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苔

106人浏览 / 0人评论

青苔

 

我相信,爱情的本质一如生命的单纯与温柔。--题记

手中雕刻生花,刀锋干转蜿蜒成画。
晚风徐徐,伴残阳西沉;心事慌慌,似大雨倾盆。哀怨声声琴断忧入心,怎奈执手难舍又难分。
清明时节恰阴雨绵绵。望路上行人,魂欲断。
不知你是否记得,那年清明之时,我们在戈德里克山谷那场不经意的遇见。那时的我仍清涩,对世界的未知充满了好奇。
我曾一度是家人眼中的逆子--我与他们处处不和直到后来那次交谈我才终于与他们和解。
遇见你,使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初逢

那天,我随家人到戈德里克山谷祭祖。说心里话,我本是不愿去的,可最终屈服在了父母的威逼利诱之下。一路上,无论是匆匆的行人,还是飘飞的蒲公英,亦或定空中北归的大雁,都始终无法引起我的注意--我心中只有不情愿这三个字,别无他想——直到……你出现在我面前。看了看我发愣的眼神,你或许是不解,或许是好奇亦或是想打破僵局,便问了我的名字--这是我们第一段对话的开端。
“莎伦·沙菲克。”
“不错的名字,"你嘻笑着说,迈克里斯·塞尔温,“幸会。”
你的话打破了我原本坚守的沉默。不久,我们又聊到了家庭、爱好和魁地奇。身为一个对魁地奇了解颇多的女孩,在谈论中,我猛地发现我们如此相像——只不过,你是家族的骄傲,而我恰相反。
那天后,我们彼此寄信,持续了好久。

11岁那年盛夏,我收到了霍格沃茨的来信,于是约上你去对角巷买开学用的书。与初次见面时抑郁的态度不同的是,这次的我多了几分企盼与欢愉。我们逛遍了丽痕书店的每个角落,又在福洛林·福斯科的冰激凌店里静静享用了份黄油啤酒味冰激凌。你什么都没有买,但一真与我聊得很开心一一后来才知道,你早已准备好了这一切。
那一刻,心中有点微甜。

到了霍格沃茨后,你去了斯莱特林,而我是名格兰芬多。家人曾一度干预我们的生活,不过在你的鼓励下,我选择了沟通而不是反抗或逃降,总算打破了我与家人间那道看不见的墙。

七年时光以流水般转瞬即逝。毕业时的天空蒙罩着不散的阴云。黑魔势力恰在崛起。我加入了凤凰社,而于我意料之外的是,你选择了成为食死徒。我曾多次写信给你只为你回心转意。而这次,你辜负了我。在我满怀希望地拆开信封那一刹那,几个红宇映入眼中:
“永远不!”
心中的海啸去了又来,无数次祈祷,化作了一片寂寥。
再后来,战役打响。一次,我被对手打得节节败退。就在绝望弥漫之时,痛苦忽地减轻了。我挣扎着坐起,却看到了你那双闪烁的粽眼睛。我们凝视着彼此,直到最终,昏迷咒伴杀戮究一同打来,我昏阙了。
--我们的一切结束了。

又是清明时,我去拜访了你安息的那片土地。那里的花开得正旺,像极了那年匆匆,你陪我看的原野景色。
有的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像是流星,瞬间迸发出令人羡蒙的火花,却注定只是匆匆而过。
青苔攀上了你墓碑前的石阶,显得格外亮眼。
我可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