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GG篇】这一次 (引子)(一)

107人浏览 / 0人评论

【GGAD-GG篇】这一次

作者:Jay

(引子)
        盖勒特独自一人走在一片虚无中。
        很久以前,他倒在了伏地魔的魔杖下,倒在纽蒙迦德的囚牢里。在倒下的一瞬间,他来到了这片无尽的黑色混沌之中。
        即使身处纽蒙家的才能也能看到天穹之下的无数繁星。
        在这里却只有永恒的夜与他相依。
        盖勒特在这片虚无中不停地走着,他自己也不清楚他走了多久,走了多远。
        但凡我生前做多点好事,指不准这鬼地方还亮堂点。盖勒特自嘲的说。
        他终于感到有些累了,想也没想就躺在了地上。当然,他并没有真的“累到想躺在地上”,就只是单纯的想躺下而已。
        “不知道邓布利多那个老家伙在哪里?”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个问题。一想到邓布利多,盖勒特的嘴角总是不自觉的上扬。
        当他感到自己似乎盖着什么东西时,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他猛地睁开眼睛———
        窗外,阳光明媚。年少时养的那只红衣主教鸟在窗外的树梢上蹦跳,巴希达姑婆做的糖浆馅饼的香味,即使在那么久之后依然勾得他的心痒痒。那张老旧的薄绒被正盖在他身上。
        盖勒特迷茫地坐起身,看了看床头的钟。下,午四点。
        他环顾四周,木制的书架,凌乱的书桌,随风飘动的窗帘,鸟笼,随手扔在地上的纸,甚至是那老得不能再老的黄铜天平,都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盖勒特瞪大了眼睛,紧接着———
       “盖尔!你不是说只休息一会儿吗?都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啦!巴沙特太太做了馅饼,快来!”
        他那原本就不太结实的房门被推开,雀跃的红发少年站在门口,笑意从他的蓝色眼睛里溢出来。火红的睡袍让少年的肤色更加白暂,散发出隐隐的光芒。
        盖勒特坐在床上,怔怔的看着眼前人。这是真的吗?他想。
        “怎么了盖尔?”红发少年走向他,伸手碰了碰他的额头,“你睡傻啦?”
        那熟悉的手,散发出熟悉的温度让盖勒特浑身一震。他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指尖,疼痛席卷了他的神经。是真的。
        红发少年的气息包围着他。“不舒服吗?”阿不思问。
        “呃,我猜我是睡昏了头。”盖勒特说,“你先去吧阿尔。我,呃,梳梳头。你知道巴希达最不喜欢我的头发这样子了。”
        红发少年走出房间。盖勒特立刻冲到镜子前。
        镜子里,金发少年惊慌的神情如受惊的小鹿,蓝色眼睛荡漾出的感情疯狂但纯粹。
        “阿不思。”
        阿不思.邓布利多
        这一次,我不会失去你了。盖勒特.格林德沃,在心里,轻轻地说。

(图片)(杰米的)

(一)
        盖勒特飞快地跑下楼,巴希达正在向阿不思介绍自己的年轻往事。
        “就像我所说的,阿不思,我年轻那会儿啊,对着那恶霸施了个漂亮的恶咒,把他打得个人仰马翻!”
        阿不思坐在餐桌旁,微笑着点头。看到飞奔下楼的盖勒特,眼里笑意更深。
        “姑婆。”盖勒特对巴希达点点头,整个人却是飞快地跑到阿不思身后抱住了他。
        “巴沙特太太,我就说盖勒特睡傻了吧?”阿不思对巴希达抱怨道,倒也没有挣开盖勒特。
        巴希达抽抽鼻子:“小兔崽子,别忘了你是住在谁家!”说着,她挥动魔杖,餐桌上出现了一大堆糖浆馅饼。
        “啊,姑婆的手艺可真是无人能及!”盖勒特拉开阿不思身旁的一张椅子坐下,拿起馅饼咬了一口,心满意足。
        “就你会说好话!”“这可是事实!对吧,阿尔?”
        他转头看向身旁的红发少年,不料正巧对上阿不思的眼神,“怎么了?”
        “没事。”阿不思勾起嘴角,“是的,巴沙特太太,你的手艺的确无人能及。”
        “两个小鬼!”
        阿不思抬头,看见墙上的挂钟:“啊,快五点了!我要走了!”
        “我刚起床你就要走啊!”盖勒特皱起眉头。
        “哎呦,阿不思,你别理他。你太惯着他了。”巴希达太太站起身,“带点馅饼回去吧亲爱的。你弟弟妹妹会喜欢的。”
        那个山羊小子和炸药包?算了吧。盖勒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谢谢你了,太太。”阿不思踌躇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我和你一起!”盖勒特站起来。我们已经分别那么久,我不要再离开你了。
        阿不思笑着点头。

