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雨/少年作协

303人浏览 / 0人评论 / 添加收藏

云,雨

 

【云】

我是云,不仅仅是白云,还有乌云。当然啦,我有时还会变成十分罕见的“灰云”,阴云。

我通常,都会在宝蓝色的天空中,懒洋洋地展现我自己。或者,我伤心时,总是狠狠地将雨点砸向地面。

可我不喜欢她。

雨。她经常陪在我身旁。总是与我聊天,会逗我开心。但是,她的每一部分,在我身上呆的只不过是一瞬而已。

她很健谈。在我身旁,她有时呆几个小时,或有可能一整天。但大多数都是她在叽叽喳喳。

我插不上什么话。

在世人看来,我是安静的,清恬的。不吵不闹,与世无争。

也确实如此。

我很讨厌喧哗。受不了一个人在我身边大喊大叫。但我却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装腔作势。

也包括雨。

 

【雨】

我是雨。众所周知,我是和云在一起的。准确来讲,是乌云。

时间过得久了,不知为什么,我有了一个感觉:我非常想念云。

这种想法,逐渐时不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并且和云在一起时,我会突然觉得,他似乎变得很帅气。

虽然看上去是暗色的。

我不停地发话,就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可他只是忧伤地望向远方,沉默。我费尽心思如何装扮自己的衣着,可相处时他也从来不投来一瞥。

我便去问月亮姐姐。

自然界所有的命体中。和我最亲的,除了云外,就是月亮姐姐了。

她作为“夜空孤儿院”的院长,把大好的青春年华,全部“浪费”在了照顾茫茫银河中无家可归的星星里。

等星星长大了,就会化为流星,又重新消失在茫茫银河中。但有一些带还感恩的,还会时不时回来,看看照顾过他们的那个的“母亲”。

我去时,月亮姐姐正哄孩子们入睡。听完我的问题,她笑了。

“傻孩子。”

“你呀,这个。”

“是喜欢人家啦。”

 

【云】

我或许知道另一个讨厌雨的原因了。

我有多种形态,但最使人谈起的,是白色。可是,我和雨接触的,都是乌云。

一个人伤心时,心情是最低落的。

谁哭泣时,都不想让别人发觉。不想让人看到,红肿的眼皮;或不想被看到,干涸的泪痕;最使人受不了的,也是最担心被人发觉的,就是骨子里的“为什么”会那般懦弱。

谁都不例外。

所以,当我和雨在一起时。她的强烈欢庆,与我的悲伤气氛形成对比。谁都受不了一个人独自发泄坏情绪,却有人一直在旁边鼓舞士气。

可这是无法改变的。

她是雨,注定要和云在一起,没有我她不能生存。

这是造物主赐给她的条件,也是唯一的。

所以我只能讨厌她。

自欺欺人地讨厌她。

 

【雨】

什么是喜欢?

这谁也不知道。

或许是像我一样,一直希望陪在那个人的身边,陪他笑,陪他闹。还是一起坐在海边,向海里扔石头,比谁扔的远;还是一起躺在小山上,数流星,许个愿:我要永远和他在一起。

哪怕他不喜欢我。我也要拼搏一次,哪怕一次。

我在我们今年里的最后一次接触——还是合作——轻轻地对他说:“我喜欢你。”

他显得很错愕,但转瞬即逝。

他一言不发地接受了这些,再一言不发的走了。

消失的背影直挺挺的,好像他就这样接受了一切。

但是我知道,他从未喜欢过我。这所谓,只是我的幻想,不值一提。

我哭了,就在今年的这最后一场雨里,哭了。

也,和他一样。

 

【云】

雨。

讨厌。

喜欢你。

这六个字,无时无刻浮现在我的思考中。

我静静地躺在晴天上,脑中却想着是雨。她?喜欢我。这对于一个我所讨厌她的人来说是惊奇的。就好像你认为一只小狗好丑,但你突然发现它会摇尾巴,而且对你摇的特别欢。我突然很烦躁地起了身。

或许,我该转变态度了?或许,我该和她说声对不起?

我望向大气层外围,迎面而撞的是太阳。

他笑眯眯地望着我,说:“小子啊,你不妨告诉我,你经历了什么。”

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他思考了半晌,沉默。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谁都不知道答案是什么。人生像是一道菜,你就是那名厨师,可有时候,你也会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一直到了我快看不见他时,他突然说:“小子啊,你看看这黄昏,我难道不是在努力绽放这最后的阳光吗?可是你再看看,我染红的,不也只是这天空一角?”

他顿了顿,在他这最后一刻挥挥手:“所以,大胆去追,因为你可以原谅你自己,但时间可不会原谅你啊。”

他不见了,只留下我看着我将变黑的衣裳。

 

【雨】

我百无聊赖。

新的一年过去许久,可我还是没有收到要下雨的消息。

一直到了雨季,恰好是春。

春雨来的匆匆,所以我还没穿好鞋子,就突然感受到了一个拥抱。

我静静的站在那。

我没有触碰过他的身体这么久,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他的气息吐在我身上,可我没有像之前那样激动。我还是静静地站在那。

他抱了我许久,才缓缓开口:“那个,我也喜欢你。”

这句话像是一块突然跌入我心池的石头,水花四溅。我紧紧捏着他的衣襟,泣不成声。

他歪着头看着我,用手擦掉我的眼泪,笑着指了指脚下:“好了,乖,该下去了。”

春雨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我知道我只需要等一小会,我就会回到他身边。可我来不及了,我纵身一跃。在我快落到地面上时,我看见云在流泪,但他的嘴角是上扬的。我闭上了眼。

我知道,我的每一部分,在他身上呆的只不过是一瞬而已。

 

亦书.

2021/5/28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