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妮·韦斯莱》

171人浏览 / 0人评论 / 添加收藏

《金妮·韦斯莱》

作者:Grace

 

“金妮,吃饭了!”

金妮慢慢地下了楼。

还没看到他们,她就听到哈利说:“金妮还好吗?”

她的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喜悦。

她听到罗恩回答:“什么意思?”

“噢,我不知道。”他能想象哈利在耸肩。

“我想你已经注意到了,我们的小妹妹金妮喜欢你。”弗雷德说。

“没错,因为只要你在场,她都会脸红。”乔治说。

金妮的胃缩成了一团。

“她为什么会喜欢我?”哈利尴尬地说。

“哦,亲爱的哈利问什么会脸红?”乔治追问道。

“莫非是他也喜欢我们的小妹妹金妮?”弗雷德补充道。

双胞胎立刻唱了起来:“哈利和金妮在榭寄生下接吻,接吻!先恋爱,再结婚,然后来了一只坐在蒲绒绒⻢⻋里的蒲绒绒!”

金妮心里涌起一股尴尬的喜悦。听到哥哥们把她和哈利的名字房子同一 个句子里,她就高兴得红了脸。这时,哈利说:

“我不喜欢她!”

金妮的胃沉了下去。

“你想让我们相信你不喜欢金妮为你神魂颠倒?”乔治取笑道。

“我不喜欢!”哈利坚持道,我希望她别喜欢我!”

“你是说金妮配不上你?”弗雷德突然说。

“我认为是的,弗雷德!”乔治指责地回答,恐怕他觉得,一个⻩鼠狼是配不上救世主的!”

“不是!”哈利慌乱地说,提高了声调,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别这样,乔治!”罗恩为好哥们辩护。说真的,金妮真的很烦人!”

 

 金妮不想再听了,她⻜奔上楼梯,也不管妈妈在后面喊:“怎么了,金妮?”

她猛地关上房⻔。 她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心怦怦直跳。她的目光落在了梳妆台上那本她读

了很多次的《大难不死的男孩》上,她沮丧地吼了一声,抓起它扔在地上。它落到了她的床边,她低头看去,刚好看到床单下面露出的那本神秘空白书本的一⻆。她冲动地捡起它,走到她的书桌前。她拿起一支羽毛笔,开始在第一⻚愤怒地书写。

“我讨厌他们所有人!我讨厌哈利、弗雷德、乔治和罗恩!我真希望我再也⻅不到他们任何一个人!”

她喘着粗气停了下来,退后几步,看着纸上愤怒的文字。写出来让她觉得好多了,于是她放下了羽毛笔。

这时,她的字被吸收进了纸里。她瞪大眼睛,看着她的想法消失在羊皮纸中。接着,她写过字的地方出现了新的文字。

“再告诉我一些。” 这些字是整洁的黑体字,与她那潦草的字迹截然不同。她拿起那本书,在手中翻来覆去。这到底是

她低头看着⻚面,发现更多墨水自动出现了。

“我是汤姆。你是谁?”

金妮咽了口唾沫,但是仍然没有回应。她盯着羊皮纸,更多的文字出现了。

“别害怕。我只是想做你的朋友。”

她没有理会心中的疑虑,而是坐在椅子上,用颤抖的手拿起羽毛笔写了 起来。

“我是金妮。”哈利、弗雷德、乔治和罗恩是谁?”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答道:“弗雷德、乔治和罗恩是我的哥哥。哈利是罗恩的朋友。她停顿了一下,继续写道:“我喜欢哈利已经很久了,弗雷德、乔治和罗恩刚才因此取笑我。哈利也说他不喜欢我  我让他难堪了。

“这太可怕了。他们不应该那样对待你。” 金妮突然很喜欢这本日记

 汤姆。他们羞辱了我。” 她写道。 一阵停顿,然后,那你应该报复他们。

她咽了口唾沫。“什么意思?比如恶作剧吗?”

“对,没错。你知道他们害怕什么吗?”

