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娜.洛夫古德:拉文克劳的风与鹰

170人浏览 / 0人评论 / 添加收藏

卢娜.洛夫古德:拉文克劳的风与鹰

 

卢娜:在众人眼里的疯姑娘,不知你怎么想,反正,我只想做一朵低到尘埃里的花,旁人之心,不可读也不能读。

 

也许,智慧的冠冕无法戴在她头上;也许,古怪的挂饰只是她内心的悲哀;也许,她在旁人眼中只是一个没有思想的玩笑;也许,她只是你们不经意间走过的草坪。疯姑娘,在口中吐出,以为只是吐出了尘埃,却毁了一位单纯女子的学习时光。

赫敏见到她,极其理性地打断了她心中幻想的世界,但她并不在乎。她的世界只有自己,没有人可以打断,但懂的人却可以走进。这也使卢娜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友谊,发挥了自己的作用。

 

Wit beyond measure is man's greatest treasure 
(无法估量的智慧是人类最大的财富)哈利·波特

 

Anyway,my mum always said......the things we lose have a way of coming back to us in the end. 
If not always in the way we expect. 
(我妈妈常说:我们丢掉的东西都会自己回来的,只是不是以我们期待的方式。)

In that room with the archway.They were just lurking out of sight,that’s all.You heard them,Harry. 
在那间有拱门的屋子里。他们只是暗暗藏在我们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就是这样。你听见了他们,哈利。

卢娜在她卧室天花板上装饰了五张画得很漂亮的脸庞:哈利、罗恩、赫敏、金妮、纳威。它们不像霍格沃茨里的画像那样会动,但也有一定的魔力:哈利觉得它们有呼吸。画像周围有精细的金链子把它们连在一起。但细看了一两分钟后,哈利意识到链子实际上都是同一个词,用金色墨水写了上千遍:朋友......朋友......朋友......

如鹰,她的智慧不容置疑,面对一次次危险也淡然一笑,如同一次普普通通的练习,摄魂怪前,一只银色的兔子从魔杖尖蹦出;如风,哪怕是纳威和金妮也无法揭开她神秘的面纱,梦幻之间,以超脱世俗,盘旋于霍格沃茨塔尖,俯瞰那些还在低俗地叫喊“疯姑娘”的人。

她的镇定,不像是一个小女孩表现出来的。

任何一个爱拉文克劳的人,不是沉沦于秋张,就是敬重高洁的卢娜。秋和卢娜同为女神般的存在,一个沉迷物质,一个拥有精神。

卢娜有些太高深了,但任有单纯女子的一面,特别是《hp和玛丽苏开玩笑》这本书中,卢娜特别可爱,极具喜剧性。

罗恩要求卢娜试试看能不能打开入口。卢娜对着墙壁用蛇语说打开。没反应。罗恩说你说说赞美斯莱特林之类的话。卢娜对着墙壁高喊斯莱特林最英俊!斯莱特林是全世界女性的偶像!愿斯莱洪福齐天、子孙满堂!斯莱特林万岁、万岁、万万岁!等等一箩筐的好话。没有一面墙理她。卢娜突然想起了一句流传了千年的古老咒语,她大声说:“芝麻开。”话音未落,他们身后的一个黄铜水龙头水池缓缓打开。“玩笑。”卢娜接着说。水池迟疑了一下,“哐”地合上了。“这水池很容易骗…”卢娜点点头,重新说“芝麻开门” 。水池裂开,出现了一条通往密室的道路,罗恩说要下去,本来卢娜也想跟着去,但是那水池好像记仇,一看见她走过来就砰的一声想夹住她,卢娜只好作罢。

 ----打酱油而已《hp和玛丽苏开玩笑》

 

卢娜,不论你们如何,她在我心中永远都是那个女孩

 

作者:圈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