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夜归人

62人浏览 / 0人评论

风雪夜归人

来源:少年作协读者交流群

 

“今天的这篇文章,是少年作协读者交流群里,一些小伙伴们一起拼凑出来的一个小故事,每一段的后面都有加入作者的名字,希望大家喜欢~”

“青梅,我要出谷了。”师兄对我说。

我和师父、师兄、师弟一起住在万花谷里,我们都是孤儿,这里就是我们唯一的家。小时候,师父说我们长大之后就要出谷,悬壶济世,这一天终于来了。

师兄出谷的那晚,大雪纷飞。

我站在风雪里唱着师兄最喜欢的歌,有一天,也许他可以循着歌声淌过的痕迹回到万花谷。

后来,我也长大了,那一夜,也是大雪纷飞。

师弟在我身后,唱这歌,我强忍着泪水向前走着。

然后我发现,师弟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歌声根本传不出万花谷。

也就是说,师兄永远不会回来,我也永远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蓝楹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便过了五年,这五年里我发现很多令我不满的事,比如我找到了一生的伴侣——离尘,可夫君总是小孩子心态令人烦闷,再比如,过几天就是师弟出谷的日子……我却无法接他。

“娘子啊,你师弟几天后就要出谷?”“嗯……”“那我们一起迎接他如何!”

夫君总是这样,无论遇到什么,都只会往好的一面想。

可……可我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多想迎接师弟出谷,抱住他说若缘师弟姐姐想你了啊!为什么人要长大?为什么?我还想做当年那个无忧无虑的姑娘啊!我抱着怀中的狸奴想着想着,最后得出结论,时过则人长,时不过人则亡。

——无羡本心

 

深夜,我披上雪袍,拿着一个绣球灯笼,迈出了门。

我没有让离尘跟上我,我独自走着。我分不清时间,但我知道,开始下雪的那一刻,师弟出谷的时间就开始愈发接近了。我游荡在满天飞雪里,外面黑漆漆的,灯笼照亮的四周粉妆玉砌,雪已下了很厚,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企图寻找来时的方向。

我失败了,我懊恼地蹲下来,暗自神伤。一个白影窜在四周的黑白之间窜过,很亮很亮。它就像是一缕光,一丝希望,我跌跌撞撞地跑着,想要追上它。它停下来,像是在寻找,又像在等待,越来越近了,我看清了,那是一只白狐。我记得师父说过,白狐是家的象征,他出谷后就是随着一只白狐回到了万花谷。我欣喜万分,忘了冰雪的寒冷,随着白狐,向远处奔去……

——胭脂凝墨

 

我随着白狐越走越远,竟走到了一片深幽的树林边。望着这片树林,我迟疑了。走吗?我问自己。白狐幽绿色的眼睛在黑夜中闪了闪,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静静地等待着我做出决定。这是唯一一次机会了,我咬咬牙,拔出了挎在腰上的剑给自己壮胆,对白狐点点头,与它一起一头扎进这片黑暗中……

——Linda

 

突然,我被一根藤蔓绊倒了。我想挣脱,可越是挣扎我被缠的越紧。

一个穿着斗篷的人走了过来,出乎我的意料,他解开了藤蔓。

他露出了斗篷下的脸。

是师弟!

“师姐,我们遇上大麻烦了。”

我注意到他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我心里一惊,问他:“怎么了?”

“师兄加入了东山,这次他终于站到了我们的对立面。”

东山是这座城里最残暴的门派。

怎么办?

我没敢说出来。

——蓝楹

 

“怎么会?”我简直无法把温柔如清风拂面的师兄和残暴的东山派之间画上一个等号。

“师姐,来不及了……回头再跟你解释吧,现在师父他正在等我们呢……”师弟快速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没人后拉着我一头扎进黑暗中……

白狐在不远处等着我们。

到底怎么了呢?我想,师兄不会的……我开始害怕见到师兄了……

跟着白狐的引领,我们很快就到了万花谷。我远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颤颤巍巍地站在谷口。

“师父!”我激动地跑过去。

五年的时间看起来很短,却在师父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师父老了,原本还有几根青丝的发此时却布满了白霜。

“青梅!这般闹腾成何体统?”我笑了笑,师父还是没变啊。

“好了,快进来吧……若缘呢?”

“师傅我在这儿呢!”师弟从我身后探出头来。

进了谷,我看看周围,还是没变啊……

——在下不才

 

 依旧是大雪纷飞,依旧是师父慈祥的面庞和师弟快活的笑,可是师兄终究还是与我们分道扬镳。

“师兄,他一定是迫不得已!”师弟呜咽着,大颗大颗的泪珠滚到嘴角,蹦到地上,融化了几片白雪。

“迫不得已?!”我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声音出奇冷酷,“医者仁心,以高尚情操,行仁爱之术,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内心。这是我们百花谷的谷训!以师兄之力,天下又有几个能奈何的了他的!他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内心了吗?!这种人……就应该逐出师门!”

