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孤注一掷

528人浏览 / 0人评论 / 添加收藏

【GGAD】孤注一掷

作者:柠檬阿落

 

【决战前一夜】

袅袅钟磬声阵阵回响在被黑夜笼罩着的幽静村庄。而阿不思·邓布利多只留神到了田埂一侧漆黑小屋传来的轻微钢琴声,拨动了他的心弦。

阿不思·邓布利多伴随着音乐的节奏与旋律漫步至小屋前。他犹豫了一下,又静静地将门推开一条小缝,悄无声息,令人浑然不觉。优雅舒心的悦耳琴声戛然而止,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你来了,我的老朋友。”语气平淡,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感情。邓布利多的眼中波澜不惊,依然挂着得体的微笑,走进了屋。格林德沃的异瞳在暗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几十年后,也如同初见。

格林德沃的手优美地掠过了烛台,几点橙光悠然冒出,就着微风舞动着。邓布利多沉默着,注视着蜡烛摇曳的光影,他那湛蓝的眼眸中流转着几缕橙光,璀璨得如同天空中的星辰。格林德沃轻笑了声,绾起的风衣角拂过钢琴,“老朋友,”他低声对他耳语,一吐一息落在阿不思的耳侧,“当年你编织了旗帜,当今我把它举起来了。”他笑着,异瞳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你在害怕什么?你又到底在害怕什么呢?”他的声音更轻了,好似自言自语,“是决战,还是真相?”他后退了一步,转过了身,手威胁似的在脖子上横抹了一下,嘴角却上挑得一如既往的张扬跋扈,“明天的决战,你到底是怎样想的呢?”他绕着静默在原地的邓布利多,声音消散在空气中。“阿不思,”他终唤出了男人的名字,邓布利多眨了几下眼睛,“从小开始,你一直在埋没、隐藏,那有什么意思呢?为什么要将你的真实伪装起来,抛弃你的梦想呢?”现在盖勒特贴得阿不思异常近。

阿不思的鼻腔中充满了盖勒特那令他陶醉的气息,他绕过了他,走向镀满蜡烛光辉的钢琴旁,拂去琴盖上的一点灰尘,指肚不经意上蹭到了刻得那么深的死圣符号。“如果只是为了牺牲而牺牲,那根本毫无意义;如果只是为了谋反而蛊惑他人,那根本就是浪费时间;如果只是为了利益而引起恐慌,那根本是自娱自乐。”邓布利多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传来。格林德沃望着邓布利多低垂的眼帘与那一张一合的唇瓣,咽了一口唾沫。他不羁地笑着走上前去,与邓布利多紧紧相贴。伏在邓布利多耳旁,“真有意思呢,阿不思。”

盖勒特轻推着阿不思的身躯走向光明处,手心在放下时无意触碰到了邓布利多的胳膊,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处投下片片阴影。“的确,他若有所思,“革命,牺牲确是必要的,蛊感确是自然的,恐慌确是必引的,”他翻回旋转着马尿骚魔杖,“但照你这样一说,目标却也显得不值一提子。"格林德沃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桌面。他继而言道:“不过无论如何,明天的决战才是见分晓的时候,”异瞳紧盯着对面人的垂下的眼睛,“结局才是所有目标与过程的分数线。”“不假,”邓布利多把目光移向即将烧尽的蜡烛,站起了身。血盟是不可能推毁的了,只能赌上拼搏一战了,结局只有两个,”他顿了一下,“双双赴死,或,阴阳两隔。”他与格林德沃同时念出了口。

阿不思迈出了小屋,凌晨的风骤然吹到他身上。他终于抬眼,见面后第一次与盖勒特凝神对视,异瞳与湛蓝眸交接,似乎早已缠绵不可分。阿不思转过身,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一勾嘴角,“那么,再会,格林瓦德先生。”格林德沃的目光落在他渐行渐远的背影上,轻柔却又薄凉,隐匿了所有感情。“再会。”他吐出完整而有韵致的音节,在唇齿中久久咀嚼,喃喃道。

屋内,一滴烛泪顺着红蜡滑下。不久,光芒悄然泯灭,只留下带着余温的灰烬。

 

注:同胞们好~我就是之前的鹰院阿落,但由于这个圈名已经不适合德云社和hp双厨了,就改了名。这篇文章在lofter上发过,昵称也是柠檬阿落。

 

作者:柠檬阿落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