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赫•罗】 懂得我的心

95人浏览 / 0人评论

【哈•赫•罗】 懂得我的心

原创:昔蓓

 

(时间设定HP7,罗恩暂退三人组)

 

 

哈利中心向:

 

       罗恩走了,赫敏一直郁郁寡欢。

       “赫敏,赫敏!”哈利见赫敏不答应,便踱步到她旁边,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这两天,赫敏像着魔了似的,一直捧着《诗翁彼豆故事集》不放,有时候一看就是一下午。“借书消愁”这种事赫敏又不是没干过,废寝忘食的情况对她来说也是常态。但是两个小时都过去了,就是时针都慵懒地挪了两格,可赫敏的书却一页也没有翻动。

       哎,女孩子,感性化一点也正常。

       “赫敏。”哈利又说了一句,可这“说”还不如理解为呢喃。静坐在赫敏的身后,阳光斜斜地透过窗棂,把她的棕色卷发映出了光晕,现出了空灵。

        “如果我在7年前就知道,十七岁的我只配在罗恩和赫敏旁边傻傻地挥魔杖,一遍又一遍地念荧光闪烁,早就会去讨好她了。”哈利托着腮,撅着嘴,看着心中的白月光在罗恩的笼罩下静静闪耀。

IMG_0525.jpeg

       “哈利……嗯,对不起啊,我刚刚……有点入神,你也知道我,对吧?”猛的一下,赫敏像一个从梦中惊醒的孩子,虽然回应着哈利,可眼神却十分涣散,这让本身就不会说谎(主要是在朋友面前)的赫敏显得更加孩子气。

       哈利知道她说的不是实话,当然了,他比谁都清楚,赫敏一直想着罗恩,不分昼夜,哈利甚至在守夜时不止一次地听到赫敏的呢喃,或是突然间惊慌地坐起,在梦境与现实的交汇中瑟瑟发抖,反反复复,哈利的心一次次提起,又一次放下。他甚至觉得自己比女孩子还要多愁善感,赫敏还好好的,只是……嗯,心里承受力比较差,担心自己心爱的人也很正常。

       赫敏把眼睛收回来,勉强挤出一个笑。这个眼神中有安慰,当然,安慰是占多数的,但同时又有一种不怎么常见的落寞与迷茫,这种情感是藏不住的,也是不常有的。这样自然的流露并没有引起哈利的注意。

       “哈利,你能陪我去外面走走吗?”赫敏对他们两个的请求,和索要报酬的小精灵一样少之又少,她的强势,大家都看在眼里。

       “这个……正是因为罗恩的离去,我们才不能放松警惕不是吗?”哈利很坚定,但尽量用委婉的语气表达,他很轻楚放松警惕的后果。他竟然有些庆幸,庆幸走掉的是罗恩而不是自己。如果是罗恩,一定心软了,天知道他们出去后会发生怎样的事!如果让营地暴露怎么办,赫敏受伤怎么办?这一系列问题都有可能会发生。

       “哦。”赫敏有些失望。看着赫敏的样子,哈利有些心疼,但又对她在这种时候的乖巧所感动。安慰的话在嘴边盘旋,最终还是被咽到了肚子里。

IMG_0526.jpeg

赫敏中心向:

 

 

       晚上,下雨了,剥剥滂滂、索索淅淅。如坚韧的刀子,每一滴都划到了赫敏的心上。

       梦里,也是个下着雨的夜晚。在林子的更深处,狼群的嘶吼如幽灵般空灵的回荡,伴着愈来愈响的雷声,压得赫敏喘不过气。喘不过气又怎样?罗恩会不会有危险?罗恩,罗恩一定在这片林子里!赫敏奔跑者,但是双腿却不听了使唤,比灌了铅还重;赫敏大喊着罗恩的名字,可狼嚎声却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盖过了她的呼唤。夜越来越深,林子也越来越黑。赫敏再不敢像刚才那样快跑,她要时刻注意着脚下湿滑的泥土。魔杖尖闪烁的荧光,也飘飘忽忽的,黯淡下去……雨打在脸上,冰凉刺骨。“罗,罗恩!”她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全身都趴在泥土上。远处传来的狼嚎愈发清晰,最后化成一道闪电,邪恶的光芒划破了长空。“罗恩!你在哪!”赫敏试图用声音穿透这无边的黑暗,但是雨像一道道无情白墙,阻断了声音传播的距离。“罗恩……”赫敏眼前一黑,道出了这声最后的呼唤。

IMG_0635.jpeg

       再睁眼,赫敏又回到了那个她熟悉的环境:简易的小床、炉火的微光、小巧的背包,还有——站在她面前的满眼着急的哈利。一切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从梦境跟到现实的,只有那磅礴的雨。

