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秋】——一曲梁祝,生死相隔

192人浏览 / 0人评论

【塞秋】——一曲梁祝,生死相隔

作者:斯莉大旗护旗手

(人物设定可能会于原著有出入,大家不必较真)

(时间设定在霍格沃茨大战三年后)

       在秋的心里,这场演出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对于古琴,她有一种仿佛是天生的灵性,所有人都这样赞美她。可是,恐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中的深意。霍格沃茨大战后,她义无反顾地回到了中国,对于一些人来说,某些东西是切不断的。

IMG_0177.jpeg

       看了一眼人山人海的观众席,秋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寻找着什么,没有他的存在,就算再拥挤的观众席也显得有些空荡荡的。没有用的,放下吧,这样对我们都好。秋长舒了一口气,双手轻拂过身下的古琴。那么,开始吧。秋缓缓坐下,如一只轻盈的蝶儿,轻轻落到了古琴后的长凳上。

       手起。琴响。

       纤纤素手,轻轻一拨。舞台似乎渐渐远去,音乐拥着抚琴人躲开红尘,躲开哗杂,轻轻弹奏。

       对,是那曲梁祝。但,又与那时的不一样。

       记忆还旋转在浮躁之中,潺潺的流水已开始清澈地舔舐耳膜。时间,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夏天,郁郁葱葱的森林环在秋的身旁,隐隐约约、如梦如幻。

       那年七月,秋漂洋过海来到了英国,她不敢奢望这个陌生的地方成为她能永远依赖的家,她不能适应,这里,没有她的根。似乎是命运在捣鬼,初来乍到的秋竟然接到了一封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邀请函———魔法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也不知是福是祸,她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踏进了霍格沃茨的大门。

       通过几番协调,邓布利多教授终于同意她把唯一能让她回忆起家乡的古琴带进霍格沃茨,闲暇时,她便在禁林的边缘弹奏,默默无闻,如同身边那条无人知晓的小溪。

       如鸾一般,秋总是独来独往,她不敢奢望别人对于她的孤独有一丝丝的施舍。信任、陪伴、哪怕是一句关心的话。现在是,以后应该也只能如此了吧。

       秋知道,她想家了。                 

IMG_0181.jpeg

       他的出现,是秋始料未及的。

       那天的黄昏,秋照常在禁林边上进行那孤独地弹奏。小溪轻轻地唱,树叶缓缓地摇,太阳静静地落,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渐渐地、收在了黄昏的静谧里。秋被这美景陶醉了,这一天,她抚琴时的感觉也出奇地好。阳光一点一点地昏暗下去,在这温煦的晚霞中,她竟忘记了回到寝室的时间!若不是他想起,秋会经历些什么谁也不知道,又或许谁都知道。

        “额……就到这吧。”他一直跟到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的门口,这突如其来的关心让秋受宠若惊。

        “那好吧。”他笑了笑,“我叫塞德里克•迪戈里,来自赫奇帕奇。”

        秋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微弱的烛光映着他那深棕色的头发,散发着丝丝的暖意,一张脸,渗透着点点稚气,看起来和她仿佛年纪,但举止之中,又透露着些许成熟。

        “你……应该不是级长吧。”秋忍不住问了一句。

         “当然不是。”这个叫做塞德里克的男孩尴尬地笑了笑,“只是听到今天的琴声一直没停,我担心你会出什么事,所以就来看看。”

         “你一直都在关注着我?”秋有些激动。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后,她又急匆匆地补充了一句,“下次,如果你不介意,过来听就好。”说罢,又像刚才一样低下头,急匆匆地回到了寝室。

IMG_0206.jpeg

        这一夜,秋辗转难眠。

        身边的舍友们都已经熟睡。在无数个这样的夜晚,秋曾无数次地羡慕她们的成绩、她们的友谊、她们的生活……“琳达的魔咒又是全院施的最棒的,就是弗利维教授也挑不出半点毛病;安妮的生日派对总是最热闹的,听说还来了几个斯莱特林的同学;最近降温了,艾格尼丝的妈妈寄来了一件厚厚的毛衣,听说是她妈妈亲手织的……而我,今天又被斯内普教授罚了二十分……”每每想到这里,秋的眼泪便不争气地流下,眼前的泪水把熟悉的世界变得模糊,最后,如破碎的玻璃般坠下,碎片里,盛满了过去的回忆。

