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黑暗为姓,以星辰为名——小天狼星布莱克

458人浏览 / 0人评论 / 添加收藏

以黑暗为姓,以星辰为名——小天狼星布莱克

作者:初影沧澜

 

     我叫小天狼星布莱克,布莱克家族成员——虽然我继承了这个家族的高傲,但是我却希望我没有出生在这个家族。从小因为我的观点与家族的其他人不同,被受亲戚们和父母怀疑的目光(除了堂姐安多米达,她是我当时唯一的欣慰),他们总把我当异类看。这样一来,父母的眼里的好孩子总是我的弟弟雷古勒斯。

      “学学雷古勒斯,才是真正的布莱克家族传人!”母亲尖刺的呵斥传来。

      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一道光——詹姆·波特,对我很尊重,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我们性格相同,爱好相同,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分院仪式上,分院帽在我的头上果断地说出了:“格兰芬多!”我很高兴,我终于证明了我和我们家族的其他人不同了。

      “你这个败类,布莱克家族的耻辱,竟然分进了格兰芬多!”来自母亲的吼叫信在尖叫中撕碎了,同样痛着的是我的心。看起来我很随意,其实我心里开始感到不公平,叛逆的眼睛里总含着一种苦涩。

      之后,我开始反抗,和詹姆、莱姆斯·卢平还有小矮星彼得组成了小团体“掠夺者”,在霍格沃茨的名声很大,大多数人对我们佩服。我们一起对抗西弗勒斯·斯内普,以格兰芬多的名义对抗斯莱特林。我把我们四人的合影死死地贴在我的房间墙上,床头插满了格兰芬多的旗子,强调——我是一个格兰芬多人。

      十六岁那年,我父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把我墙上的东西弄掉,终于气得把我赶出家门,詹姆收留了我,让我心中又出现了光明。他们家的门永远向我敞开,波特夫妇对我笑脸相迎,热情地把我请到温暖的火炉旁,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家的温暖。

      一转眼,好几年过去了。詹姆和莉莉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儿子——哈利,我真的为他们高兴。但是,似乎我刚把对詹姆和莉莉新生的祝福发出,我就已经跪在了他们冰冷的尸体旁。是我的错,不应该推荐小矮星当保证人,他无耻地向当时的神秘人出卖了詹姆。我要为詹姆报仇,于是毅然地站在了小矮星的面前,与他决一死战,我头脑已经被愤怒冲昏,忘记了事情的经过,只记得最后小矮星变成老鼠跑掉了,我被阿兹卡班的守卫拖走。我没有力气与魔法部解释我是被冤枉的,因为我一直在暗暗自责——都是我的错,詹姆的死都是我的错。

      我在阿兹卡班待了十几年,每次摄魂怪来,我看到的总是詹姆和莉莉那冰冷的尸体。我在监狱中看到了《预言家日报》上的照片,里面也有那个可恨的变成老鼠的小矮星彼得。“他在霍格沃茨,他在霍格沃茨。”我冲出阿兹卡班,为詹姆报仇,魔法部看到我逃脱了,以为我是去追杀詹姆的儿子,到处通缉我。夜里,我在麻瓜街道,看到了哈利——他长得真像他爸爸,除了那双眼睛是他母亲的,但是哈利好像被我吓了一跳,为了不吓到他,我只好向深深的丛林里跑去。我成功的到达了霍格沃茨,但是我被发现了,又一次被按在了高塔中,突然哈利救出了我——他知道我是清白的!哈利让我坐在鹰头马身有翼兽巴克比克身上飞走了,天哪,他简直善良如詹姆。

      我背负着“背叛朋友”“通缉犯”的标签左躲右藏,加入了当年的凤凰社,与他们一起抵抗神秘人,他们理解我,知道我是清白的——我第二次体会到家的感觉。 我每天通过书信与哈利联系,这大概是我很好的回忆了,就当我以为事情就要走入高潮时——

      “哈利有危险,他以为你被抓了,就去魔法部救你!”听到卢平的话,我惊恐极了,没有一丝迟疑,立刻飞奔向了魔法部神秘事务司——我一定要救出哈利,不能再让詹姆失望了。

      “阿瓦达索命!”我嘲讽完准备抓住哈利的贝拉特里克斯,她魔杖尖的绿光就射向了我,我直直地跌在帷幔后面,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那来自哈利的一声:“小天狼星!小天狼星!” 但是我永远也不会再起来了……

      我今生没有什么遗憾,我没有让詹姆失望——哈利真的长得跟他一模一样。

 

作者:初影沧澜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