具有母亲的美丽,而吵闹的白天具有孩子的美

 

作者:清梦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