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利子

172人浏览 / 0人评论

舍利子

禅宗分南北,北宗神秀创,南宗惠能创。北宗淹没于历史中,南宗成为了中国唯一的禅宗。禅宗主张“不立文字,见性成佛”。 少林寺就起源于禅宗。 少林寺也分南北,北少林位于嵩山,为正道魁首,长盛不衰。而南少林却日渐衰微。 南少林九灵寺大师法藏大师不久前圆寂,在寺庙僧人为他做完法事后,将他的遗体和遗物焚烧后竟发现了一颗舍利子,这颗舍利子不知是法藏大师所化?还是他生前从别处寻得?无从查起。九灵寺主持法海大师是法藏的师兄,得知此事后,心知这颗舍利会带来祸患,因为每颗舍利都是有着无穷的妙用,可以救人一命,可以增长数十年苦修,可以延年益寿,实在是佛门无上至宝,但南少林无力守住此宝却又不忍心毁去,只好向北少林寻求帮助,打算将此舍利送往嵩山。天下少林本一家,虽偶有南北之争,但在大事上却从未糊涂。 北少林智远方丈派遣门下大弟子景吾去迎接舍利回北少林。 北少林与南少林相隔千里,可景吾去时却并未遇到任何阻拦,但他清楚,危险已然就在眼前。 景吾此去过了半月才赶到南少林九灵寺,再拿到盛舍利的盒子后,休息了一夜,第二日就立刻往北少林赶了。 第二日晚上时,景吾正好赶到了柳叶客栈。 客栈里声音嘈杂,人声很多,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应俱全。 景吾敲门后,小二来给他开门。 小二问道:“这位大师,是打尖还是住店?” 景吾答道:“阿弥陀佛,小僧今夜在贵宝地打扰一宿,烦忙小二哥再为小僧上一碗素面,两个馒头。” 小二一面将景吾迎进门,一面答道;“好说,大师请进。” 小二将景吾带到一张靠窗户的桌旁,对景吾说 “大师,稍作歇息,我去给您上面。” 景吾施了一礼。 景吾将自己的包裹也就是那盛有舍利的盒子放在自己的左手边,随后向其他桌上的客人看去。 这柳叶客栈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客栈的主人年轻时使得一手好飞刀,因刀形似柳叶,而又是年轻貌美的女子,所以十几年前被江湖人成为“柳叶仙子”。这不代表客栈的主人是什么好人,可也不是什么坏人。“柳叶仙子”曾是江湖杀手榜上排名前十的女杀手,也是武林红颜榜上的八大美人之一。他杀人有时为钱,有时随意,有时看天意。她在江湖上有的不仅是美名,更是凶名。 其他桌上的客人表面看起来是些普通人,可景吾练了十余年的佛门玄功“千眼”,可以比常人看得清楚十倍百倍。他看得清清楚楚,西南角那桌的大汉虽然大碗饮酒却一滴都没有溅到自己身上,说明他对力道的控制极深。北面那桌,是个白面书生,在喝着茶,他闭着眼,每次倒茶时都是在七分时停下,一分不多也一分不少。也是个高手。中间有一男一女在一桌上,他们的神情看起来是夫妻,男的面容刚毅,女的虽不甚美,却也耐看。他们二人刀剑持身,仅用一手吃饭,另一只手却握着剑柄刀把。 不一会儿,小二将素面、满头和一壶茶端了上来。说道 “大师久等了,请用。” 景吾道:“多谢。”又施了一礼,小二也还了一礼后走了。 景吾刚吃了没几口,突然想起小二刚才还的那一礼,心里猛然一惊。刚才小二还的那一礼是正宗的北少林藏书楼的施礼仪式,景吾正是现在北少林藏书楼的最年轻的弟子,藏书楼是北少林的重地,没有方丈的允许一般是不让进出的。景吾是第一次出藏书楼,也是第一次出少林寺。没想到在外边居然见到了少林寺的礼节。一般少林僧人施礼和藏书楼的弟子施礼从外人看着是一样的,但在藏书楼弟子的眼里还是有区分的。只是不知那位小二又底细如何。 景吾吃完饭后就去休息了。他并没有真正地睡去,只是在打坐参禅,静心冥想。忽然他听见了谈话的声音。按理说房间的隔音不应这么差,而且谈话人的声音也不像从近处传来的,但景吾从小除了修炼“千眼”神功外,还修炼了“千耳”神功,可以听到数百米内的任何风吹草动。 一粗狂的男音道:“没想到今天能在这么个小地方见到南北双侠和惜玉公子,真是难得啊?”说完发出了豪迈的笑声。景吾心知这是那个大汉。 一轻柔男声答道:“陆大侠客气了,我也有幸相识阁下这号人物和双侠这对伉俪。”景吾也听出来了,这是那书生的声音。 又一男声道:“承蒙两位兄弟抬爱,先谢过了。