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夺者】If not

154人浏览 / 0人评论

If not

1991年,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视察阿兹卡班。

 

————

 

福吉百无聊赖地在手上转着他的帽子,身边跟着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缄默人,在昏暗的走廊里显得格外阴沉。

 

“怎么样啊”福吉问道。

 

缄默人用魔杖搅拌了一下一个小玻璃瓶里的暗绿色液体,一个飘忽的女人的身影出现了,她尖声说道:“我的主人!……”缄默人盖上瓶子的盖子,看着女人的身影消失,然后对福吉说道“她的故事是成为神秘人最信任的仆人。”说着,皱了皱眉,把那瓶暗绿色的液体递给了身后的摄魂怪。

 

“哦,好吧……那我们去看下一个吧。”福吉心不在焉地说道,又嘟囔了一句:“真的还有必要再去看吗?"

 

缄默人低声回答道:“既然邓布利多教授认为诚心悔过的犯人应该得到减刑,那么我们应当给他们这个机会,况且摄魂怪很喜欢这种食物……”

 

说着他们走到了下一间牢房,门上的斑驳的铜牌上写着“小天狼星-布莱克”。

 

犯人很安静,缩在角落里,缄默人挥了一下魔杖,捕捉他内心最深痛的悔恨,然后将这一缕意念穿过一枚金色的时间转换器,然后得到了一股——金色的液体。缄默人有些吃惊,然后把这一缕故事放进了玻璃瓶。

 

“还是神秘人吗?”福吉问道。

 

“可能……不是了。”缄默人迟疑着说道。

 

福吉看上去来了兴致,凑上去看那个玻璃瓶里金色的液体。

 

缄默人搅了搅瓶子里的液体,于是,他们听见一个温和的男子声音说道:“伏地魔得势十多年来……”

 

缄默人失望地盖上盖子,把它递给后面的摄魂怪,福吉也很失望的样子,领着缄默人继续向前走。

 

福吉和缄默人的背影在幽暗的走廊里一点点被黑暗吞没,摄魂怪无声地吸取着那瓶金色的液体……

 

其实那个金色的故事是这样的:

 

————————

 

哈利走出九又四分之三车站,却发现父亲,母亲,小天狼星,还有莱姆斯都来了,“你们该不是来庆祝我放暑假吧。”哈利说道,看上去很开心。

 

“邓布利多认为你仍然需要警卫,就不麻烦别人了……是吧,月亮脸。”詹姆轻快地说道。

 

“是这样的。”莱姆斯一脸认真地说道。

 

“詹姆特别高兴,因为邓布利多同意我们骑扫帚回去。”小天狼星说道,看了哈利一眼,又补充道,“不过你竟然比詹姆还兴奋一点。”

 

阳光明媚,他们在湛蓝的天空下飞行,詹姆和哈利好像都很享受头发被风吹起的感觉,小天狼星惬意地看着,莱姆斯和莉莉倒是很紧张的样子,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食死徒想袭击他们。

 

“因为他们知道掠夺者是不可能被打败的。”詹姆这样解释,引得莉莉白了他一眼。

 

初夏的戈德里克山谷美丽而迷人,他们降落在一栋温馨的木质房屋前,院子里茵茵绿草,花团锦簇,显然是精心打理的结果。

 

“说到这个,”哈利接着詹姆的话说道,“我从费尔奇办公室把这个偷出来了。”说着从箱子里抽出了一张破旧的羊皮纸。

 

詹姆一把夺过羊皮纸:“干得漂亮,哈利!”

 

小天狼星也凑了过来:“活点地图!”

 

莱姆斯没有那么兴奋,但是一脸怀念:“是啊……”然后猛地打住,危险地看了莉莉一眼。

 

果然,莉莉抱着手,气势汹汹,绿色的眼睛中目光犀利:“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又唆使哈利去干什么危险的事情了?”

 

“额……没有,只是给我们亲爱的管理员费尔奇先生制造了一些小小的麻烦而已。”詹姆回答道,“你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吧,哈利?”

