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越来越喜欢格兰芬多

329人浏览 / 0人评论

标题:我为什么越来越喜欢格兰芬多

作者:穗茉苦艾

正文:

之前带着斯莱特林的围巾去学校,我的英语老师也特别喜欢HP。那天升旗仪式结束后,她就一直盯着我的围巾看。后来她来我们女生宿舍查寝,我问了一句:“老师,您是喜欢斯莱特林一点,还是喜欢格兰芬多一点?”

 

老师有些意外地看着我,但还是回答:“以前挺喜欢格兰芬多的,现在也还是很喜欢斯莱特林。”

 

而我恰恰和她相反。

 

不否认我喜欢斯莱特林是因为教授和德拉科,但当时也确实是有些虚荣了。我在pottermore上第一次测出来的,就是格兰芬多。但当时的我,对格兰芬多的印象停留“愚蠢的狮子”和“愚昧的勇敢”上,总觉得斯莱特林的明哲保身是一件很新奇的事,而天天嚷嚷着什么荣誉至上。

 

但时至今日,我才慢慢开始较为客观地看待四个学院。

 

格兰芬多的宝剑,斯莱特林的挂坠盒,拉文克劳的冠冕,赫奇帕奇的金杯。勇气、荣誉、智慧和忠诚(虽然我至今无法将金杯和忠诚联系在一起)。分院帽在给每一位巫师分院的时候,有着自己的考虑。

 

哈利觉得自己优柔寡断,若他真的如此,那么最后一刻他会选择直面伏地魔吗?

 

我时常觉得,像斯莱特林那样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是很值得羡慕的。而在格兰芬多里,都是很感性的人。霍格沃茨趋于理性的两个学院,个人认为应该是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一个以冷酷和高贵著称,一个以睿智和冷静著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遇事都十分镇定,有时候可能内心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表面上依旧波澜不惊。而相比之下,格兰芬多则要更加“表里如一”一点。他们将学院杯视作极高的荣誉(尽管四个学院都是如此),高兴时毫不遮掩,沮丧和愤怒时也从不掩饰自己的不满。

 

他们率真、耿直,是性情中人。我现在记忆犹新的一个镜头,是《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的电影里面,弗雷德和乔治听见要17岁以上才能报名时,丝毫不拖泥带水地来了一句:“Rubbish(垃圾).”

 

我自己在人际交往的过程中,当然是更加倾向于格兰芬多这种性格的。因为我可以看见他们澄澈的双眼,和随着情绪变化的脸,我知道他高兴还是不高兴,而且同时,他们也会在相处中让我觉得更加的放松。

 

当一个斯莱特林想要遮掩住自己的情绪,并不是一件难事。

 

再来谈到“勇气”这一方面。记得很早之前看过一张壁纸,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主题颜色。格兰芬多的那一张,上面写了“勇气不是不畏惧,而是知道前方会发生什么,却依旧选择怀揣着恐惧往前走。”所以詹姆斯、小天狼星和卢平等这些人,他们知道加入凤凰社的后果,却还是坚持到了粉身碎骨的那一天。但我不是说斯莱特林和其他学院的都不勇敢。斯莱特林的雷古勒斯,拉文克劳的卢娜,赫奇帕奇的塞德里克,他们都是这样的人。

 

只是格兰芬多这样的人,我们看见的很多很多,因为罗姨也在让我们看到每个学院的特点。但她也让我们看到一些特例,这样的矛盾,也告诉我们评判一个人时,需要多方面观察。

 

斯莱特林极度理智,却也愿意留在霍格沃茨大战的战场上;拉文克劳极度周全,但他们在潘西想要交出哈利时,义无反顾地挡在了他的面前。但格兰芬多从始至终,都是冲冲动动的样子,可是莫莉也在盛怒中杀了贝拉特里克斯,可是纳威也拔出剑杀死了纳吉尼。尽管弗雷德离开了人世,尽管卢平和唐克斯最后也没有牵住对方的手,但那些活着的与死了的人们,用他们的所有力量,告诉众人,格兰芬多愿意一直冲在最前面,为身后的人杀出生的希望。

 

我的性格其实更趋近于格兰芬多,大概也是我越来越喜欢格兰芬多的原因之一。“勇气”这一词,放在现在来看,或多或少有些幼稚了,但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的。或许,这也可以称之为“赤子之心”。

 

总有那么一些时候,是要放下理智、放下一切,忘记那些高高在上的“策略”,忘记得失,朝着本能和勇气指引之处,头破血流地走。【1】

 

【1】:引用网络作家Priest《无污染无公害》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啊各位,学业过于繁忙之前好多推文也没有看。还是那句:“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胜荣幸。”穗茉都快忘了怎么投稿了。

当然这篇文章,并无讽刺和贬低任何一个学院的意思,只是把现在的想法和过去自己的想法做个对比,看看自己的成长。中间有一些我没有把赫奇帕奇加上,是因为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例子,很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喜勿喷,要喷也请私聊,以上观点不接受任何反驳,谢谢欣赏。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