不知两位约我夫妻二人来此,有何要事?”这是那拿剑的男子的声音。 那粗狂的男声道:“小弟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成全?” 众人都没有再出声,似在考虑什么是的。 过了一会儿。 那书生道:“不是在下不给陆大侠面子,只是我们今天来这儿的目的恐怕都一样,所以还望海涵。” 拿刀的女子道:“今日我们夫妻如何也要夺得那舍利为我那孩儿治病。” 书生道:“舍利只有一颗,落入何人之手还尚未可知吧?” 大汉道:“我父已时日无多,但我不舍。父亲虽严,但养育之恩当以死相报,今天就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夺得舍利。” 书生道:“我一生阅女无数,处处留情,但只有一人是真心相爱,她说‘只要你夺得了舍利,我就嫁给你’,所以为了她,我今天也豁出去了。” 大汉道:“既然谈不拢,那就手底下见真招吧!”说完就用一双熊掌攻向了拿刀的女子。 书生一手拿扇,一手拿萧,攻向了拿剑的男子。 他二人知道,南北双侠是夫妻,所以暂时结成同盟,打算先干掉他们再说。 拿刀的女子功夫虽也不弱,但还不是书生的对手,仅过了数招就已险象环生。 拿剑的男子虽手持利剑却也不是那大汉的对手,现也只剩招架之力,无力再去帮妻子。 又过了数招,书生用手中折扇打中了拿剑女子的肩头,她“哎呦”叫了一声。 丈夫见妻子陷入险境,硬拼着吃了大汉一掌,借其掌力,来到了妻子身边。 二人练有一套合击之术,两人合力,可以战胜比自己强三五倍的对手。二人名号“南北双侠”,丈夫是北方的汉子善使长剑,女子是苗疆的,使得是弯刀。二人身为夫妻,心意相通,此时一起出手,竟瞬间重伤大汉和那书生。大汉和书生,重伤倒地,已无力再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拿着刀剑走向自己。 就在长剑要看在大汉身上时,有人发出了一声叹息,接着有人道 “阿弥陀佛,还望施主手下留情。”那小二的声音传了出来。 站着的两人,躺着的两人,和偷听的景吾都吃了一惊。 景吾悄悄地靠近了,想要看一看小二的真面目。 小二推着一位坐着轮椅的女子走了出来,而书生看到那女子后,忍着痛站了起来,走到那女子的身旁,痴痴地看着她。 书生问道:“你还好吗?” 坐轮椅的女子答:“不好,你不在我身边,一点都不好,不要再争夺舍利子了,我们走吧。” 书生满口答应和女子一起推开门走了,头也没回一次。 小二接着道:“景吾师弟请出来一见。” 景吾吃了一惊,没想到被发现了,但也不再隐藏,现了身形。 小二接着道:“江湖上近几个月来因为舍利子而兴起的杀戮太多了,只因舍利子太珍贵了,又有诸多妙用。就算是名门正派也都动过抢夺的心思,但因为颜面没有下手,剩下的小门小派有自知之明,没有取抢夺,剩下的就是些武功高强又独来独往的人物了。其中最厉害的要属陆鼎天陆老爷子的儿子陆战仙陆大侠、南北双侠伉俪,还有刚才离开的惜玉公子了。” 小二转过身去对着陆战仙和南北双侠道:“二位都有着想救之人,我心里清楚,可世上的人都有想救之人,世上的人无数,想救的人也就无数,只凭一颗舍利救不活无数的人。况且,舍利未必是真的。” 听了这话,其余四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景吾,当初他可是眼睁睁地看着舍利装入盒子的,又怎会有假? 景吾拿出盒子一看,发现里面果然没有舍利,却有一封信。信封上写着五个字“可拆可不拆”。景吾看到后,犯了嘀咕,不知如何办?把头转向小二道:“不知这位师兄如何称呼?是哪位佛门前辈门下?” 小二说:“本是方外人,焉有尘世名。师弟着相了。” 景吾再问道:“那这信是拆还是不拆?” “为了让陆大侠和南北双侠死心,还是将信拆开给他们看个清楚。” 信拆开后,空无一字。景吾看后呆了一会儿,然后喃喃道:“空,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其余人一同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随后都放声大笑。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