        两个少年肩并肩走在路上,盖勒特手里还捧着一个盒子。
        “巴沙特太太总是这么健谈。”
        “哼,如果我没记错,那个恶霸的故事,她都讲了好多次了。”
        “别这样说,还是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这是实话!”
        两个少年一路说笑,天边的云彩都被染成快乐的颜色。
        结果,在邓布利多家门前,面色阴沉的阿不福思让空气瞬间凝固。
        盖勒特的瞳孔极速放大,那如噩梦般的一天,惊扰了他一生的一天,又一次上演: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妹妹,阿利安娜,将成为三个人决斗中的牺牲品。
        “好啊,好啊,请问邓布利多家的长子准备和他的金发男友去哪里度蜜月?”阿不福思冷漠地说。
        “阿不福思。”阿不思皱起眉头,“你知道我没———”
         “我才华横溢,志得意满的哥哥,觉得他的弟弟妹妹是拖油瓶,不是吗?”阿不福思说,“是啊!一个鲁莽的弟弟,一个易爆品一样的妹妹,像绳子一样绑住了你,让你无法远走高飞!”
        阿不思的脸色沉了下来,而阿不福思还在继续说着:
        “圣器比亲人还重要不是吗?自己的理想抱负比妹妹的生命还要重要的多。哦,我当然可以理解你,圣人阿不思.邓布利多。很抱歉,是我们拖了你后腿。”
        即使已经听过一次,但这些话还是针扎般刺进盖勒特的心里。
         “该死的小子。”盖勒特咬着自己的口腔内壁,提醒自己保持清醒,以免自己抽出魔杖杀了那个山羊小子。绝对,绝对不能再发生那种事!
        阿不福思还在喋喋不休着,阿不思盯着自己的弟弟,面色苍白,但一声不吭。
        盖勒特抽出魔杖,愤怒地朝阿不福思走去。
        “盖尔!别,回来!”
        “你要干什么!”阿不福思怒吼着,一连发出三四个恶咒。
        盖勒特轻而易举的挡住了所有的恶咒,一步并作两步地走到阿不福思面前,重重地把手里装着馅饼的盒子往阿不福思身上一拍:
        “你给我听着,臭小子。”他咬牙切齿地说,“我劝你当着我的面,不要对你哥哥说那些话,明白了吗?”
         阿不福思捧着盒子,眼里闪过一丝迷茫与诧异,盖勒特迎着他依旧饱含怒火的目光:“现在,麻烦你和你妹妹一起分享盒子里的馅饼,或者你自己做饭也行,在你冷静下来之前,别去找你哥哥,明白了吗?”
        “我凭什么听你的!”
        “就凭你哥哥听我的。”盖勒特低笑道,“你不想你哥哥离开不是吗?只要我不走,你哥哥绝对不会离开这里。
        “想想吧,邓布利多,就算你不需要他,也想想你妹妹。”
        阿不福思愤怒地瞪了他一眼,拿着盒子,“呯”地把家门关上。
        盖勒特舒了一口气,转身朝阿不思走去。红发少年的眼里闪着奇异的光芒,脸上淡淡的笑容让盖勒特有些恍惚。
        “走吧!我刚刚把你弟弟狠狠威胁了一下。”
         “你太凶了。”阿不思的手被他握住,叹了口气。
         “我看你目前是不能回去了。跟我回巴希达那去?”
        “也只能这样了。”阿不思无奈地摇摇头。
   
        再一次跨进巴希达家的大门前,盖勒特听到了极轻的一句“谢谢。”
        他回头一看,夕阳下的红发少年,眼中尽是温柔而热烈的浪花。

(图片)(托比瑞格波)

 

 

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