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夜莺与红玫瑰

19人浏览 / 0人评论

【GGAD】夜莺与红玫瑰

作者:@金色飞贼QAQ

(半)原创,在lofter上发过

*带加粗方括号的是王尔德童话原文;带普通方括号的是有改动的原文
* 灵感来源:微信公众号“HP同人文库”《夜莺与玫瑰》

一个金发少年坐在花园里。
“我需要一躲红玫瑰,送给我红头发的爱人。”他大声说道。接着他环顾四周,又失落起来:“在戈德里克山谷,一朵红玫瑰也没有。”
【这番话给在圣栎树上自己巢中的夜莺听见了,她从绿叶丛中探出头来,四处张望着。】
金发少年手中摆弄着一个精致的小银瓶,里面两滴血跳跃着,纠缠着。
【“这儿总算有一位真正的恋人了,”夜莺对自己说,“虽然我不认识他,但我会每夜每夜地为他歌唱,我还会每夜每夜地把他的故事讲给星星听。”】
“现在他要一朵红玫瑰,这有什么难呢?银色的血盟和红色的玫瑰,都是爱情的美好之处。”
[“他为什么失落呢?”一条绿色的小蜥蜴高高地翘起尾巴从他身旁跑过时,这样问道。“是啊,倒底为什么?”一只蝴蝶说,她正追着一缕阳光在跳舞。“是啊,倒底为什么?”一朵雏菊用低缓的声音对自已的邻居轻声说道。“他为一朵红玫瑰而失落。”夜莺告诉大家。“为了一朵红玫瑰?”他们叫了起来。“真是好笑!”小蜥蜴说,他是个爱嘲讽别人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可只有夜莺了解金发少年忧伤的原因,她默默无声地坐在橡树上,想象着爱情的神秘莫测。突然她伸开自己棕色的翅膀,朝空中飞去。她像个影子似的飞过了小树林,又像个影子似的飞越了花园。]
【在一块草地的中央长着一棵美丽的玫瑰树,她看见那棵树后就朝它飞过去,落在一根小枝上。“给我一朵红玫瑰,”她高声喊道,“我会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可是树儿摇了摇头。“我的玫瑰是白色的,”它回答说,“白得就像大海的浪花沫,白得超过山顶上的积雪。但你可以去找我那长在古日晷器旁的兄弟,或许他能满足你的需要。”于是夜莺就朝那棵生长在古日晷器旁的玫瑰树飞去了。
“给我一朵红玫瑰,”她大声说,“我会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可是树儿摇了摇头。“我的玫瑰是黄色的,”它回答说,“黄得就像坐在琥珀宝座上的美人鱼的头发,黄得超过拿著镰刀的割草人来之前在草地上盛开的水仙花。】
[但你可以去找我那长在金发少年窗下的兄弟,或许他能满足你的需要。”于是夜寓就朝那棵生长在金发少年窗下的玫瑰树飞去了。]
【“给我一朵红玫瑰,”她大声说,“我会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可是树儿摇了摇头。“我的玫瑰是红色的,”它回答说,“红得就像鸽子的脚,红得超过在海洋洞穴中飘动的珊瑚大扇。
但是冬天已经冻僵了我的血管,霜雪已经摧残了我的花蕾,风暴已经吹折了我的枝叶,今年我不会再有玫瑰花了。”“我只要一朵玫瑰花,”夜莺大声叫道,“只要一朵红玫瑰!难道就没有办法让我得到它吗?”“有一个办法,”树回答说,“但就是太可怕了,我都不敢对你说。”“告诉我,”夜莺说,“我不怕。”“如果你想要一朵红玫瑰,”树儿说,“你就必须借助月光用音乐来造出它,并且要用你胸中的鲜血来染红它。
你一定要用你的胸膛顶住我的一根刺来唱歌。你要为我唱上整整一夜,那根刺一定要穿透你的胸膛,你的鲜血一定要流进我的血管,并变成我的血。”“拿死亡来换一朵玫瑰,这代价实在很高,”夜莺大声叫道,“生命对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宝贵的。坐在绿树上看太阳驾驶着她的金马车,看月亮开着她的珍珠马车,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山楂散发出香味,躲藏在山谷中的风铃草以及盛开在山头的石南花也是香的。然而爱情胜过生命,再说鸟的心怎么比得过人的心呢?”】
【“快乐起来吧,”夜莺大声说,“快乐起来吧,你就要得到你的红玫瑰了。
我要在月光下把它用音乐造成,献出我胸膛中的鲜血把它染红。我要求你报答我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你要做一个真正的恋人,因为尽管哲学很聪明,然而爱情比她更聪明,尽管权力很伟大,可是爱情比他更伟大。火焰映红了爱情的翅膀,使他的身躯像火焰一样火红。他的嘴唇像蜜一样甜;他的气息跟乳香一样芬芳。”金发少年从草地上抬头仰望着,并侧耳倾听。】
