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了解贝拉特里克斯】Singing in hell(上)

57人浏览 / 0人评论

【深入了解贝拉特里克斯】Singing in hell(上)

作者:Cecilia

 

第一章

她生于1951年的布莱克家族。

从记事开始,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就明白自己长大以后要为神秘人效力。“你是纯血统的女巫,贝拉。你和那些麻瓜截然不同,亦不同于泥巴种和混血巫师。”她的母亲德鲁埃拉常常这样灌输她,“你生而高贵。”

贝拉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她一直坚信父母是对的,而自己不听话的妹妹安多米达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纯血叛徒,是家族的耻辱——和她的堂弟小天狼星一样。贝拉也用父母的观点来灌输她的妹妹纳西莎。

||时间是1962年的初秋。贝拉自从一个多月之前就很期盼进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学习,她相信自己会被分到斯莱特林学院,因为西格纳斯和德鲁埃拉——她的父母,她的祖辈几乎都是斯莱特林学院毕业的。

“你是布莱克小姐吗?”眼前一个身着破旧长袍的11岁女孩向贝拉伸出手,“我是梅丽莎·荷伦,久仰。”

贝拉没听说过纯血二十八家里还有荷伦家族这一说,疑惑地转过身:“荷伦家族……?没听说过。”

“巫师界不知道很正常。我是混血出身,我的妈妈是女巫,父亲是麻瓜。”梅丽莎笑了笑说,“不如布莱克家有名气。”

贝拉冷冷地在嘴角扯出一抹微笑,不再理会这个血统叛徒的后代。

“人家跟你说话呢,”另一个女孩说,“不要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贝拉回头一看,这个女孩她曾经见过。没错,就是爱丽丝·艾博。“又一个纯血叛徒罢了。”贝拉冷哼一声,不去看爱丽丝和梅丽莎交谈时那令她不悦的笑容。

分院仪式开始。斯莱特林的新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少,尤其是女巫只有四个人—贝拉却是其中的一个。见梅丽莎被分到了赫奇帕奇,而爱丽丝被分到了格兰芬多,贝拉如释重负。在礼堂吃饭时,贝拉鄙夷地看着其他院的女孩们像没见过世面一样大快朵颐,而斯莱特林的巫师们也没有主动与别人交谈的。

“一年级的新生都跟上来。好了,这里就是我们的宿舍,女生宿舍在楼上的左手边,男生宿舍在右手边的二楼……布莱克和卡罗去左手边的第一个寝室。”五年级级长丽贝卡·赛尔文在讲解完毕一大堆校规和斯莱特林院训以及发放新院服之后终于开始分配寝室。贝拉轻轻抓住栏杆,循着微弱的灯光进入了寝室。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是在黑湖底下,虽然夏天还未完全过去仍能感到深深的寒意。屋子里比较暗,月光费力地穿过湖水、闯进窗棂,照在华丽的银器上。贝拉感觉脖子上凉飕飕的,便将新的院服袍子裹得更紧。她和卡罗小姐一直到分床之前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相顾无言,好像谁也不好意思似的。在贝拉实在看不下去魔药书时,她终于抬起头,对着卡罗礼貌性地笑了一下。

 

第二章

卡罗也朝着贝拉微微一笑。“我叫布莱克,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贝拉主动向卡罗打招呼。

“我是阿莱克托·卡罗,”卡罗也终于放下了芥蒂,“你好。你是家族的长女吗?”

“是的——四年之后西茜也会来这里。我希望她是一个斯莱特林。”贝拉开始与卡罗交谈起来。

“听说你还有一个妹妹?”卡罗问。

贝拉真的不想说起安多米达——她对纯血论的不支持可是令贝拉头疼不已。“是的……她叫安多米达,明年入学。”贝拉硬着头皮说。

“我只有一个哥哥阿米库斯,他也比我大四岁,”卡罗说,“他也是斯莱特林,而且他还没有女朋友。”说完,卡罗神经兮兮地笑了笑。

“……好吧。”贝拉实在不知道最后一句话怎么接,“你暑假都干什么了,卡罗?”

