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上邪

118人浏览 / 0人评论

上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血,多么奇妙的事情,最神圣的东西,一切生命的来源,而又是最邪恶的魔法,最持久的诅咒。温暖,柔和,而蕴藏着无穷的力量,足以让所有杰出的巫师为它着迷。

如果,两个人的血液交融在一起,会产生永恒的契约吗,阿尔?

我们可以试一试。

殷红的血珠变幻着形状,混为一点光斑,悬浮在他们面前。就像万物回归混沌,余留下的只有最原始,最粗犷,而汇聚万物最广博的力量,在这一点。

我们需要一个誓言,阿尔。

什么样的誓言?

一个不能被背叛的誓言,配得上我们的鲜血的誓言。

盖尔,古老的东方有一个誓言,它说“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华美的誓言化为银色的线条,被编制在血液之外。

它真美,不是吗,盖尔?

 

 

是的,它很美,邓布利多教授,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怎么毁掉它。

多么简单的答案啊,你忘了吗,格林德沃先生?让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

你真的要这样做吗,邓布利多?

没有回答,魔杖骤然劈下,山崩地摧。

山破裂成无数巨大的石块,向所有的方向上滚去,如同天地间滚着满地的惊雷。尘埃飞溅,不断地迷住人的眼,天地混沌。力量从极深的地下震动上来,一直震动的人的心里。

高峻挺拔的山峦变为乱石丛生的平原。

山无陵。

对面的人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一切,在天翻地覆,一片混乱中,一动不动,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魔杖再一次举起,轻柔地一挥,逆着水流的方向。

滔滔江水在此骤然消失,涌入未知的空间,然后消失的地方向上游蔓延,然后江水完全消失,留下空旷的河床,然后河床慢慢干涸,沧海桑田。水流声渐渐消失,一片寂静。

江水为竭。

对面的人挑了挑眉毛:你消失咒的功力很让我吃惊,但是我的时间很宝贵,邓布利多,你不能让天地合,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为什么不能?他问,带着耐心的微笑,就像他经常在课堂上做的一样。

魔杖再次挥舞,这次的花样十分繁复,像是某种流传自远古的法术,优美得像是童谣,质朴却拥有穿越时空的力量,对面的人竟有些发愣。

魔杖以一串犀利杂乱的线条结束了魔咒,似乎是为了破坏先前完美的图形。

然后,天变成了地,地变成了天,乾坤之间混为一体,两人都处在了这种混乱之中,都再不能分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

天地合。

一个装饰精美的瓶子被取了出来,上面银色装饰的花纹开始融化,然后慢慢褪去。一滴殷红的血液裸露出来,化为数滴细小的液滴,然后渐渐消散在空气之中。

对面的人忽的瞪大了眼睛,然后被一道白光击中,跪倒在地上,身带枷锁。

阿尔?

回应他的只有荒芜平原上的风声。

 

 

六月,他手表上的魔法告诉他这是六月了,这是夏天,但是那个该死的邓布利多为了打破那个誓言,他必须让夏雨雪。

太奇怪了,六月炎热的天气,纷纷扬扬的雪花却从他的窄窗里不断地涌进来,把一片白色撒进他灰暗的牢房。明明是夏天,雪却一本正经地积着,然后又一本正经地慢慢化掉,完全像在冬天一样。

五十多年了,他本该习惯了,但他仍然无法完全自然地看着这一切,或许是因为当年的失败仍像这雪一样,冰冷到刺痛着他。

怎么会,邓布利多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没有任何一种魔法可以做到这一点!

就算可以,整个世界都会变得混乱,邓布利多那个迂腐的混账家伙,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像是回答他的问题——不,他的问题已经五十多年没有被任何人回答过了——但是,一直不停地下着的雪,忽的停了,然后所有的积雪在一瞬间消失了。

然后,是一阵目眩,天地忽的分明起来,他感到一种出奇的空旷,

天地彻底地分开了。

他沉默了几秒,忽然开始大笑,笑声好似从地狱传来,在狭窄的塔楼里不断回荡,阴森可怖。

邓布利多!你从未做到过,对不对?所谓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不过是一个谎言,对不对?

谎言!你用一个幻象骗了我五十年!

你背叛了我们的理想,我们的誓言,用这种下流的伎俩!

你这个愚蠢的,无耻的……

他的声音渐渐小下去,囚室里静得让人害怕,他似乎是突然想到,定然是施咒之人死了,幻象才会失效。

他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简单的音节。

阿尔,你怎么能死了呢,你那么狡诈,那么聪明,你应该比我活的更久啊。

他慢慢地坐到地上,眼神变得空洞,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前方,良久,良久。

然后他的眼神又出现了一些东西,让他的眼睛变得微微发亮。

阿尔,终究这誓言还是没有被打破,对吗?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阿尔,从今往后,我不会背叛你,永远。

沧桑的誓言化作一缕清风,在石壁间徘徊,然后穿过小窗,消散在无边的大海之上。

它很美,阿尔,而且永恒。

作者:清梦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