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两篇

92人浏览 / 0人评论

文两篇

 

“粥好烫,还不能喂他”

她听见了。

她站在她的妈妈的旁边,轻轻地,小手拂动着,为弟弟而带的粥上的热气。

她又从她妈妈坐的椅子后艰难地穿过,从另一个角度扇着热气。

她的妈妈没有注意到,更没有什么反应。

她一只手上下摇摆着,驱走热气,一只手拿起一根薯条往嘴里塞。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我们的寿星和另一个朋友聊的很开心,笑容也很灿烂。

她站在一旁,默默地,艰难地尝试从那个蛋挞上啃下一点点。

啊,因为啃不下来,只好舔了舔。

她觉得能弄下来?

好笨哦。

 

她终于参与进了聊天,可惜,太幼稚了,根本不好笑的事情,在她的朋友的耳朵里就变得好笑了起来。

她只好默默地跟着她的妈妈,不,是她的弟弟看橱窗里的玩具。

顺便附和几句她妈妈的话。

应该是想要拥有不被遗忘的幻象吧。

还是被无视了啊。

 

蛋糕端上来了。

她手肘撑在桌子上,手背贴着脸颊。

一旁的寿星和寿星的朋友还在争论谁更高。

开始拍照了。

她挤出了一个笑脸。

看上去还挺真。

大家的手机放下了,她恢复了表情。

面无表情。

 

蛋糕好甜。

她肯定是这么想的,要不然露出笑容干什么?

 

她妈妈终于开始注意她了,帮她顺了顺已经乱掉的刘海。

她跟着寿星和寿星的朋友跑来跑去。

不过她还蛮成熟的。

至少没有对着玩具橱窗像只受惊的猫一样张牙舞爪。

 

啊,她开始和她的爸爸妈妈一起玩了。

终于。

 

锦洛

 

“唔……”你微微睁眼,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投影的天气和时间。这些你早就习以为常了。

又是一个周末。这是你在看到时间以后的第一个想法。2060年,这是人类科技的高峰。你已经无法适应如今高度发达的社会。所以你索性将所有家具变成如今的最低版本,就连人工智能你也扔掉了。

你走出房间,漫步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你一直独居,只是因为习惯了孤独。你走到更衣间,随便挑了一套穿上。

走到厨房,你准备开始做早餐。

“滴滴——”手机响了。你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查看消息。

啊,又是新的工作呢。

你是一名法医。七年前,上大三的你独自研发了一种可以使法医的工作更加方便的人工智能,从此在法医界一夜成名。

那个时候,你还很享受当时的科技呢。

你不再盯着消息,把手机放回了口袋。当你准备出门时,你不经意间瞄到了茶几。

那上面有一个黑色的扁圆盒子,以前从来没有的。

“您好,我是锦洛,是您的专属虚拟助手。”甜美的女声从盒子里传来。你没有多想,准备下班再处理。

下班了,你用视网膜锁开了门。一进门,凉爽的空调让你措手不及。你记得你明明关了空调的。

放眼望去,屋内井井有条,桌子上的饭菜热气腾腾的。现在这个屋子完美得无可挑剔。

肯定是那个什么“锦洛”,你想。

“欢迎回家。”甜美而又机械的声音从茶几上的盒子里响起。

你笑了笑。

好像还不赖。

你越来越依赖锦洛了,甚至上班也带着它。同事们都说你开窍了,知道买人工智能了。对于这些话你也只是笑笑。

又是一个周末。你上周已经约好了和朋友一起出游。你坐在锦洛安排的新型节能汽车上,不一会儿就到了朋友家。

你在门口轻轻呼唤朋友的名字,没有回应。

门是虚掩着的。你推开门,朋友的屋子和你一样整洁。你默默望向沙发。

朋友躺在那里,散发着一阵恶臭。

不用说你也知道怎么了。你上前,按往常一样,检查尸体。

凶器是一件长约十厘米的圆形刀片,且一击命中。

锦洛就是那个大小。这个想法从你脑中一闪而过。

等等。

你看向了桌子上,朋友的黑色扁圆盒子。

你感到背后一凉。

 

作者:喵草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