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鹞与渡鸦

162人浏览 / 0人评论 / 添加收藏

白头鹞与渡鸦

 

白头鹞不是真正的白头鹞,

渡鸦也不是真正的渡鸦。

 

太阳的第一束光落进了戈德里克山谷,天刚微亮。秋日的清晨,这里十分静谧,连树叶落下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一只树上的白头鹞轻轻睁开它的眼睛,它抬起头,注视着发出光亮的楼房那边,直到太阳露出小半边脸,它才作罢,扑楞了一下翅膀,飞到近处的路灯柱上,似乎在静候着什么。它默不作声,张了张喙,却不忍吵醒人们。

当第一个醒来的巫师拉开窗帘,是个小男孩,他注意到了这只白头鹞,但没有惊动它。白头鹞似乎也发现了他,微微地向他点了点头,眨了眨眼睛。正常的白头鹞不会做出这个动作,男孩意识到了,但却没有做些什么,只是默默地坐在窗前端详着它,似乎有些喜爱这只鹰。

白头鹞飞到他的窗前,用喙敲了敲玻璃,小男孩想要开窗让它进来,可是却吓到了它,它飞向蓝天,消失不见了。

 

白头鹞飞到很远处的一棵树上,静静地伫立在那里,纹丝不动。一只渡鸦飞来,似乎想和它站在同一棵树上,白头鹞见是同类,就礼貌地相让了。

那只渡鸦蹭了蹭白头鹞,白头鹞没有理会,它望着远处。楼房间,出现了许多年轻的、年老的巫师的身影,年轻的巫师幻影移形去工作,或许是去魔法部吧,去那里当傲罗,是件不错的事情。又或许是去三把扫帚当服务员?还是古灵阁招解咒员了?是啊,白头鹞和渡鸦怎么会知道呢。它们只是给这个世界当了个旁观者,自己却不会过多融入。

 

正常的鸟应该去照看自己的孩子,况且这是两只不同种类的鸟,站在一起十分突兀,走过的人群都纷纷议论,是不是两只怪鸟。白头鹞和渡鸦怎么会知道,他们在议论的是自己?

到了中午,太阳高挂在空中,似乎有点热,白头鹞不耐烦地扇动着翅膀,一根羽毛从它身上飘落下来,没人注意到这一切,除了渡鸦。它似乎是除了那个小男孩以外,唯一一个喜欢这只白头鹞的,毕竟有如此耐心陪伴白头鹞的,只有它一个。

 

傍晚时分。白头鹞叫了两声,渡鸦用翅膀轻轻抚摸着它,这不像是一只渡鸦能干出来的事情。白头鹞似乎隐藏不住了,再顽强的耐心都无法熬过一整天。它扑棱了一下翅膀,飞到树下。

当渡鸦反应过来时,树下早已没了白头鹞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十七岁左右的女孩,她正在树下望着渡鸦,朝它微微一笑。那笑容似乎在告诉渡鸦,让它也快快变成人形吧。

巫师是可以变成阿尼玛格斯形态的,这一点世人皆知。

女孩又向渡鸦招了招手,渡鸦给予回应,站到女孩的肩头,女孩抚摸着渡鸦,似乎女孩从始自终都知道,这只渡鸦一定是个小男孩,十七岁、十八岁的样子。

微凉的晚风抚着女孩的脸庞,渡鸦就是当年霍格沃茨保卫战时,斩杀纳吉尼的小男孩。女孩一眼就认出了他,羞红了脸。

男孩摸了摸女孩的额头,报以微笑,他们其实互相喜欢着对方。

 

白头鹞不是真正的白头鹞,

渡鸦也不是真正的渡鸦。

 

作者:纳西莎_Narcissa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