“我?预习了一下魔法史和变形术的课本,阿米库斯说魔法史的教授是个幽灵,上课极其催眠,还有变形术的教授麦格是格兰芬多的院长,我觉得身为斯莱特林要是学不好估计会很惨吧…”卡罗边说边翻开她暑假时做过的魔法史笔记给贝拉展示。

“我还挺担心变形课的,一看那课本我就头疼,所以我就看了看魔药学。”贝拉有点担忧地笑了笑,“不过我对学习不太感兴趣,特别是变形还有黑魔法防御术什么的。”

“我也是……”卡罗打了个呵欠,“时候不早了,一会该熄灯了吧。”

次日早上,贝拉是休息室里最早起床的。她自己一个人轻轻地走出黑湖底,沿着不停变化的楼梯终于走到了礼堂。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贝拉一向吃得很少,勉强吃了几个布丁后便慢慢地走回寝室。

休息室的大厅里坐着一个身材瘦削、眼神冷漠且棱角分明的一年级学生,以及两个肥胖的男孩,还有就是斯莱特林一年级的三个女巫——卡罗、约瑟芬·布尔斯特罗德还有劳拉·约翰逊,她们三个在愉快地交谈,尽管卡罗应该先认识的贝拉—而贝拉天生所没有的交际花功能使她在勉强说上一两句话之后便独自坐在那个男孩的沙发上发呆了。虽然贝拉和这个男孩不认识,但是她感觉他应该和自己一样渴望交流。“你也是一年级吗。”贝拉用自己深邃的棕色眼睛望着这个年轻的巫师。

“是的。”他礼貌而又高冷地回答。

“我是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你可以叫我贝拉特里克斯,也可以叫我布莱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次说了那么多话。

“我是坎塔克卢斯·诺特,幸识。”男孩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此时的贝拉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一见钟情就这样发生在了她们之间,而贝拉不仅仅是因为诺特的孤独才和他搭讪,多半也是因为他的忧郁气质和无形中撩人的容颜。

 

第三章

“你为什么不和他们聊天?”贝拉看向那边两个胖胖的巫师。

“克拉布和高尔?他们聊。”出人意料的是,诺特没有回复“你不也是一个人吗”。

“那我们聊?你对魔药学感兴趣吗,诺特先生?”贝拉试探性地问他。“当然了,我还会制作魔药。怎么,你也喜欢魔药学?”诺特好像来了兴趣。

“是的!Accio,魔药学课本和笔记。”贝拉拿出自己的魔杖念出咒语。

“你很厉害啊,咒语预习得不错。魔杖是龙的神经吧?”

诺特开始佩服这个棕黑色头发的小女巫了。

“没什么的……可能就是魔杖芯还可以吧,我可是布莱克。”贝拉小麦色的皮肤上泛起一丝丝红晕。

他们就这样聊到了太阳升起,贝拉还陪诺特一起又去了一次礼堂。“布莱克小姐这么快就有朋友了?看来不需要我们了,卡罗。”布尔斯特罗德半开玩笑地说。

贝拉勉强说了句“没有没有”以后便收拾东西准备去上第一节魔药课。

“斯拉格霍恩教授日安。”贝拉没想到自己一个人会在走廊里遇见院长,她毕恭毕敬地赶紧问好。

“布莱克小姐?你好。”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愣了一下,转眼认出了她—她和西格纳斯·布莱克太像了。

“我帮您拿器材吧。”贝拉伸手去接斯拉格霍恩手中的魔药课用具。

魔药课是斯莱特林学生以及鼻涕虫俱乐部的成员最擅长也最喜欢的课程,也是格兰芬多最头痛的课程——不过爱丽丝却能优秀地完成,这令斯拉格霍恩很快将贝拉以及诺特忘记,因为爱丽丝实在是太积极了。

“我们也要努力了。”诺特望着对爱丽丝抱以仇恨目光的贝拉说。

“爱丽丝真的很恶心。对吧?”贝拉说罢也举手回答了问题,为斯莱特林赢得了1分。

“你加分了,你说得对。”诺特哭笑不得而又带着一丝宠溺地说。贝拉笑了笑,继续往坩埚里放入磨碎的蛇牙,“诺特先生,来帮我把剩下的做完。我要去做更重要的事情。”

诺特疑惑地看着贝拉—“你要干什么?”

爱丽丝和弗兰克·隆巴顿那组的药水快制作好了,他们已经将坩埚熄火。在爱丽丝往坩埚里放入豪猪刺时,贝拉冷笑着在桌子下用魔杖对着坩埚:“Incendio.”只见坩埚瞬间复燃,冒出酸味的绿色浓烟并伴有尖锐的嘶嘶声;紧接着,药汁溅了出来,爱丽丝和隆巴顿尽管拼命熄火,但是贝拉的胡桃木魔杖尖仍未移动,隆巴顿的脖子和脸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红疮,而爱丽丝的手背上也长出了一小片疔疮。斯拉格霍恩连忙跑了过来,“谁去带艾博小姐和隆巴顿先生到庞弗雷夫人那里去?”

