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call me Nymphadora.

67人浏览 / 0人评论

  Don't call me Nymphadora. 

                                              (1)

莱姆斯喜欢叫唐克斯“尼法朵拉”,不为别的,只为看一看她嗔怒的神情,听一听她对自己说“Don't call me Nymphadora!”,那模样特别可爱,就像一只毛茸茸的小野兔。

                                              (2)

“哈利,这位是尼法朵拉——”

“Remus,don't call me Nymphadora!”

哈利和唐克斯上楼去收拾行李后,莱姆斯一边给德思礼一家写信,一边回味着唐克斯刚才对自己说话的样子。天哪,怎么会有这样的小兔纸,连生气都可可爱爱的!

飞往伦敦的路上风雨交加,视线有些模糊,唐克斯那泡泡糖般粉红色的头发却格外显眼。莱姆斯调转扫帚头,飞到唐克斯身边,轻声叫道:

“尼法朵拉!”

“Don't call me Nymphadora!”

莱姆斯偷偷地笑了。

                                              (3)

莱姆斯和唐克斯并肩坐在一个已知食死徒的门外站岗,夜色很浓,繁星闪砾,晚风吹拂着唐克斯粉红色的头发,两人相对无言。

莱姆斯率先打破了沉默。

“尼法朵拉。”

“Remus你是不是觉得作死很好玩啊!”

“尼法朵拉。”

“Don't call me Nymphadora!”

                                              (4)

“行啦,小天狼星的死真的不是你的错。要说谁有错,那也是我,是我同意他去魔法部的。”

“莱姆斯!你明明知道的!”

“我说过很多遍了,我太老、太穷也太危险了——”

莱姆斯刻意回避着唐克斯的目光。

“这理由太荒谬了!”

“尼法朵拉——”

“Don't call me Nymphadora!”

莱姆斯没有应声,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他真愿意这辈子就这样一直看着她啊,可他知道自己不行。他是狼人,一个冷漠无情、邪恶阴毒、只配去死的狼人。朵拉理应值得更好的人。

                                              (5)

像是做梦一样。

但朵拉温暖的手真的在自己的手里,真真切切。

邓布利多的伤残的尸体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失去了邓布利多,莱姆斯仿佛失去了一切。

“你还有我呢。”

朵拉明朗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是啊,尼法朵拉。”

“Don't call me Nymphadora!”

                                              (6)

“莱姆斯.约翰.卢平,你愿意娶尼法朵拉.唐克斯……?”

莱姆斯明显地感觉到,证婚人说“尼法”时朵拉的神情十分复杂。

“我愿意。”

“……我宣布你们结为终身伴侣。”

夏日的轻风柔和地吹过,朵拉粉红色的头发微微有些凌乱。

真好,唐克斯从此成了他的朵拉。

“尼法朵拉——”

话还没来得及止住,就已经脱口而出。

“Don't call me Nymphadora!”

朵拉打了莱姆斯一下,并不算很用力。

“哎你说这算家暴吗?”莱姆斯做了个鬼脸,笑着问。

“当然不算。”朵拉干脆地说,“不过我可能会因为虐待小动物而关进阿兹卡班。”

                                              (7)

“我倒相信我父亲会希望知道你为什么不守护着自己的孩子。”

“噢,所以你就要抛弃她和孩子,跟我们跑掉?”

“我认为你觉得自己英勇无畏,你幻想步小天狼星的后尘——”

“我真不能相信,教我打败摄魂怪的人——是个懦夫。”

莱姆斯抓起面前的黄油啤酒,再次一饮而尽。

哈利的话语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耳边回响,就像一台坏掉的收音机,想关却关不掉,想停却停不了。一种奇怪而复杂的情感在莱姆斯心里交织,是痛苦,是悔恨,是困惑,似乎又夹杂着一丝庆幸。

并非烈酒的黄油啤酒灼烧着莱姆斯的喉咙,他忽然意识到,他曾经的学生,给自己上了人生中最宝贵的一课。

                                              (8)

“泰迪!”

莱姆斯看着朵拉和她怀里的小泰迪,嘴角止不住地上扬,高兴得简直有些忘乎所以了。

“Remmy,你看他多像你啊。”

“明明更像你。瞧,他的头发在变色呢。”

“朵拉出生的第一天头发就开始变色了。”安多米达说,眼中带着笑意。

“我得去一趟贝壳小屋,比尔告诉我哈利在那儿。”莱姆斯给自己披上旅行斗篷,“你知道的,没有谁比哈利更合适了。”

“当然,我相信他会是个好教父。”朵拉揉乱了泰迪刚变成金黄色的头发,“快去快回。”

“No problem,Nymphadora.”

“Don't call me Nymphadora!”

                                              (9)

“伏地魔来了,霍格沃茨正在全力抵抗。”

莱姆斯将凤凰社的纸条放到桌上,面色苍白而凝重。

“噢,那我们去呗。”

“不行,你不能去!”莱姆斯的呼吸变得急促,“我去就够了,泰迪需要你!”

“可是我需要你!”

“你留在家里!”

语气出乎意料地严厉,不容置疑。

“我也是凤凰社的一员!”

“留在家里!”

“行,我待在这儿,但你回来后要是少了条胳膊断了条腿,我绝对饶不了你!”

“当然。我保证安然无恙地回到你身边,一根毫毛都不少。我发誓。”

可就连他自己都知道这誓言是多么苍白无力,这一去,必定凶多吉少。

莱姆斯推开门,又突然回过头来:“尼法朵拉。”

“Don't call me Nymphadora!”

莱姆斯笑了笑,走进漫无边际的黑暗。

                                              (10)

安东宁.多洛霍夫苍白而瘦长的脸因扭曲而更加狰狞,莱姆斯不断躲闪着一道道疯狂的咒语——

“昏昏倒地!”

没有击中。

红光和绿光穿梭在断壁残垣中,尘土飞扬,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粉身碎骨!昏昏倒地!倒挂金钟!!神锋无影!!!”

莱姆斯将一大打恶咒朝多洛霍夫抛去,那邪恶的身躯却全都躲开了。不远处,有人在为死去的亲友失声痛哭。

多洛霍夫的眼睛里忽地闪过一道红光,魔咒被紧握魔杖的手狠狠掷出——

“阿瓦达索命!”

“铁甲护——”

来不及了。

一束绿光直直地击中了莱姆斯的胸口,他向后倒去,死了。

                                              (11)

车厢里空空荡荡的。

莱姆斯穿着一件没有补丁的袍子,方才身上的锐痛消失了,脸上、手臂上的伤疤似乎也少了许多,他感到温暖而舒适。

可是这里没有朵拉。

朵拉是否依然在等着他归家?泰迪是否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爸爸?

朵拉的模样不断在莱姆斯眼前闪过,距离上次见到朵拉仿佛已过了十年。他真想再听听朵拉的声音,再听听她对自己说“Don't call me Nymphadora”。

对不起,我违约了。

莱姆斯用手捂住脸,垂下了头。

“尼法朵拉……”

他轻声唤道。

可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愤怒地瞪着他,再也没有人对他说“Don't call me Nymphadora”。

刹那间,车厢的门被撞开了,一个泡泡糖般粉红色的身影闯了进来,那怒气冲冲的神情是那样熟悉而可爱——

“Don't call me Nymphadora!!!”

作者:y

是否原创:是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