 

“没有!”哈利坚定地否定,又用只有詹姆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如果你不算那些粪弹的话。”

 

“莉莉,你应该去做饭了。”詹姆忍着笑说道。

 

莉莉转过身去。与此同时,小天狼星掏出魔杖,指着羊皮纸说道:“我庄严宣誓我不干好事。”

 

羊皮纸上出现了墨迹,几行花体字出现在他们眼前。

 

“虫尾巴是谁?”哈利突然问道。

 

沉默。

 

莱姆斯轻轻地说道:“小矮星彼得,曾经是我们的朋友,或者说我们自认为他是朋友。”

 

詹姆的眼睛暗淡下去:“他当年做了伏地魔的卧底。”

 

“他出卖了韦斯莱一家之后就被邓布利多发现了,”小天狼星难得的严肃,“我从没见过他发那么大的火……”

 

“大脚板差点还让他当了保密人……”

 

詹姆忽的打断:“不说这个了,莱姆斯,你和唐克斯的事情怎么样了?”

 

“很好,”莱姆斯微微一笑,“我上次去魔法部还碰到她了。”

 

“我希望你去魔法部不是为了去狼人联络处,不过别太在意,她不会介意的。”小天狼星笑着说。

 

莱姆斯白了他一眼:“话说魔法部是不是快撑不住了?毕竟伏地魔得势十多年来一直想控制魔法部。最近爱米琳-万斯又……诶……”

 

“邓布利多说只要他在,霍格沃兹和魔法部就不会容忍任何黑暗力量介入。”哈利突然插话。

 

詹姆很明显不想让哈利参与谈话,于是他说:“你应该上楼写作业去了。”

 

哈利很愤慨:“为什么,这才是假期第一天!还有两个月呢!……”然后莱姆斯和小天狼星就听见他的声音在楼梯里越来越小。

 

詹姆一副得胜归来表情。

 

“你当年好像也很不喜欢作业……”小天狼星一脸坏笑。

 

詹姆在冲向小天狼星,莱姆斯已经抽出魔杖,在想要不要念一个铁甲咒。詹姆又却突然停住,装作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啊,让我想想……当年好像有很多女生喜欢你呢……山谷东边新搬来一个挺漂亮的姑娘呢……不如我给你介绍介绍?……”

 

…………

 

莉莉从厨房里走出来,却看见一只牡鹿和一只黑狗在院子里恶狠狠地扭打纠缠,哈利在旁边拍手叫好。

 

莉莉跺了跺脚:“你们会被人看见的!”

 

黑狗汪汪一通乱叫,莉莉却好像听懂了:“哦哦,我知道,你们施了麻瓜驱逐咒,但是……”

 

牡鹿一边用角顶住黑狗的又一次扑咬,一边高声叫了几声,莉莉似乎又听懂了:“哦,这样啊……但是我猜,你是不是又给大脚板介绍女朋友了?”

 

牡鹿绝望地嚎叫一声,莉莉翻了翻眼睛,但还是说道:“小天狼星,你要是再不变回来,我们可就不会留你吃饭了,那只猫最害怕狗了……”

 

只听“噗”的一声,黑狗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英俊的男子,他把手搭在教子的肩膀上,爽朗地大笑,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他笑得满身阳光都在乱颤。在他身后,莱姆斯正推着詹姆往屋子里走,詹姆则用手挽着莉莉,幸福如七月的阳光,清澈,金黄。

   

   ————————

 

阿兹卡班的夜晚,死寂。

 

绝望的气息在弥漫,在石壁之间永恒地循环,思想在犯人的内心循环。时间在这里凝固,一切都是一成不变的循环,再理智的人也会被逼疯。

 

幽暗的月光从属于苔藓和灰尘的石缝中洒下,牢房里的颜色永远只有灰色,灰色,灰色,囚徒的皮肤也被染上了暗淡的灰色,曾经典雅的黑发如今杂乱地披散,即使在梦中也深锁的眉间,是因为悔恨,此生大恨。

 

如果不是……该多好啊。

 

 

作者:清梦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