“罗恩害怕蜘蛛。”

“那就把蜘蛛放在他的床上。我敢打赌,他发现它们时一定会出丑。”

看到这里,金妮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一定很好笑。

”但我从来没有真正搞过恶作剧。我们互相开玩笑时,我妈就非常生气。 总之,这更像是弗雷德和乔治的⻛格。”

又一阵停顿。“那就让它看起来是他们做的。你可以一下报复他们三个。”

“我必须承认,这是个很好的计划。”我们现在只需要找个办法来羞辱这个哈利。” 金妮摇了摇头,然后意识到汤姆看不⻅她。说真的,这不是他的错。我愚蠢的哥哥们在取笑他。” “但是他也参与了。汤姆坚持道。不,这不是他的错。

“好吧。毕竟,这取决于你。”

金妮露出了笑容。和其他人不同,汤姆认真听取她的意⻅。她皱起了眉头。

“汤姆?”

“嗯?”

“你怎么能给我回话呢?毕竟,你是一本书。

一段很⻓时间的停顿,金妮感到十分恐惧。如果她冒犯了他,现在他不打算再给她回话,那怎么办?墨水开始出现时,她松了一口气。

“我被困在这里很久了,就等着有人来跟我说话。我一直很孤独。我很高兴我们找到了彼此。不是吗?”

金妮笑了笑。

“嗯,我也很高兴。我⻢上就要去霍格沃茨了!我很兴奋,但我一直担心找不到朋友。不过至少我还有你。我几乎不认识和我年龄相仿的人,我 很担心分院帽不把我分进格兰芬多。

“你想进格兰芬多?” “嗯,我家所有人都在格兰芬多。我的六个哥哥,我的父母,所有人...” “再告诉我一些。

第二天早上,金妮很早就醒了。她把一支羽毛笔和日记本塞进外套口袋,悄悄走出了陋居。她顺手从厨房拿了一只玻璃罐,径直走向森林, 对池塘的方向拉下了脸。周围的树叶仍然带着露水,很容易就能发现蜘蛛网。她小心翼翼地把看到的蜘蛛从网里捉出来,扔进罐子里。

半小时后,她收集了两打大蜘蛛,她高兴地看着它们用指尖轻敲着玻璃,然后拧上盖子朝家走去。

白天里,她把罐子藏在梳妆台最上面的抽屉里,但是晚饭后,她就开始行动了。罗恩和哈利在客厅里下棋,乔治坐在旁边,嘲笑着恼火的棋子们。楼上传来了洗澡声。弗雷德一定在里面:太好了。珀⻄不知去了哪里 大概像往常一样,在他的房间里学习。她的父母正忙着清理餐具。没有危险。

趁没人注意,她溜上楼梯,直接去了弗雷德和乔治的房间。这是一个十足的灾区。他们的房间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东⻄几乎盖住了地毯  乔治床头柜的⻆落里,有味道可疑的魔药在冒泡。金妮踮着脚尖穿过房间,来到弗雷德的柜子前。她很快就找到了他的魔杖,放进了口袋经过盥洗室 时,她停下来把耳朵贴在⻔上。弗雷德在里面唱着下流的歌,淋浴头仍然在放水。

她拿出装满蜘蛛的罐子,爬上楼梯,来到罗恩的卧室她绕过哈利的行军床,走到罗恩的床前。她拧开盖子,用弗雷德的魔杖指着那些八条腿的生物。低声念了一道咒语将它们固定,又用另一道咒语定时解除固定。 今晚十一点整,蜘蛛又会到处乱爬。真是两道绝妙的魔咒。这是汤姆的主意。

她迅速动手腕,把罐子里的东⻄倒在罗恩床上,拉过耀眼的橘⻩色床单盖住它们。她小心翼翼地把魔杖放回弗雷德的房间,然后蹦蹦跳跳地下了楼。

“还不错吗,罗恩?”她穿过房间,拿着一本书坐在大扶手椅上,开心地对她哥哥笑了笑。

他奇怪地看着她,然后耸了耸肩。“很好。”他回答。哈利的棋艺烂透了!” “!”他的对手抗议道。他们继续下棋时,金妮把书高高举起,遮住了脸。他们一定会喜欢自己给他们准备的礼物的。

 

几个小时后,她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墙上的钟轻轻地敲了十一下,她竖起了耳朵。两分钟后,她听⻅了罗恩惊恐的叫声,哈利也跟着喊了起来。走廊里的灯亮了,她听到了父母慌乱的声音。

然后是她母亲愤怒的尖叫。“弗雷德!乔治!”

