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承天寺夜游》扩写【轼怀】(苏轼*张怀民)

63人浏览 / 0人评论

《记承天寺夜游》扩写【轼怀】(苏轼*张怀民)

 

夜。

        怀民坐在床边,凝望头顶的月亮,那一刻,他想到了他。

        “今晚…他应该也睡不着吧……”

        看着月亮,怀民想到了他“花有清香月有阴”的词句,想到了他曾道“多情因笑我”,想到了他的豁达甚至是狂妄,想到了他的笑、他的身姿,他一切的一切…

        但同时也想到了,他和他,不过是同贬黄州的失意之人,相识仅仅数月,连难友都未必称得上。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想他,高兴时会想到他,无奈时会想到他,一个人时会想到他,甚至连和别人在一起时,都会想到他…

         怀民知道这样的感情不应该,但不知为何自己就是总会那么思念他,那么想看见他,那么在意他。每次看到他,目光就无法移开始终跟随着他;每当人群聚集时,他的眼睛总会下意识去寻找他;每当听到他的名字时,总会莫名其妙地愣住,有他不愿承认但确实有的瞬间失神。怀民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更无法解释,自己究竟是被他的哪一点所吸引。

        他更知道,自己呆在黄州已数年,凭借自己的治理,应该很快就能够升调。而他,刚贬至黄州,在这之前更已是多次被排挤、打压,没有任何一个达官显贵不与他对立,连当今宰相王荆公,都表示对他的政见感到不满,为他的才华感到惋惜。和这样的人,即使是做普通朋友,对他也没有一点好处,更何况,自己居然对他还有这种感情…

        “啪”

        一只飞蛾掠过怀民的身子,扑向油灯,又在一瞬间,被蜡烛的火焰烧成灰烬。

        怀民凝视着蛾儿消失的位置,有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像那只蛾儿,明知自己面前的,是一团不会妥协的火,明知自己靠近,等待自己的,只有毁灭;但又义无反顾地陷了进去,无法挣脱,也无愿挣脱。

        多情却被无情恼。

        怀民苦笑,自己怎么又想起了他曾说过的话。

        大概自己这辈子,就注定无法摆脱这种感情了吧。

        不,火焰,是光明、是温暖不是么?那个人不亦是如火焰一般照亮、温暖了他那因观海沉浮而冰冷的心么?

         “咚,咚”是敲门声。

        怀民下榻开门。

        是他。

        怀民再次失神。

        门前的苏轼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怎么,还不睡?”

        “嗯。”怀民唇角微扬,“在想你。”

         “好巧,我也是。”

         

作者:萝依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