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楹】我的魔法世界

64人浏览 / 0人评论

【蓝楹】我的魔法世界

     写在前面:很早就有写这篇文章的想法了,一直拖着没动笔。前几天看了预言家日报发出来的文章《哈迷是一种怎样的群体》https://mp.weixin.qq.com/s/hbBBmKWKpf2FLrcnZAO6mw,里面有些观点其实我是不太认同的,于是就写了写我和HP的九年。希望所有的哈迷都能不忘初心,守护自己的魔法世界。

  

  我从函数图像的海洋里探出头来,看到书架上的《哈利波特》早就变成了《古汉语词汇学》和《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不远处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高考,让我自觉把它们收到了角落里。书上的灰该抖一抖了,我想。还有我的魔杖,我拿木头削的扫帚,我写的同人文,它们通通睡着了。

  照他们的说法,我从来不算一个真正的哈迷。至今我都没有一本《哈利波特百科全书》,也没有记全所有的咒语,写同人文的计划一拖再拖;我不再把“魔法是信仰”挂在嘴边,脑子里满是大胡子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甚至当小时候的巫师袍变得不再合身时,我发现我竟然不相信魔法的存在了。

  网上淘来的旧参考书送货上门,和它一起的还有一个小包裹,没写收件人。打开,里面是个挂坠,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金色的圆盘,中间有一个沙漏。

  我不受控制地把它握在手里,脑海里闪现出它的名字:时间转换器。

  盒子里还有一张纸条,字迹歪歪扭扭,“use it well”。

  “大概是恶作剧。”我甩甩头,把它赶出我的世界,坐在桌前继续配平化学方程式。

  可是它一直在脑海里盘桓,我终于放下笔,拿起了那个似乎带点温度的时间转换器。很奇怪,我突然记起来书里的那段话:

  “这叫做时间转换器……我一直在把它一小时一小时地转回去,这就是我能够同时上几门课的原因……”

  我试着转动它,可它突然开始自己疯狂地旋转。我周围一片寂静,我在向后飞,我感到有小妖精在我的鼓膜上跳舞。

  当一切归于宁静,我发现我躲在窗帘后面,悄悄探出头,一个稚嫩的小女孩仰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调着电视。日历上显示的是2012年的夏天。

  无休止的换台停在了电影点播频道,她仔细审视了一下屏幕上的女贞路四号,决定就这么消磨暑假的一个下午。

  她在达力被变出猪尾巴的时候开怀大笑,她的眼睛在妙丽开锁时射出羡慕的光芒,她在奎若教授摘下头巾时吓得一动不动。

  她看的是台湾翻译的版本。

  时间转换器转动,到了2012年冬天。

  她坐在书桌前,给不认识的字标拼音,乐此不疲。她的魔法世界里,哈里变成了哈利,荣恩变成了罗恩,妙丽变成了赫敏。

  转动,2013。

  她披着床单,拿着捡来的树枝――大概是因为她觉得魔杖不该像筷子一样匀称――模仿赫敏的“阿拉霍洞开”。

  门是锁着的,她一边挥动魔杖,一边急急忙忙用另一只手拿钥匙。

  她雀跃着进门,“妈妈,我学会了一个新咒语!”

  转动,2014。

  她第一次在英语课上听到“always”这个词,尽管并不理解含义,却还是学着网上其他哈迷的样子在旁边画了一颗心。

  转动,2015。

  她的新班主任也是哈迷,她画了一个霍格沃茨校徽给她,收获了那个年轻女人的一个拥抱。她的校徽看起来并不好看,但她的嘴角挂着笑。

  转动,2016。

  她用小刀削了一把扫帚,骑着它晃悠,好像操场是她的天空,飘扬的柳絮是她的金色飞贼。她十一岁了,她没有等到猫头鹰,但她相信一定是那只傻鸟又迷路了。

  转动,2017。

  她偷偷用妈妈的手机投稿,内容是她的短诗《因为我们是赫奇帕奇》,她喜欢赫奇帕奇的单纯和善良。她在QQ群里开了个魔法学校,不厌其烦地接待新学生。

  转动,2018。

  她坐在电脑前,吃力地做着pottermore上的分院测试,拉文克劳,也是她喜欢的学院。她在书包上别了一个小鹰的徽章。她去了英国的哈利波特工作室,第一次见到她的梦想是什么样子的。

  转动,2019。

  她为难着要不要把那七本书拿下来,放上满满当当的复习资料。最后一咬牙一跺脚,她童年的梦想就待在了角落。她的心为了语文课本上推荐阅读《哈利波特》燃起了小小的火苗,又被“考试不考这个”浇灭。

  转动,2020。

  她面无表情地一头扎进方程和单词的海洋,地图册和古诗的浪在翻涌,不知道将她的七本书卷到了哪里。

  转动,2021。

  她拿着录取通知书,心里又开始挂念高考。她把尘封已久的书拿到太阳底下,“很久不看的书要晒一晒。”妈妈说。她翻开泛黄的书页,“大难不死的男孩”,她念道,看的那么入迷,像是捧着整个世界。

  她是我。

  也许我算不得一个合格的女巫,但心里的魔法世界一直没有锁门。

  “只要喜欢就好呀,喜欢哈利波特就能当哈迷”

  我想是的,是发自内心的热爱。

  今天,我仍然热爱魔法,我仍然没有锁住魔法世界的大门,我仍然是自己的女巫。

  我仍然是哈迷。

   

  ps:文中提到的《因为我们是赫奇帕奇》写于五年级寒假(如果没记错的话),很幼稚的一首诗,感谢当年的预言家日报能给我这样一个平台,见证了我五年级到高一的进步。可以在预言家日报搜到,链接放在这里:https://mp.weixin.qq.com/s/rPIJMvVRQcVwYwIdW35W8g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