【可是橡树心裏是明白的,他感到很难受,因为他十分喜爱这只在自己树枝上做巢的小夜莺。“给我唱最后一支歌吧,”他轻声说,“你这一走我会觉得很孤独的。”于是夜莺给橡树唱起了歌,她的声音就像是银罐子裏沸腾的水声。】
金发少年想到了什么,慢慢离开了。
“他没有得到红玫瑰。”夜莺说,“他马上就会得到了。”
【等到月亮挂上了天际的时候,夜莺就朝玫瑰树飞去,用自己的胸膛顶住花刺。她用胸膛顶著刺整整唱了一夜,就连冰凉如水晶的明月也俯下身来倾听。整整一夜她唱个不停,刺在她的胸口上越刺越深,她身上的鲜血也快要流光了。她开始唱起少男少女的心中萌发的爱情。在玫瑰树最高的枝头上开放出一朵异常的玫瑰,歌儿唱了一首又一首,花瓣也一片片地开放了。起初,花儿是乳白色的,就像悬在河上的雾霾--白得就如同早晨的足履,白得就像黎明的翅膀。】
金发少年不在房间里。隔壁的房子传来争吵声。
[在最高枝头上盛开的那朵玫瑰花,如同一朵在银镜中,在水池裏照出的玫瑰花影。然而这时树大声叫夜莺把刺顶得更紧一些。“顶紧些,小夜莺,”树大叫著,“不然玫瑰还没有完成天就要亮了。”于是夜莺把刺顶得更紧了,她的歌声也越来越响亮了,因为她歌唱著一对成年男女心中诞生的激情。一层淡淡的红晕爬上了玫瑰花瓣,就跟新郎亲吻新娘时脸上泛起的红晕一样。但是花刺还没有达到夜莺的心脏,所以玫瑰的心还是白色的,因为只有夜莺心裏的血才能染红玫瑰的花心。这时树又大声叫夜莺顶得更紧些,“再紧些,小夜莺,”树儿高声喊著,“不然,玫瑰还没完成天就要亮了。”]
金发少年再也没有来过山谷。这首歌她唱了多少年?她不知道。当她把花刺扎进胸膛的时候,时间仿佛慢了好几倍。
一个身穿绿衣的年轻女子幻影移形到玫瑰树前。她没有管夜莺,自顾自地给玫瑰浇了水。
“谢谢你,美丽的姑娘。”夜莺心道,“你就像玫瑰一样美丽。”
时间一定过得很慢。夜莺的下一首歌还没唱完,女人就又来浇水了;不过她看起来老了好几岁。她看见了夜莺,显得很惊讶。不过,她马上会意地笑了起来。
女人一次次来浇水,夜莺唱得越来越动情。“祝福你,美丽善良的人。”夜莺想。
【于是夜莺就把玫瑰刺顶得更紧了,刺著了自己的心脏,一阵剧烈的痛楚袭遍了她的全身。痛得越来越厉害,歌声也越来越激烈,因为她歌唱著由死亡完成的爱情,歌唱著在坟墓中也不朽的爱情。最后这朵非凡的玫瑰变成了深红色,就像东方天际的红霞,花瓣的外环是深红色的,花心更红得好似一块红宝石。
不过夜莺的歌声却越来越弱了,她的一双小翅膀开始扑打起来,一层雾膜爬上了她的双目。她的歌声变得更弱了,她觉得喉咙给什麽东西堵住了。这时她唱出了最后一曲。明月听著歌声,竟然忘记了黎明,只顾在天空中徘徊。红玫瑰听到歌声,更是欣喜若狂,张开了所有的花瓣去迎接凉凉的晨风。
回声把歌声带回自己山中的紫色洞穴中,把酣睡的牧童从梦乡中唤醒。歌声飘越过河中的芦苇,芦苇又把声音传给了大海。“快看,快看!”树叫了起来,“玫瑰已长好了。”可是夜莺没有回答,因为她已经躺在长长的草丛中死去了,心口上还扎著那根刺。】
玫瑰的花苞哆嗦着迎接戈德里克山谷清晨的寒风。
想要红玫瑰的人走来了。一定过去很多年了,他已不再是少年,头发变成了白金色。他看见了玫瑰,疲惫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他用手指捏住玫瑰柄,在上面刻上了“阿不思.邓布利多”。
血红色的玫瑰盛开了。
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互相躹躬,开始决斗。
红玫瑰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两个巫师的每一道咒语,都能把一朵弱小的玫瑰置于死地。
格林德沃显得很兴奋,拼了命想要击败邓布利多;邓布利多防御得也很严密,不给对手任何机会。格林德沃越来越愤怒,越来越疯狂。
终于,花楸木魔杖抵挡不住老魔杖的强大,一道魔咒击中邓布利多的胸口。紧接着,邓布利多衣袋里的小银瓶炸开了,玻璃掉了一地,两滴鲜血浸入了戈德里克山谷的土地里。格林德沃被抛起,又被摔到地上。
他愣了一下,接着大笑起来。
他没有理会近在咫尺的老魔杖。盖勒特艰难地爬起来,捡起破碎的银瓶放到胸前:“你赢了。”
血红色的玫瑰看呆了。
格林德沃被押走。那个绿衣女子,胸口受了重创,流着血。她奄奄一息。她赶到玫瑰树前,看到了玫瑰柄上刻的字。
她惨笑了一声,捡起夜莺的尸体抚摸着。
傲罗们发现了她。一群人向她拥来,但她虚弱得再挡不住一个魔咒。玫瑰被碰落,枯萎了。格林德沃已经被囚。在押送的路上,文达.罗齐尔断了气。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