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子 ] 星

127人浏览 / 0人评论

[ 双子 ] 星
作者:不愿透露姓名的小鹰

 

•采用乔治韦斯莱第一视角

•泪点低的巫师们备好纸巾

•ooc预警

 

“夏夜里最亮的那颗星,便是故人。”

距离霍格沃茨大战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我最近常常失眠,夜里睡不着,出去看星星。妈妈和爸爸都很担心,于是我一直趁他们睡着了再偷溜出来。
他们都觉得我在用这种方法排遣苦闷,只有我知道,我在找弗雷德。

四五岁的时候不喜欢听故事,总跟弗雷德到处乱跑,唯一听进去的一个故事是关于星星的。那时妈妈说,所有对我们重要的人,在逝去之后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每个夏夜,虫声哀鸣,银河流淌。我躺在原野上,心想,弗雷德变成了哪颗星星?他这么不安分,肯定是一闪一闪的。有时满天星斗,我看得眼睛酸疼。这样也好,我可以认为弗雷德就在这些星星之中,这样对我来说,满天都是他的笑声了。
这跟一个麻瓜童话故事很像,赫敏给我讲的,似乎叫小王子?
有时我会想,弗雷德离我有多远?
天文课上学的东西现在可以被我用来伤感了。
生与死,我与你,也许几万光年。

除了失眠之外,其他事情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正像人们说的,生活还是得继续。
我好好经营着笑话商店,继续研究新产品,但一直没什么成效。有时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玩意儿,我会下意识捅捅旁边:“嘿,瞧这个!”
然后突然想起,身旁已经没有弗雷德了。
有时候我会在笑话商店里招呼客人。罗恩小鬼头毕业了,真遗憾,没办法坑他的钱了。
“要不要来一包金丝雀饼干?”我对一个小男孩说,然后下意识等着有人接话。
“不用了,我只有五个西可了。”小男孩手忙脚乱地翻钱。
最近总是忘记这事。

安吉丽娜在旁边默默看着,然后走过来。
“金丝雀饼干,女士?或者侏儒蒲?”
安吉丽娜说:“我知道这对你打击很大。你得赶紧走出来。”
“我尽量。”我回答。
“别以为我不知道,金妮告诉我,你每天晚上都偷偷溜出去……”
我沉默了一下,终于吐出心里话:“你不明白,这并不只是失去一段亲情,或者友情——这就好像,你的灵魂被撕裂了一半……”
“是啊,我不明白,但是我希望你早点明白过来。你有照过镜子吗?你最近憔悴了很多。”
“啊,一共八纳特三西可。要不要迷情剂?这对女巫们可是大有益处——”
“不了,谢谢,除非你想丢掉你的女朋友。”

他们不知道,不明白,没有一个人像是他们的影子,没有一个人每时每刻都跟他们呆在一起,没有一个人对他们这么重要,就像鹰头马身有翼兽的翅膀,一只折断了,另一只就再也无法飞翔。

当天晚上,我没有失眠。
梦里我遇见了弗雷德。他还是穿着霍格沃茨大战时的那套衣服。他看见我的模样,嬉皮笑脸地说:“别告诉我你最近开始忧郁了——你都有黑眼圈了,这下我肯定比你帅。”
“瞎说,我一直都比你帅。”我回答道。
“笑话商店怎么样了?是不是我走了三天就关门大吉了?”
“相反,你走了三天,营业额就开始直线上升了。”
弗雷德咂咂嘴,很遗憾地说:“还以为笑话商店离不开我呢。”
他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小天狼星让你给哈利带句话。”
我问:“什么?”
“他说什么,‘爱我们的人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真是——”弗雷德做出嫌恶的表情,“比那些喝了迷情剂的女巫们还肉麻。要不是看在他是哈利的教父——”
他还在絮絮叨叨,我却心头一震,仿佛听到一声惊雷,我险些愣在当场。

我把哈利约了出来,在三把扫帚。
“最近怎么样?”我喝了一口黄油啤酒,问。
哈利咧嘴一笑。“伏地魔刚垮台几个月,你知道,有很多活要干。”
我们简单寒暄了几句,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弗雷德给我托梦?小天狼星让我给他传话?
哈利却率先打破了沉默。“收拾残局的时候,我遇到了很多人。他们中有的失去父母,有的失去孩子,有的失去朋友,有的失去爱人。”
他仰头灌了一口黄油啤酒。“看到他们悲痛的神情,我才意识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
“我也许比其他人更早意识到这一点,这不是黑魔法防御课,这是战争。但是,当你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白白逝去,尤其是,因为你而逝去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我只能记住小天狼星曾跟我说过的话。”
“爱我们的人永远不会离开我们。”我替他把剩下的话补完。
“跟你说这些不是想安慰你,实在是憋得太久了,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哈利说。
我看着他,他的绿眼睛里有这个年纪不该出现的哀伤,语调沉重得不像个刚成年的巫师。他是救世主,背负的责任比我多得多啊。
我发现,我不是最难过的,不是最绝望的,更不是最坚强的。

一天深夜里,我看着天边最亮的一颗星,突然无声地痛哭起来。
就这样吧,就这一次我就再也不发泄了。我对自己说。
但今晚,我任自己的情绪汹涌澎湃,压抑了许久的悲伤开了阀门,在原野上慢慢流干,淌成稀疏的月光。

在之后的两个月里,韦斯莱笑话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安吉丽娜又来过一次,她问我:“终于找到办法弥补你缺失的灵魂了?”
我回答道:“再也不会试图卖你迷情剂了。”
研究笑话商品时我有了个新习惯,喜欢自言自语——其实平时也是。
“看起来挺赚钱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向这个领域进军?”
“一定轰动极了,他们会以为我重出江湖了。”

最近很少失眠,也很少梦到弗雷德,生活慢慢步入了正轨。
某个秋夜,我又出去看星星。
我望着璀璨的银河,心想,弗雷德怎么样了?他适应能力应该比我好吧?不过那边没有我,他要是开笑话商店,指不定会破产。
星辰只是遥远罢了,在原野上用手捧一捧,满地都是细碎的星光啊。
弗雷德,愿天堂也有个乔治。

 

“晚风依旧很温柔

一个人慢慢走

在街道的岔路口

眺望银河与星斗”

——后记

 

是否原创:是
作者:不愿透露姓名的小鹰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