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幽灵的自述

34人浏览 / 0人评论

               一个幽灵的自述

    我是谁,不重要——起码对于他们来说。那些讨厌的人,哼,他们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肯给我,他们成天叫我那难听的绰号,哼,还拿书砸我。

    我是霍格沃兹的学生,但我永远不会毕业。我的身体和灵魂永远留在了霍格沃兹,跟随着这里一代又一代的学生。我亲眼看着那些七年前坐在分院帽上紧张的小巫师长成比我还要高的人,然后又轮流来嘲笑我,他们冲我比粗鲁的手势,他们嘻嘻哈哈地从我痛苦的灵魂上得到了惬意与欢乐,然后抛下我暴露在空气中那千疮百孔的灵魂回到他们温暖的寝室。那是我第不知道多少次意识到我无家可归。

  我在这个城堡里飘荡,浑浑噩噩,唯有泪水是我忠实的朋友,静静听着我痛断心肠的诉说。哦,我比他们大的多,可又比他们小得多。但这都不重要,因为,或许除了我自己,没人会闲着来考虑一个悲惨的不幸的多愁善感的女孩的年龄问题。我不敢招惹血人巴罗,我没有朋友,尽管我只剩下了灵魂,但它似乎不比我的实体更讨人喜欢。

    有一年——哦,我已经忘记了那是我在霍格沃兹的第多少年,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开始频繁地进出我的厕所。他们看起来那么小,应该不会像那些讨人厌的高年级对我出言不逊。我只是想跟他们打招呼,可那个女孩,对, 就是她又露出了那副“人人见到我都会有的表情”,难道我就是这么的让他们讨厌,以至于他们来到我的厕所还要摆出那副臭脸!

   他们在熬制禁药,哼,我知道,我要去告发他们,不,我要先吓唬他们。我满怀激动地飘进那个女孩的单间——她长出一身的猫毛,我尖声大笑,我好长时间都没有如此忘我的开心了。等我笑够了时,我才意识到这么做不对。

    “你不应该那么无情的嘲笑。”我对自己说,厕所里荡漾着回音。可他们不正是那样嘲笑我的么?难道灵魂就永远低人一等么?我一头钻进了那个马桶里,冰凉的水带给我惬意。后来,我不知道多久以后,那三个孩子再不来了,我的厕所重归寂寞,冬天,我感觉那些地上的水都要结冰了。他们又向我撇书,这次是一个女孩,红色的头发,我再忍不住了,我嚎啕大哭起来,为什么要欺负我,为什么都冷落我,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跟我说句话呢。

   几年后,我认识了马尔福家的男孩,他跟我说,他坐在在冰冷的地面上,可话里分明充满了温暖。他跟我相同的遭遇让厕所把我们两个同病相怜的人连在了一起,我想——

  “闭嘴吧,哭泣的桃金娘,你又在那里自作多情啦,哈哈哈。”

   这笑声此起彼伏,我知道,又是一群无礼的孩子。

   我愤怒地扬起水,朝他们身上泼去,听着他们尖叫嬉笑着跑开,我心满意足。

   我,哭泣的桃金娘,决心要给那些不懂礼貌的捣蛋鬼们一个教训,你们看我哭,我看你们笑。

 

原创H·G

来源预言家日报

编辑社长精心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