“怎么怎么了?”

“不管是什么,都不是我们干的!”

“还有谁会把蜘蛛放在罗恩的床上?”

“我们不知道是谁,但不是我们!”

她的父亲更加冷静低沉的声音打断了这场争吵。

“有一个简单的检验方法。我会写信给魔法部,跟他们要今晚这栋房子里未成年人施魔法的记录。这应该能解决问题。”

他们拖着脚步朝厨房走去,金妮得意地笑了。

他们等待魔法部的回应时,整栋房子一片寂静,金妮盯着从⻔缝里透进来的光。她知道记录上会怎么说。

十五分钟后,她听到她的母亲又尖叫起来。“你们差点让罗恩心脏病发作!你们知道他多么害怕蜘蛛!

“妈妈,我们发誓不是我们!” “别跟我来这套,弗雷德!上面写着:826日晚上,弗雷德瑞克 · 吉迪恩· ⻙斯莱的魔杖施了咒语!”

莫丽 · ⻙斯莱稍微降低的叫喊声在房子里响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金妮从枕头底下掏出日记,将它打开。汤姆,成功了!”她写道。 做得好,金妮。

金妮很高兴她的恶作剧成功了。余下的暑假里,罗恩都没跟弗雷德和乔治说话,双胞胎还要完成一大堆家务。

她确实有过愧疚的时候。那是他们动身去霍格沃茨的前一天晚上,她的 妈妈让她临睡前提醒罗恩和哈利把牙刷装好。她走进他们的房间时,哈利已经躺下了,但是罗恩在上床之前犹豫了半天。她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拿起枕头,把床单全部掀开,脸上露出一丝窘迫的表情,她知道他在检查有没有蜘蛛。这一幕使她心里很难受。她结结巴巴地转述了妈妈的提醒,然后以最快速度离开了房间。

 

没过多久,她就来到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她看着霍格沃茨特快列⻋, 心中洋溢着兴奋。她抓紧了口袋里的日记本。她差点把它忘在家里,他们只好掉头回去。金妮感觉到她的妈妈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别忘了给我和你爸爸写信。”⻙斯莱先生帮金妮放行李箱时,⻙斯莱夫 人开始了她的教导。一定要听教授的话,不要相信弗雷德和乔治说的任何话!”

“我知道,妈妈。”金妮说。“别为我担心。”

“我们不担心,金金。”⻙斯莱先生说,搂住了他的妻子。“对吧,莫丽金妮聪明又独立。她会没事的。

她的妈妈哭了起来,金妮使劲点点头,灿烂地笑了。

“我会没事的,妈妈。一定会的。”

“我最小的孩子也去上学了。”⻙斯莱夫人惆怅地说。

火⻋鸣笛了。

“好了,莫丽。”⻙斯莱先生说,揉着妻子的胳膊金妮要找一节⻋厢,“再⻅,亲爱的。”他简单地抱了抱她。

轮到⻙斯莱夫人时,把她紧紧搂在怀里,擦掉了眼⻆的泪水。

火⻋驶出⻋站时,金妮对她的父母挥了挥手。他们消失在视野里后, 她开始在火⻋里穿行,看向沿途的每节⻋厢。她看⻅弗雷德和乔治正在和几个同年级的女孩热烈地聊天,便直接走了过去。她看⻅了罗恩在学校里的几个朋友赫敏、纳威隆巴顿,还有另外两个,她猜是⻄莫和迪安—她猜测着罗恩和哈利去了哪里。也许是去糖果⻋买东⻄了?

“闪开,⻙斯莱。”听到嘲讽的声音,她抬起了头。德拉科•⻢尔福正俯视着她,他抱着胳膊,脸上露出了令人恼火的笑容。她对他皱起眉头,想起了他们在丽痕书店的争吵。一个高大的黑皮肤男孩和一个短鼻子的黑发女孩站在他身后,高傲地看着她。

她挺直身子,看着那双冰冷的灰色眼睛。“说声借过就行。”她回答。他 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他一定以为她的父亲和哥哥不在身边,她 会很温顺。他们对视很久,都不愿把目光移开,彼此之间的厌恶显而易⻅。

“哼。”他最终嘲笑道,“你真应该学会尊 ⻓辈。”滚开,⻢尔福。”她恶狠狠地说,从他身边 了过去。她走到最后一节 ⻋厢时,就把这件事忘记了。

“卢娜!”她拉开⻔,发出了如释重负的声音。金发女孩从腿上的杂志中抬起头来,慢慢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金妮!”她说。很高兴在现实生活中⻅到你。”什么意思?”金妮坐在卢 娜对面的座位上,好奇地问。

“我们作为邻居,只能在家附近⻅面。我们现在要去霍格沃茨了...这似乎更像现实生活了。你不觉得吗?”

