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奇景

111人浏览 / 0人评论

春日奇景

作者:玛尔塔今天当机皇

 

  想想往年的春天,基本都是春节过后还要好久才来;可是今年似乎早了许多,刚过了年便有了暖意。

  记得之前,每到了初春,家楼下路旁的两行树便早就把所有叶子抖到地上,然后过几天便换上了一身嫩绿的衣裳,散发着满满的生机,如果把路两行树全部连起来看,就是一座浪漫的生命之桥,只可惜,这样的景色顶多撑个十几天,日子一过,新衣服就变成旧衣服了。今年估计是因为这些树之间闹了什么矛盾,颜色有些不同,最靠近十字路口的那棵早早地换上了新衣,挨着它的那棵也开始长新叶子了,好多还是原先的深绿,不过还有几棵不知怎的换上了一身秋天的金衣,若是连成一片,估计会让人怀疑是不是已入深秋。不过今年可能没机会再看到往年的奇景,想来也算可惜。

  今年的奇事儿还不只一个。想想之前,到了下半学期开学的时候,总是可以看到好多地方的木棉花开了;而今年则更奇怪了,去东湖公园的时候,可以看到那里的木棉花开得热热闹闹的,可回来看看小区里的木棉树,还没把叶子的位置腾出来给花呢,大概是太阳照的角度变了吧?

  去了阳台上,那两盆牡丹花刚刚开完一波,正在休养生息。记得之前,我总是叹息没能和爷爷奶奶到洛阳去看牡丹花,因为牡丹花花期正好是我上学的时候,可今年,爷爷不知道从哪弄来好多盆带花苞的牡丹花,说只要好好养,它就能在除夕左右开花,许是深圳气候不同,它还真的开了,开得很旺,真个是“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现在花期过了,那倾国倾城的花渐渐凋零,旁的花凋谢都是慢慢低下头来,让花瓣好好地掉到地上,而牡丹却是昂着头,任花瓣枯落,也不肯漏出她的花托,丝毫没有失去她的尊贵气质,也难怪以前的那些人们如此宠幸牡丹了。

  想想去年这个时候,书桌上那棵长寿花开得正旺,在我那养了一段时间又移栽出去,也正到了花期。过去一看,那花开得正红艳,一小朵一小朵凑起来,便成了一团红红的火,在那静静地燃烧着。可原先也有一盆放在外面的,却一个花苞也没长,妈妈看它成了这样,又看看另一盆,便二话不说把那盆没开花的放到了我房间,把另一盆移植了,大概是希望它也能长好一点吧。

  春天本就生机勃勃,可今年倒开始有些奇异了,也许是在疫情的影响下,变的除了人,还有这些和人一起朝夕相处的生命吧。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