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张:终是故人归

351人浏览 / 2人评论

秋•张:终是故人归

作者:陋室阿幼

    我叫张秋,来到霍格沃兹后,我就变成了秋•张。

    我想我大概是这届学生中唯一的亚洲人,我找了很久,确实没有一个黄种人。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五岁就随父母移民英国,老实说,虽然有时候确实会有背井离乡的感觉,但通常情况下我都是乐在其中的。

    我不在乎外界给我的什么名头,当然我很希望他们看在邓布利多胡子的份上不要再叫我“救世主哈利•波特的初恋女友”或是“英雄塞德里克的永远爱人”,尽管我与他们相爱过。哦该死的,当初把丽塔那个老女人关在门外后,几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窗台上发现甲虫。

    霍格沃兹大战胜利以后,我就毕业了。我没去魔法部工作,因为哈利在那儿,我不想引来丽塔再让周末的《预言家日报》上出现一期什么“旧情人再次相遇,共同的美好回忆”之类的报道,那样也会给哈利和他的女朋友添麻烦的,哦对了,听说他们不久就要结婚了,我是祝福他们的。说真的,韦斯莱家的那个小姑娘不错,金妮•韦斯莱,比我小,也比那时的我懂事不少,我在霍格沃兹大战胜利后的庆祝宴会上远远的看过,他们站在一起很般配。

    我各科都修的不错,后来麦格教授还问过我愿不愿意来霍格沃兹当老师。本来我是想拒绝的,毕竟我作为“著名华裔魔力时尚设计师秋•张”能赚到足够的钱,可是后来我突然想起塞德里克很久以前跟我说过他想过毕业后留校当黑魔法防御术教师。我不记得是多久以前了,大约是我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吧,只是后来他去了画框和照片里,就再也没法实现了。于是我就去霍格沃兹当了一段时间的代课老师,算是代替塞德里克实现他的愿望吧。

IMG_4937.jpeg

    课教的很好,学生们都很喜欢我,女孩子们还经常在下课后在我周围叽叽喳喳的讨论衣服的话题,我看着她们,就好像看到了少年时的我自己,每当想到这,我心里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该难过。草药课老师纳威•隆巴顿教授是格兰芬多毕业的,听说他现在和以前拉文克劳那个有名的“疯姑娘”洛夫古德在一起了。说实话,我曾经为他被分到格兰芬多这件事质疑了分院帽很久,但霍格沃兹大战上他亲手从分院帽中抽出宝剑把那条该死的大蛇干掉之后, 我真是佩服他极了。

    我曾经发过誓不会去看塞德里克,他走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跟我说,我到现在都还在生他的气。可是我没忍住,我知道,我不可能忍住的,我想,我是爱他的。

    我买了一束百合花,去了那个我想了很久的地方。轻轻把花放在塞德的墓前。我没哭,只是静静地坐在他旁边。墓碑上的日期停留在三强争霸赛那个炙热的夏日的晚上,现在我还依然记得,哈利抱着他的尸体出现在迷宫前,我有多么的慌乱与不可置信,人们恐慌的叫到:“他死了!塞德里克•迪戈里死了!”我回宿舍的时候手脚都是冰凉的,我不能相信,那个昨天还信誓旦旦让我不要担心他的男孩,那个眉飞色舞地跟我讲着比赛经过的男孩,就这么离开了。可是……哈利还活着!为什么?凭什么?我承认,我曾经像其他人一样想过这个问题,我也恨过,不平过,但是……哈利•波特有什么错呢?他冒着危险把塞德里克带回来了不是吗?

    一阵微风吹过,明明是暖暖的,可我的却仿佛回到了塞德离开的那个假期,那时候的我胆小,娇气,每天晚上都会止不住的流泪……后来再次开学,我和哈利在一起了,他喜欢我,我一直知道。可每次和他在一起,我都会想起塞德里克,如果他还在多好,如果他没有离开……我有一种沉重的负罪感,我怎么能和哈利在一起的时候想起别的男孩?我们总是闹得很不愉快,我太敏感了,他需要的是一个爱他能够跟他一起笑一起闹的女孩,我们不合适。再后来,哈利和韦斯莱家那个最小的妹妹在一起了,我也慢慢适应了没有塞德的生活。

    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片朦胧的水汽氤氲着,我已经很久没掉过眼泪了。

    傍晚,我回到霍格沃兹,在回休息室的路上遇到了邓布利多教授,我习惯性的问好,前校长一双睿智的淡蓝色眼睛从微微反光的眼镜里看着我,目光很温和:“啊,来自神秘的东方国度的秋•张小姐,遇到什么难事了吗?”

    我微微一愣,邓布利多教授生前和我没什么交集,但我一直很喜欢他,他不像麦格和斯内普教授那样严厉,“谢谢您教授,没什么。”

    “嗯……让我猜猜,你刚刚……是去看迪戈里先生了吧?”邓布利多透过画框审视着我,语气温柔地问道。

    我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只能挤出一个微笑,算是默认了。

    “哈!我要说的正是这个事儿!我刚刚指挥米勒娃往墙上挂了一幅新画,就在离赫奇帕奇学院不远的楼梯旁边,这意味着,我们要有一个新朋友了…啊不……也许…算是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老校长语气轻松的说,“我建议你去看看,也许是个惊喜呢,美丽的小姐!”

    我惊愕了片刻,询问的看向邓布利多教授:“您的意思是……”

    老校长狡黠的冲我眨眨眼:“好了,我要去找找西弗勒斯了,他也许正在杰出校友陈列室和小天狼星拌嘴呢……”

    我没功夫继续听了,快步向赫奇帕奇学院跑去,如果真是……是他……

    

IMG_4939.jpeg

    ……

 

    终于,我气喘吁吁地停下了,慢慢抬起头。

    窗口的夕阳斜斜地照进来,照到镀金色的画框上,光线折射得城堡里熠熠生辉,晚风吹进高塔,我的头发随着飘扬。

    画框中的人正在擦拭着一个奖杯,看到我来后,有些拘谨地咧开嘴笑了,眼睛还像从前一样弯弯的,好看极了。

    “嘿!秋!亲爱的!好久不见!”

 

      嘿,我的男孩,好久不见。

 

 

 

 

    一如多年前那个傍晚,你拦住我:

 

———“啊,年轻漂亮的小姐,请问你能赏脸做我的舞伴吗?”

———“我亲爱的勇士,我很乐意。”

      

IMG_4936.jpeg

                                                        (全文终)

全部评论

我在蛇院我骄傲
2020-05-01 00:25
啊啊啊啊啊文笔太🉑️了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