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

31人浏览 / 0人评论

Bright 

“他会有遗憾吗?”
 “当然。”
1.
  他从小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男孩,至少在他的家族中是这样。当别人都老老实实地穿上礼服与他人共舞时,他却在尝试着将卧室里绿色的壁纸变成红色;当别人都规规矩矩与所谓的纯血统联姻时,他却违背父母的命令住到了好朋友的家里。他讨厌这个家,讨厌他的亲人,甚至爱屋及乌地讨厌这个房子。在他眼里,这个空洞的房子只不过是一群卑微的愚昧的纯血统的聚集营,他们腐蚀了这个房子的每一寸角落,包括那个老态龙钟的家养小精灵。
    “克利切!”每当他扯着嗓子大喊他的名字,那个讨厌的家养小精灵都会慢吞吞地走来并用仇恨的不满血丝的大眼睛盯着自己,仿佛如果被允许就会拿着一把刀冲过来杀了自己似的。他在自言自语,那是他的老毛病了。
   “这个讨厌的孩子被分到了格兰芬多,那该多伤女主人的心呀,她已经给那个校长写信了,要重新分院,要不然那个孩子就得在废物聚集的学院堕落。”
    “闭嘴!克利切!格兰芬多是最好的学院!”他又气又笑。
     他知道,他的老母亲一定会以为格兰芬多已经腐蚀了他的灵魂。可他不在乎,他认为那是最好的学院,在那他交道了最好的三个朋友。反观自己那几个表姐,贝拉特里克斯在斯莱特林混的风生水起,纳西莎就像一个小孩子跟着她的大姐姐,倒是安多米达还算有点良心。
     他走到桌前,提起笔,写到。
    “亲爱的詹姆:
       你还好吗,在霍格沃兹的第一个圣诞节让我不是很愉快,其原因就是我亲爱的母亲,正如你从吼叫信中了解到的那样,她对于我的分院结果并不比她对麻瓜更爱上几分。自从上了霍格沃兹,我就不愿意回家了,就如你所看到的,就连哭泣的桃金娘都比我母亲友善的多!
                                                                                       你忠实的小天狼星 ”
      他开始百无聊赖地等待好朋友的回信,边琢磨着下学期干点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楼下传来嘈杂的舞会嬉笑声,他捂上耳朵——咚咚咚,有人敲响了卧室门。克利切慢吞吞地走进来“小天狼星少爷,主人叫你赶紧穿好衣服下去参加——”
    “砰”的一声,克利切恐惧地瞪大眼睛。
    克利切没有机会说完了,小天狼星狠狠地关上了门。
2.
     “别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你自己去问他。”
      “嘿,莱姆斯。”他把一只手搭在了莱姆斯瘦弱的肩膀上,他感觉到他在抖,“告诉我,你不是狼人,对不对?”
       莱姆斯怯怯地望着小天狼星,“对——对不起,我——我是。”他甚至羞于说出狼人二字。
      小天狼星的脸上略过一丝震惊,随机他的脸上又出现了惊喜,然后,他裂开嘴笑了。
     “真有你的伙计。”他兴奋地打了莱姆斯一个趔趄。
     “你——你不——”
     “想什么呢,你知道的,我,詹姆,彼得,我们可都是格兰芬多。”话中充满了自豪,他神秘的眨眨眼,“额——我最愿意跟那些什么狼人呀,吸血鬼呀,幽灵做朋友了!只有那些斯莱特林才会只和他们一样蠢的人做朋友!”
     詹姆在一旁默默地笑着,据他所知,小天狼星的交友范围可没有那么广。但是这番话对莱姆斯作用很大,他眼含泪光地一拥而上把小天狼星紧紧地抱在怀里,可能低年级的小孩就这么容易感动。彼得和詹姆看着这出好戏。
     “莱姆斯,我们陪你吧,如果在月圆的时候有人陪你,你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痛苦了。”詹姆提议。
     “可是你们办不到的,那有什么办法呢。”莱姆斯小声嗫嚅,似乎还没有从伙伴的信任中缓过来。
     小天狼星笑嘻嘻地凑过来,“我们学习阿尼马格斯吧!”就好像这和詹姆抓住飞贼一样简单。
   莱姆斯瞪大了眼睛,“那不可能!”
    小天狼星轻轻吹了声口哨,愉快地决定了,“哈哈,哪有什么事我们掠夺者做不到的啊,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们不会。是不是,詹姆,彼得。”
    詹姆附和地笑笑,彼得不停地点着头。
    从此,他们有了各自的绰号“尖头叉子”“大脚板”“月亮脸”“虫尾巴”
3.
  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加入凤凰社并成为了凤凰社的第一批成员。从年少轻狂,到身担重任,他甚至从来未考虑过值得与否。小天狼星,他从来未曾意识到成为凤凰社的成员便永无尽头,或许,他的快乐早已结束在霍格沃兹,从伏地魔第一次崛起,到伏地魔第二次复活,这中间的二十多年早已深深地笼罩在黑暗里。
    詹姆莉莉遇害的那天,他踉踉跄跄地走进去,看着那一幕。他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哈利失去了父母。直到哈利被领走,他才意识到一个凤凰社成员该坐的事有怎样的意义。他来不及后悔,他知道,他要去找彼得,他要报仇。他不管这么做的意义,不论值得与否。
    他被关进阿兹卡班的时候不过二十多岁,有的时候做的事还像个孩子。他想过么,没想过。如果他在霍格沃兹的时候知道自己会在毕业两年后关进阿兹卡班十三年,他肯定会把那当成西弗勒斯的一个玩笑。
   他的生命结束在了最好的年纪,他有太多的遗憾,他亲眼见证了掠夺者支离破碎,却未能看见他们所为之奋斗以至于付出生命的一方最终的胜利。他和教子不过相识了三年,而他却尽其所能给予了哈利所有的爱。
   他的愿望得以实现,是在哈利七年级那年,大脚板,尖头叉子,月亮脸,他们重新见面。
  又能怎样呢,可能是激动大于悲伤吧,他会走过去,拍一拍詹姆和莱姆斯的肩膀,会调侃一下他们都成家了而自己却还只身一人。把泪水融在时间里,就再找不到了。
   他会有遗憾吗?
   有。
   那他后悔吗?
   不后悔。
  因为有些人,注定明亮。
   
 

作者:H·G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