贝拉看向一片狼藉的前排,默默地迅速收起魔杖,目送着爱丽丝和隆巴顿被格兰芬多们扶走,脸上尽是隐藏不住的笑意。

第四章

“贝拉特里克斯,你这有点过了吧。要是教授知道了该怎么办?”诺特半担心地说。

“怎么办?我们院长亲自扣我们斯莱特林的分?想多了吧,诺特。”贝拉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其实她内心也在忐忑不安着。

“那你就错了,布莱克小姐。我觉得要是让除了我们四个人以外的巫师,尤其是格兰芬多的看见了可就有意思了,他们会告诉麦格教授或者是邓布利多校长。”身后一位有着铂金色中长发和灰色双眸的斯莱特林一年级巫师说,“不过还好,没有让不该看见的人看到。”他身边坐的是今天早上两个胖男孩中的一位。

“你是……”贝拉总觉得他很面熟,在哪里见过一样。

“我是卢修斯·马尔福,这是克拉布。”金发的男孩朝胖男孩偏了偏头,“我们也认识你的朋友诺特。”

这个来自纯血中最富有家族之一的卢修斯,仿佛生来带着一种傲骨,他总是昂着头说话,好像瞧不起很多巫师一样。

“哦,我是贝拉特里克斯。”贝拉矜持地站起身,“下节课我们去哪里上?”

“天文塔,”卢修斯好像总是喜欢搭讪一样,“和拉文克劳。”

 

在学校的时间总是很快,深秋中午的休息室里,新生们都兴奋得睡不着,只有贝拉安静地在女寝室里平躺,而诺特也在男寝室里睡觉;外面的公共休息室大厅里,卢修斯正在和克拉布、高尔以及两个斯莱特林四年级的学长交谈,而卡罗在和她面色惨白、脸型有点微微扭曲的哥哥讨论麻瓜的种种“劣迹”,当然还有劳拉和约瑟芬两个忠实迷妹时不时对卡罗先生发出一声崇拜的赞美。

贝拉在家里虽然是长女且很受宠爱,但是她好像只和诺特有话可谈,却不像约瑟芬那样去听塞尔文学姐讲神话或者像卡罗那样拉拢闺蜜。她和诺特一样,都出身于最古老、最有威望且最富有的家族,他们的魔杖芯决定了他们的潜在魔力都很强大。强大即是无敌。无敌自会寂寞。

贝拉一个人在空落落的房间里安静地写着作业,直到楼下女孩们交流的声音听不到了,她才快步走下来。

“你终于来了,贝拉特里克斯。我等了你好久,我怕你下午的飞行课会迟到。”

眼前是一个黑色头发、瘦削的一年级巫师,手里拿着两把扫帚,正在楼梯下等着她。“喏,你的扫帚。在我这里了,我帮你拿过去。走了,要迟到了。”

这个男孩是神圣二十八族之一莱斯特兰奇家族的罗道夫斯,“在布莱克家族的舞会上,你是不是穿着一件乳白色的纱裙?”在路上时,罗道夫斯对贝拉说。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贝拉快步往球场走,心不在焉地回答他。

“我那天看见你了,贝拉……特里克斯。”罗道夫斯把嘴边的“贝拉”一词咽了回去,“而且我们的父母还是很好的朋友。”

 

第五章

“认识?你是……马尔福吗?”贝拉深棕色的双眸在四处寻找着诺特的身影。

“我是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罗道夫斯很有耐心地说,他往日比较火爆的脾气不知为何在贝拉面前被自动打磨成如此之有耐心。

“哦,不好意思,莱斯特兰奇先生。”贝拉好像看见了诺特一个人的身影,拿过扫帚便跑了过去,“诺特!诺特你为什么不等我?”

“你睡觉呢,没好意思叫你。我还以为卡罗她们会叫你呢。刚刚和卢修斯他们下来的。”诺特看了莱斯特兰奇一眼。

“啊……那个巫师刚刚认识,你别误会啊诺特。”贝拉注意到了诺特的目光好像僵住了一下。

“我知道,我又不是霍格沃茨醋王,贝拉特里克斯。”诺特温柔地说。

飞行课一向是贝拉的短板,她骑上扫帚之后总是感觉头晕目眩得难受,为此她恨不得有一种可以用于逃课的魔药来帮助她远离魁地奇。来到霍格沃茨一个月余,贝拉发现自己好像只是天文学还学得可以、魔药学还“勉强通过”——其余的课都很是糟糕:变形课她没有心思去听,魔法史她也打瞌睡,魔咒课她会开小差,黑魔法防御术和草药学更是一窍不通……贝拉不明白,自己的魔杖那么强大,为什么不想学霍格沃茨的大部分知识?是因为自己不属于这里吗?