         而这一晚,不同寻常的这一晚,秋的脑子里都是他向她那微微的一笑。“塞德里克•迪戈里、塞德里克•迪戈里……”秋一直在脑海里默念他的名字,生怕一不小心就忘记了。

         真好,这夜真好。窗外,隐隐约约可以看的到海格的小屋,在这以星空为背景的画卷里化成了一个小小的剪影。时不时的,猫头鹰的叫声会透过窗户的缝隙传到安静的寝室里,身旁的安妮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用枕头捂住了耳朵。

         “等等,这是什么声音。”猫头鹰的叫声中,隐藏着几声“咚咚咚”敲玻璃的声音。“这不是猫头鹰的爪子啊!”秋起身,缓缓地拉开窗帘,一个尖尖的小东西正拍打着窗户,急不可耐地要进来。秋如愿以偿地放它进来,握在手里仔细端详,在月光的映衬下,她的视线清晰了许多,这竟然是一个纸飞机!

         秋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纸飞机竟从她手里一跃而起,在半空中徐徐展开——上面有一行字:

                  明天,还在老地方,我想听你弹琴,行吗?

 

                                                                                                                           你的朋友,赛德

         秋的心里泛起一阵暖意,她接住轻轻落下的纸片,把它楼在怀里。

        “秋,你有朋友了。”这天夜里,她一直这样想。

IMG_0219.jpeg

         第二天,他如期而至。

         秋想往常一样想使自己放松,她甚至选择了自己不怎么喜欢但弹得异常熟练的梁祝,可无论如何,轻微的颤抖仍然从她的小臂传来。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小到秋自己也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她就开始练习古琴了。许多年来,她的琴技虽然还谈不上炉火纯青,但起码还算熟练。而这次,本就牢记于心的琴谱竟然一片空白,还没弹上几分钟,就错了好几个音。

         “这次,可太丢脸了。”秋深深地埋下头,埋的要多深有多深。

         这一曲还未弹完,秋的手指便停止了在琴弦间的律动。她多想在这个新朋友面前留下个好印相啊,不用超长发挥,哪怕平时的水平也好啊!如果面前的这个人不是塞德里克,而是斯内普教授的话,她只怕要晕过去了。

         “那个……我……啊!”秋抬起头想解释什么,但是下一秒,却发生了比梅林当场出现还要令她惊讶的事:塞德里克半蹲在古琴旁,一张脸,着实有些焦急。但秋却觉得这满脸的焦急甚至比某教授的目光还要可怕——她从来没和其他男生这样近过,特别还是被他关心。

         “怎么了,不舒服吗?”那句像是从梦里传来的声音响了起来。直到这时候,秋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在看着他的脸。她猛的低下头去,一方面是为自己的失礼感到尴尬,另一方面则是想遮掩自己已经红透了的脸。

         “这就是赫奇帕奇吗?”一股奇特的、前所未有的、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的暖流流入了秋的内心。“不,他是独一无二的。”尴尬过后的秋幸福地想。

IMG_0180.jpeg

         后来……后来的事,她的脑子里一片朦胧,准确的说,是秋再也不想回忆那些事。

         之后,他们成了朋友。

         之后,他推荐她加入了魁地奇球队。

         之后,他竟然当选了三强争霸赛的勇士,还邀请她做自己的舞伴。

         最后,还没来得及说一声再见,他便去了一个比天边还远的地方。

         声断,琴绝。

         演出结束后,秋泪流满面,观众席一片赞叹,不知是在赞叹她的琴声,还是在赞叹秋如此投入的感情。

         但是有谁明白,那段过往、那段回忆、那段感情和那个人。

IMG_0287.jpeg

         众生云云,莫知我哀;一曲梁祝,生死相隔。

 

 

作者:斯莉大旗护旗手

本文原创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