“青梅,莫要焦躁。”师父温和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的心猛一紧,收回了冲动。“我们明早出谷,探探究竟。”

〈次日凌晨〉

冬日凌晨的风像刀子一般割着脸,一下子叫人打了个激灵。

师弟背向着我,做最后的行李查点。

五年时间,时间改变的太多了。晨风托起了师弟的衣角,衣袂飘飘,恍若间师兄与师弟的背影重合在一起。那是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那时还未经历过人心险恶,每个人都像清晨的露滴,格外单纯。

“师兄!用早膳了!哎呀,小师弟,你干什么呢?”师弟扯着我的冬袍,向我眨眨眼。

“师妹,这般闹腾成何体统?”师兄简直是师父的翻版,和煦中带着些小古板。我吐了吐舌头,拉开椅子,把头往师兄身上蹭了蹭。

“今早习药了吗?若缘,缠着你师姐干甚?赶快用膳。”师父嘴上说的严厉,眼睛里却盛满了阳光。

“未……曾。今日习!绝不打诳语。”师弟囫囵吞下了一口热汤,烫得舌尖发麻,出了一头大汗,像小狗一样喘着气。

“再过一月,长卿你就要下山了。莫要忘了百花谷谷训。”

“师父,长卿当然明白!医者仁心,以高尚情操,行仁爱之术,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内心!此生都不会辜负!”少年的眸子里洋溢着点点星光。

我深信,师兄一定会回来。在唱着歌送别的时候也是如此。

没想到,师兄终于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同道,殊途。

——Tina Lovegood

 

“青梅,吃完饭出次谷,把这些草药卖掉。”师娘给我端来一碗粥。

  我尝了一口,还是小时候的味道。我抬头,看向在一旁端坐的若缘。“师弟你也吃啊,傻坐着做甚?”

师弟摆摆手,“不了不了!师姐多吃点,可是专门为你熬的呢。”

奇怪,他平时明明最爱师娘的粥的。

我注意到师娘也没有盛粥。她注意到我的目光,又为我盛了满满一碗。“青梅慢慢吃吧,我和你师父吃过了。”

吃完早饭,我出了谷,把草药送到药店,准备回去。

“青梅。”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师兄。

师兄!

我有太多的话想问他,却一时说不出口。

雪下了起来。

       我们沉默了许久,直到风雪满肩。

      “青梅,师父一直在骗我们。”终于,师兄先开了口,他走上前去,像小时候一样拂去我发梢上的雪。

        我向后退了一步,“你骗人!”我说,“你加入了东山派,背叛了师父,背叛了万花谷!”

         师兄没有说话,只是抓住了我的手,我挣脱了他,虽然我也很希望就这么握着不放。

        “师父一直在骗我们。”他又重复了一遍,“明天日出前,我还在这里等你,你该好好想想了。”说完,他拂袖而去。

       我冷静下来,然后突然发现,我回不去了。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我靠着墙角坐了下来。

     我在风雪中回到了家,离尘已经酣然入梦。

     我躺下,却一夜无眠。因为我发现,我左手的手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像白瓷一般冰冷而坚硬。

     快要日出了,我想起师兄的话,起身来到了那里,他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

    于是,我听他讲了三十年前的那段还未尘封的往事。

     三十年前,师父还很年轻,却已是城里最有名的大夫,号称“药王”。

     有一天,东山派首领离尘出现了,他有比师父更高超的医术,夺走了“药王”这个称号。从那以后,师父便隐居在万花谷里,但他并没有放弃,而是从小培养我们三人,等待着复仇的日子。不,与其说是培养,不如说是……把我们当做棋子和用于传播的工具。

      终于,我们长大了。师父准备将用尽毕生心血研究出的毒,白瓷毒,传播到这座小城,那时候,整个城市的居民都会慢慢变成没有生命的白瓷。

      这一切,离尘都看在眼里。

       据说离尘有一个儿子,也叫离尘,但在很久之前就失散了。

       离尘想要救这座城。

      为了不牵连东山派,他把解药装进了一个小瓶子,挂在儿子的脖子上,把他送给了一个乡下的农妇抚养。

东山派的残暴,也都是我们从师父师娘口中得知的。师兄出谷以后,发现东山派并不像师父所说的那般,于是前往探究,机缘巧合下加入了东山。

      几十年的时光过去,师父终于要动手了。

       

我不敢相信师父竟然是这样一个人,他的伪装近乎完美。

可是,师兄的话让我把一切都穿了起来。如果不是师兄从离尘那里了解到了真相,我没过几天就会一无所知地把白瓷毒传遍全城。

我的手已经在慢慢地变成白瓷。

离尘,我的夫君,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小瓶子,他从来没有打开过,我也从来没问过。

 

“青梅。”是一阵低沉的声音。

我回头看去,是离尘,师父,师娘,还有师弟。他们小心地远离着我,大概是怕被我传染吧。

“师姐,这是师父的理想,也是我们的理想。”师弟说。

我知道,如果我现在去死,就能救一城百姓,因为师父没有更多的白瓷毒,换句话说,我是他在孤注一掷。

但是我没有。

我在等离尘给我解药。

似乎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离尘默默地把解药倒在了地上。药水渗进雪地里,像是大地的眼泪。

现在,我只有一个选择了。

师兄走上前,我惊奇地发现,他的手指也变成了白瓷。

“对不起师父,让您失望了。”他说。

随后他又转向我,像小时候一样拂去我发梢上的雪。“小梅子,这是我专门为我们研究的毒药,不哭,也不会痛。”他的语气好温柔,就像在哄小宝宝吃药。

我没有说话。

师父如梦初醒般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来夺那药丸。但已经晚了。

 

他把毒药塞进了我嘴里,自己也吃了一颗。

 

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师兄说的。

“小梅子,别怕,师兄和你一起。”

——蓝楹

 

(后期调整:千仪)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