“你是说,就像我们⻓大了一样?” 卢娜把头歪到一边,开心地笑了起来。差不多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读完这篇文章。你知道吗,这样我就会清楚如何在学校里避开橙色甲虫了。

金妮笑了。卢娜一向有点古怪,但金妮觉得很可爱。到时也给我讲讲。

卢娜又看起了杂志,金妮盘腿坐在座位上,从口袋里拿出汤姆,开始写 了起来。

“吉妮维娅 · ⻙斯莱!”金妮呼了一口气,走向大礼堂前面。她坐在高脚凳 上,看⻅卢娜在拉文克劳⻓桌上,身体微微前倾。她扫视了一下大礼 堂。弗雷德、乔治和珀⻄正在格兰芬多桌上看着她,但她还是没有看⻅罗恩 ⋯⋯ 或者哈利。赫敏对她鼓励地笑了笑,⻨格把分院帽放到她头上时,她也试着对她笑了笑。

“啊,又是一个⻙斯莱。”帽子了然地说。“我知道该把你放在哪儿。这么多年来,你们⻙斯莱一直让我不费脑筋。”

金妮松了口气。格兰芬多。

“你很高兴,是吗?不过等等,帽子继续说。还有什么东⻄...很不像⻙斯莱的东⻄。”

“什么?”金妮喃喃道,无法抑制声音中的恐慌。我喜欢惊喜。它笑着说,仿佛没听⻅她的话。

“不去斯莱特林,不去斯莱特林,不去斯莱特林 ⋯⋯金妮绝望地想,闭 上眼睛专注于这一个念头。

“不过你显然天性狡猾,亲爱的。”没有!我不属于斯莱特林!” 但是她想到了自己把蜘蛛倒在罗恩床上的画面。

“哦,不过你确实是的。”帽子坚持说,“你用蜘蛛制造了一个相当狡猾的小恶作剧。还有更深层次的东⻄,驱使你把你的哥哥吓个半死,还让 别 人替你顶罪。干得妙啊。非常狡诈。你在斯莱特林会很出色!”

金妮说不出话了。她还没来得及反驳,帽子就大声喊道:“斯莱特林!” 没有掌声;大礼堂里一片寂静。金妮知道,这一定是因为震惊。⻙斯莱一直在格兰芬多;⻙斯莱从来没进过斯莱特林。 她睁开眼睛,心脏怦怦直跳。她的哥哥们目瞪口呆  珀⻄涨红了脸,好像要对帽子吼叫,让它再试一次。赫敏同情地看着她。

⻨格教授似乎恢复了镇静。“好了,⻙斯莱小姐,你最好去坐下。”她轻声说,拍了拍金妮的肩膀。

金妮勉强将目光从那些失望的面孔上移开。她麻木地站起来,在大礼堂中穿行。她抬起头,想在她的新学院餐桌旁找一个空座位,但是没人让出地方。

她看着那些脸大多数都不熟悉 ⋯⋯ 她的家人认识的斯莱特林不多  她对上了德拉科⻢尔福的目光。他看着她的眼睛,困惑地皱起了眉 头。 然后,让她吃惊的是他稍微往左挪了挪,在他和那个短鼻子女孩之间给她腾出了地方。

她又看了看桌子,发现没有其他空位后,只好咬紧牙关,坐到了他身边。在大礼堂前面,下一个学生被分进了赫奇帕奇,掌声淹没了她被分院后的寂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斯莱?”⻢尔福压低声音说。他的声音中这次没有嘲笑。

她盯着桌子对面那个高个黑皮肤男孩身后的墙壁,仍然无法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斯莱特林。她的胃恐惧地痉挛起来。她是一个斯莱特林了。

她费力地咽了口唾沫,避开他的眼神答道:“我不知道。

 

作者:Grace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