       “赫敏,你……还好吧。”“没事,不用担心我。”只简单的两句话,重复了一次又一次,从罗恩离开的那天起,正如这冰冷的雨,不曾间断。

       第二天早上,赫敏依旧念念不忘梦中的情景。望着摊开的《诗翁彼豆故事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伏地魔早已卷土重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哈利。邓布利多去世了,我们三个又脱离了霍格沃茨的庇护。特别是哈利,他母亲的爱的魔法早已在他十七岁的生日那天彻底烟消云散。这正是他除掉哈利的最佳时机。哦,那个没鼻子的怪物到底有多少眼线!万一,万一他知道了罗恩的情况了怎么办?如果罗恩也像韦斯莱先生一样,被那群魔鬼抓走然后故意用梦境的形式转达给我,怎么办?我该不该去找他?不行,得去外面看看……

        赫敏做了几次深呼吸,从书中抬起头就看到了哈利。简单的聊了几句后便直奔主题。

        “哈利,你能陪我去外面走走吗?”她知道哈利不会答应的,他一定有很多理由拒绝这条请求,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是无理取闹,但在内心深处,她还是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句话。

        果然,他拒绝了。赫敏尽量不让自己露出失望的神情。默默地走开了。

        她趴在那个本是用于透气的小窗子前,双眼向远处眺望着,她有一种预感,罗恩一定回毫发无伤地回到她身边。树林里时不时窜出一只叫不出名字的小动物,但都不是罗恩。赫敏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自己:下一秒,没准下一秒就是了呢。

IMG_0637.jpeg

罗恩中心向:

 

 

       夜晚,他行走在无人的林子里,又一次,孤身一人。

       他已经记不清楚上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了,应该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还没有来到霍格沃茨,还没有认识赫敏、哈利、卢娜、纳威,没有那些传奇的经历,还只是一个连咒语都不会念的小呆瓜。

        按理说,罗恩是家里最小的男孩子,应该得到家里人最多的关爱。可是啊,他就是输在了性别上。自从金妮出生后,他仿佛一下子就失了宠。回忆像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把他的思绪引到了千里之外……

        “乔治,你们要干什么去,带我一个!”罗恩的思绪被带到了一个下午,那一年,他刚好五岁。幼小的身影站在门口,再一次渴求着哥哥们。“不行。”乔治的回答干脆利落。好像是在故意戏弄他一般,两只飞天扫帚紧贴着罗恩胖乎乎的脸蛋飞了过去。小罗恩没缓过神来,等他眨眨眼睛,意识到哥哥们不会带他走了,耳畔却连“呼”“呼”的风声也不见了。

        看着弗雷德和乔治离开的身影,罗恩还是不死心:“弗雷德!”他又喊了一声。“哦,对了,小罗恩!”弗雷德突然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不要一直站在那门下面!”

        一个下午,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罗恩第二次愣住了,罗恩实在搞不懂这两个恶作剧专家又想出了什么新点子。不过就在这时——几乎和他的愣住十分同步——一盆冷水,突如其来地浇在了罗恩的身上。他再一次回过了神来:自己可爱的红色头发、刚刚买来没几天的衣服,他最爱的鞋子,都在一瞬间被淋成了落汤鸡。

        “弗雷德!乔治!”罗恩带着哭腔,但还是阻挡不了两个哥哥扬长而去的步伐。

        “妈妈……”罗恩找到韦斯莱夫人,小鼻子抽动着,五官微微有些变形,眼看就要哭出来。

        “宝贝,不哭,妹妹在睡觉,不打扰她好不好?”韦斯莱夫人指了指身边的小床,“好孩子,自己去用毛巾把身上擦干,换一身衣服,不哭。”

        罗恩强忍着泪水,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乖乖地按照妈妈的指示擦干了身体,换好了衣服。

        他坐在家门口的长椅上,看夕阳把天空晕上了迷人的浅绛,一点一点,消失在夜的静谧里。那时候,一股他也叫不上名字的情愫在他幼小的心灵中酝酿、发酵。直到现在,罗恩才明白,这种奇怪的感觉也有名字——孤独。

       

IMG_0993.png

        这种感觉,长大的罗恩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作为“救世主哈利的朋友”,孤独一直像背景音乐一样默默播放,他不可能在哈利那得到安慰,反倒是赫敏,她虽然被戏称为“十全十美小姐”,但是能够放下高傲,在罗恩不知不觉间给予他温暖。

        一幕接着一幕,与赫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从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又立刻消失。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已经在不经意间喜欢上了这个女孩。

        熄灯器的光芒一闪一闪的,微微火光里,浮现出的竟然是赫敏的影子。

        那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

        第二天清晨,罗恩的身影浅浅的印在了营地的草地上。

        “赫敏!”“罗恩,罗恩!”

        赫敏不顾哈利目光的束缚,猛地向着罗恩的方向奔来。

        对于罗恩来说,真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本文原创

(麻烦社长把文章发在预言家日报的公众号里,写文不易,请您通过后不要忘了我,我真的很希望自己的文字能在贵公众号上发,万分感谢!)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