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童年起,我便独自一人,照顾着历代星辰,向死而生"

75人浏览 / 0人评论

"从童年起,我便独自一人,照顾着历代星辰,向死而生"

作者:Deluminator

你是默然者,是汤姆里德尔孤儿院的伙伴。

【治愈催泪向】


那一年,你们两小无猜。他十一岁,你十三岁。
这是你今天第七次走过里德尔房门前了。
冷冰冰的地上有个小黑石子总硌你的脚,你捡起来,那石子躺在你湿乎乎的手心里,又变透明了。
你倏忽间想起今早自己醒来不自觉喊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想回家"。可就连你自己都搞不清楚,你到底要回哪个家,只是不停地落泪。
你有时候觉得这孤儿院好怪,怪到一下子收容了两个小巫师,准确的说,是两个半小巫师。
因为你是默然者。压抑太久了,你身体里那个小家伙很不安分。
自邓布利多从孤儿院走以后,里德尔已经把自己关了三天三夜了。
这小子。
敲了门还不开,你气急了,啐了一口,狠狠踢了一下门,结果又没控制住,门燃起了火。
你扭头就跑。你恨。恨自己。恨世界。
身后里德尔叫住了你。你回头,看见他站在火光漫天里忽明忽暗。
房间里,你把马上冷掉的比萨饼递给他,他没有接,只是慢慢开口:
"我好像从来都是一个人,没和谁走过四季,没和谁吹过海风,从夏天熬到冬天,从冬天熬到夏天"
"没良心的,哪天不是我陪着你啊"你逗他
"我要走了"他抬头看着你
"我也要走了"你轻轻地说
"你知道的,这一次我们去的不是一个地方了"他认真的样子
你何尝不知道呢,身旁的里德尔是霍格沃茨这届的新生之一;而你,早已被体内的默默然折磨的近乎体无完肤,你在强撑度日
"如果是来和我告别,请隆重一点,等我眼眶盈满眼泪"
你忽然哽咽了
"你想做的事我都陪你,如果你想放手了,那我祝你一路平安"他望着你的脸:
望着你不停吞口水的喉咙
望着你拼命抿住的嘴唇
望着你一点点一点点蓄满泪水的眼睛。
幸好,在眼泪决堤的前一秒你背过身去。
"我曾经问神灵,难道不反抗也是一种罪过吗"
他不置可否,从暗袋里掏出一个很不规则的石子,塞到你手上。
"这石子我从小就有了,他们说,这是妈妈留在我衣兜里面的。"他说  
"现在,我把它留给你了,好好待它。"
你湿乎乎的手心里,那小石子没有和往常一样变成透明。
"我活过十几个春夏秋冬不过是侥幸,如果有一天我终结在了昨天呢" 
"没事,我本来就一无所有的,就算是帮我恢复原样了。"
————
那年,他十四岁,你十六岁。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夜里,你噩梦中惊醒,口中喊出了记忆深处里德尔的名字。
"听说初雪的这一天,说谎的人可以被原谅,告白的人能白头偕老,那么末雪呢"
熟悉又陌生的敲门声再次响起,你打开门的一刹那, 恍如隔世。
他穿着深绿色的长袍,看着你骨瘦嶙峋:
"你知不知道,飞来咒是不能唤来巫师的啊"他含着笑
"可你还是来了"你含着眼泪。
泪水模糊间,他早已消失不见——实实在在站在你眼前的,是隔壁房间的小男孩。
"生日快乐!"他举高插着蜡烛的奶油蛋糕,急切地盼望你吹熄
你俯下身来抱住他,抱住这个还没有你膝盖高、孤儿院里最懂事、却恰巧和里德尔同一天生辰的小男孩。
烛光中,他挽起袖子小心翼翼擦掉你脸颊的眼泪,忽明忽暗地和里德尔在身后喊你的一幕如出一辙。
很多时候,你甚至觉得,里德尔变了形式又陪伴在你左右。
"姐姐已经没有爱的能力了,除了对你们两个人。" 
浓浓夜色里,蜡烛熄灭化成一缕缕青烟。
————
那年,里德尔长大了,你也长大了。
在你十七岁的最后一天里,里德尔一身黑袍黑裤出现在你面前,带来了话里话外是藏不住的挂念。
"万物与我都是荒诞的静寂,此时我想你"
"你明天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出孤儿院了,我打小就听你念叨这事,现在愿望成真了。"他逗你
"这次我真的要走了,riddle。"你认真的样子
"我没有家了。"
你把里德尔十一岁那年塞给你的小石子轻轻放到他手心里。十几年来,你第一次放下脑海紧绷的弦,罅隙,默默然冲破了你身体禁锢,将你吞噬为黑雾。
和他同一天生辰的小男孩一言不发站在门口,和里德尔儿时毫无二致。
里德尔失了魂一样看着你留给他的字条:
"从童年起,我便独自一人,照顾着历代的星辰,向死而生"
此后,里德尔换下黑袍为西服,昔时稚气未脱的小男孩被永久封尘于记忆。
那一年,你们青涩尽去,他十六岁,你恰好十八岁。

作者:Deluminator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