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楹】第七魔法中学趣闻录并序

46人浏览 / 0人评论

第七魔法中学趣闻录并序

作者:蓝楹

 

      余名为吕蓝楠,亦谓吕蓝蓝、吕楠楠。余校七中乃魔法学校,多妙人,因为短文以记之,冀以为纪念,顺博众人一乐。计标点凡一千三百九十四言,命曰《趣闻录》。余仅一平平无奇高中生耳,学艺不精,若有谬误,敬请谅解。

 

 

  〇一

 

  贾生名曰贾富贵,余班之笑点也。魔法史课,天燥热,诸生皆困。有闲人掷一旺仔奶糖,适落其案上。贾璃梓未熟视而食之,初觉甜,后有怪味。哇之,乃一惨白物,盖此闲人以粉笔变耳。余与诸生皆笑。后复视,贾璃梓之舌白矣。呜呼!三思而后行,是为贾生予余之训也!

 

  〇二

 

  贾富贵藏洋葱圈于乾坤袋,邻座诸生见,分而食之,咔嚓咔嚓声不绝于耳。贾生递余一圈,悄然曰:“吾平生受汝抄作业之恩,以此申报。”方欲接,师念咒,贾生之洋葱圈乃悬于空中。师笑曰:“汝袋中有何物?”贾生不语,师又念咒,乾坤袋中诸物皆悬于空中,有蝗虫干、土笋冻之类。师没收之事不提。

 

  晚自习,贾富贵又递余一豆,密曰:“此乃进口豆,名为比比多味豆。”余食,其大笑乐:“野哉,蓝楠也!是为臭鸡蛋味!”说罢,食另一同色豆。然吾豆入口甘甜,似有椰味。余见贾生面色怪异,因明之。

 

  〇三

 

  贾生云:“有蚊集于吾蚊帐内。”

 

  余云:“然则汝可寐于蚊帐外。”

 

  〇四

 

  期末前夜,贾富贵申旦而不寐,然贾生之意不在复习,在乎小抄也。师曰仅考书之后半,而贾富贵备一至四课小抄。余不解,问之,曰:“此乃反侦察意识。”

 

  翌日试,乃六至八课题。

 

  师曰:“吾已预判汝之预判。”

 

  〇五

 

  妖学课小组作业为捕英招。书言英招乃司平圃之兽,余曰:“英招厌不毛,取一不毛地,招其来此灌,可乎?”

 

  贾生曰:“若法甚繁。吾有一计,乃使魔法史之师立于操场,英招自然而来。”

 

  余班哄堂大笑,盖魔法史之师头顶无发,为“不毛”也。

 

  〇六

 

  贾富贵生辰,主任赠之一青耕。是神兽也,其状如鸟,可以御疫,而贾生不识。一日贾生欲逃课,谓主任曰:“吾头痛不止,或感冒也。”

 

  主任曰:“青耕可御疫,尔速速回班上课。”自此,贾生再无病假。

 

  〇七

 

  贾富贵与吾同为魔药学竞赛生,某日其无中国咬人甘蓝粉,假借于吾。吾曰:“定量?”贾生曰:“少许。”

 

  吾不解,阅贾生之书,满目“少许”“适量”“一撮”。

 

  贾生曰:“此非进口书,乃地摊所得。”

 

  吾曰:“此为菜谱。”

 

  〇八

 

  余等虽主修法术,而仍无亡人教版魔爪之法。 初,生物周测,题云:“何方可证昏迷之人尚有呼吸?”贾富贵答:“使带燃着之木条靠近鼻孔,熄灭则呼吸尚有。”

 

  〇九

 

  隔壁班为尖子班,一日知识竞赛,吾班三人对隔壁班三人。然隔壁班极强,贾生曰:“汝等凡人,可知田忌赛马邪?”

 

  众人大呼妙计,余独不觉。

 

  缘余为下等马。

 

 

 

  一〇

 

  吾下铺苟大风,舍花也,性耿直,余谓之小苟。其写纸条“动吾薯片者为无脸老狗”,贴于储物柜上,而吾佯不见,食之如故。余曰:“吾为老狗,汝为小苟,吾为汝父。”

 

   一一

 

  古文师名曰夏双双,诸生称其冬单单。

 

  暑假,冬单单上网课。问曰:“吾网卡乎?”

 

  贾生曰:“吾网卡甚,汝网何能及吾之也?”

 

  吾曰:“@贾生,汝须购一新电脑,淘宝可领优惠券,链接http://soqjvsjxjbqkk。”

 

  苟大风曰:“洒家笑死也。”

 

  一二

 

  贾富贵唤吾与苟大风食五彩鸡,云此鸡啄其连理枝,连理枝乃贾生之草药课作业也。余等喜极,欣然食之。食毕,余观鸡骨,竟与吾饲兽作业五彩文鸟相属。

 

  吾与贾生并挂科。

 

  一三

 

  魔药课,苟大风窃金属钠一块。乘冬单单发呆,掷钠入其螺蛳粉。

 

  苟大风笑曰:“教学楼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一四

 

  余与贾富贵观新生御剑飞行课,其环校已飞十圈。贾生大呼:“新生已飞一百圈,请歇于师。”其师曰:“此为不合理之词。诸生听令,后转而飞五十圈,补之!”

 

  余视新生色,初喜,后极怨恨。

 

  一五

 

  余不知谁家竖子置李淳风像于休息室前,今虽欲进,无可默《推背图》者。

 

 

 

  后记:本来这部分想写在序言里的,不过不知道该怎么翻译,就写成白话文了。这算是蓝楹的碎碎念,不想看的可以直接跳过啦。写贾生系列的起因是初三的时候班里有个很自恋的男生,拿着学校发的平板“窥镜而自视”,曰:“吾与班草孰美?”当时觉得挺好笑的,就写了校园版的贾生。之前也在预言家日报上见过中国魔法学校的故事,这篇就顺理成章地写出来了。翻了一天的课本和词典,写作过程辛苦但有趣。投稿的时候也很忐忑,毕竟我水平不算高,怕被喷到体无完肤。最终还是发出来了,希望大家喜欢。另外要是不喜欢的话麻烦喷轻点,谢谢~

作者:蓝楹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