我本应该属于哪里?德姆斯特朗也没有给我寄通知书啊。我是一个布莱克,怎么可能不是斯莱特林呢?

“想什么呢?”诺特把沉思中的贝拉叫了回来。

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童年结束了?可能就是在自己去思考更深远的问题、再也不无忧无虑的时候童年趁机就溜走了,贝拉想。

在下一个周末时,诺特回家了一趟,而卡罗和约瑟芬她们也一起去蜂蜜公爵糖果店相约采购。整个休息室里只剩下罗道夫斯了,贝拉不得不独自离开霍格沃茨以避免和罗道夫斯独处。

去哪里好?她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对角巷的尽头,到达了与翻倒巷交接的岔口处。

“小姑娘是布莱克家的小姐吧?”一个神情奇怪的老女巫看见了贝拉。贝拉扯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快步走进翻倒巷里。一眼望去,这里尽管是在白天仍旧有些阴暗,但是足以看见最大的那个店面——博金·博克店。

博金·博克店里摆满了各种头颅骨以及大大小小的黑魔法物件,有一种蜡烛贝拉还在父亲的房间里见过;店里的角落处摆着一个高大的雕花铁柜,贝拉踮起脚,往柜子里望去,却只看到黑黢黢的一片。

“布莱克小姐。”博克先生拿着一只枯槁的手走了过来,“想买什么?”

“有什么消磨时间的玩具吗?”贝拉漫无目的地寻找着。

“书可以吗?”博克指向左侧的书架,“看看吧。”

贝拉的手指滑过这些黑魔法书,其中一本厚薄适中的书吸引了她。

 

第六章

这本书有着黑金色的封皮,上面写着“尖端黑魔法揭秘”。它和天文学的课本差不多大,看起来有一点旧了,不过毫无破损。翻开书,贝拉发现里面有很多自己并不懂的咒语,更奇怪的是这些崭新的书页上都写有字迹不一的笔记,而书的扉页上却没有这本书的曾经拥有者的姓名。

“这本书五个金加隆。”博克先生说,“对你会很有用的,布莱克小姐。”“我要了。不过,这些笔记是谁写的?很高深的样子啊。”贝拉问。

“神秘人。你知道的,布莱克小姐。”博克先生将《尖端黑魔法揭秘》用一张泛黄的羊皮纸包裹好,递给贝拉,“不过不用怕,你的父母认识他。这你应该清楚。”

贝拉心中已经有了他的名字,她虽然小但是也明白,自己迟早会去继续走她们布莱克家族纯血的老路。

拿到书后,贝拉便很快发现了自己真正擅长的事情——她对这本书很感兴趣,读起来并不会像变形术课本那样枯燥,并且很适合她的魔杖属性。她可以极好地完成里面的咒语和实验。贝拉现在终于感觉独自“思考”的时光是多么短暂,以至于她和诺特聊天的时间都快被挤压掉了;不过诺特好像知道她在读什么,每次他路过时都会对慌忙盖上书的贝拉笑笑:“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我都知道。”后来,在贝拉从西格纳斯那里听说坎塔克卢斯的父母也是食死徒之后,才放心和他一起研究这本书。

在万圣节时,贝拉不幸地让安多米达看见了她的《尖端黑魔法揭秘》。“贝拉,你在看什么?我可以看吗?”安多米达灵巧的身体坐在了贝拉的书桌旁边。“高年级的课本罢了……你看不懂的。”贝拉合上书,起身准备下楼。“我懂的,姐姐。我已经预习完毕三年级的知识了,”安多米达稚嫩的脸庞在微光下显得分外水润。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贝拉刚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凑到安多米达身前。

“你是不是用了麻瓜的东西?”她皱着眉头问安多米达。

“是的……只是吃了几块糖而已。”安多米达毫不掩饰地说。

“泰德·唐克斯,对吧?!”贝拉有些愤怒地用指甲抠着木质桌子的漆。

“嗯。”安多米达不知道是冷静还是倔强地沉默了一会,转而鼓起勇气说,“但是我认为泰德和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对吧,姐姐?”

贝拉冷冷地威胁道:“这话你不应该和我说,亲爱的多米达。你完全可以和父亲说。我提醒你一遍,再过半年余你就要去霍格沃茨了,如果你再这样下去就进不了斯莱特林了。我可不希望你成为我们家族的耻辱。”

“我也没有想过去斯莱特林啊。相反,我认为格兰芬多更适合我一些。”安多米达早已经习惯了贝拉和她的相处模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