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最亮的星

83人浏览 / 0人评论

沃尔布加和奥莱恩是小天狼星的父母,人物描写可能有些ooc,请见谅。

一秒,二秒,三秒……雷古勒斯正一点一点被阴尸拖进湖中,一步一步迈向死亡。但他并不惧怕死神把他接走,克利切带着真魂器走了,他也在生命最后一刻站到了正义的一边,并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记在了可以称得上遗书的羊皮纸内,装进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盒子,埋藏在他和哥哥曾经的秘密基地里。——至于羊皮纸能否被看到,他已不再考虑了。
都说人临死前会回顾自己的一生,雷古勒斯自然也这么做了,从他加入食死徒,再到意识到自己多年的信仰是错误的,最后到他的哥哥——西里斯·布莱克,他都细细回忆了一遍。
自雷古勒斯明事理起,他就明白且认定他以夜空中最亮的星为名的哥哥会继承布莱克家族所有的财产——所有,但从未因这个分配不服过。因为西里斯可以堪称“别人家的孩子”,他天资聪颖,放荡不羁,长相帅气,每一天都是潇潇洒洒地度过的,没有什么能困扰他。父母亲宠爱西里斯,对他完全是“捧在掌心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家养小精灵们敬畏西里斯,面对他时连大气都不敢出;就连喜欢粘着西里斯的雷古勒斯,也感觉与他有种距离感。
雷古勒斯喜欢笑着,奶声奶气地叫西里斯“哥哥”,有任何秘密都最先告诉西里斯,西里斯在当时小小的雷古勒斯心中,是最值得信任、最无所不能的。
凉爽的秋风,皎洁的月光,火一般的枫树叶,都给忘记了是多少年前的一个夜晚增添了一丝萧瑟。小西里斯偷偷带小雷古勒斯离开了布莱克祖宅,两人一直跑到麻瓜小孩平常玩闹的地方才停下来。西里斯顺势躺在草地上,两腿一屈一伸,双眼微闭,手随意地摊着;雷古勒斯则盘膝坐下来,眯着一只眼,两手各伸出大拇指和食指,组合成一个长方形,朝着不停冲他眨眼的星星们晃来晃去。“雷尔,你在干什么?”弟弟的行为令西里斯满腹狐疑。“我在找天狼星。”雷古勒斯简短地答道。西里斯在星空中搜索了一番,指着颗耀眼的星星,摇了摇雷古勒斯:“看,那颗其他星星与其相比皆黯然失色的就是天狼星。不过你找它干嘛?”“我一直很好奇爸爸妈妈为啥要以这颗星作为哥哥的名字,现在终于明白了。”雷古勒斯甜甜一笑,“因为哥哥简直就是天狼星的翻版——它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哥哥则是巫师界中最亮的星!”“少来了雷尔,我可没那么厉害。”谁都没有注意到西里斯双颊上泛起的淡淡红晕,包括他自己。
当时的雷古勒斯可不懂如何拍人马屁和拐弯抹角地说话,从来都是有话直说。所以西里斯在他心中,的确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明亮又有点遥不可及,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长大后的西里斯开始叛逆,他抗拒一切与黑魔王沾边的事情——尽管父母严肃、认真地命令他要这么做。雷古勒斯却仍然是沃尔布加和奥莱恩的乖宝宝,用西里斯的话说,他会乖巧地跪在黑魔王的袍下,亲吻他的鞋尖;会乖巧地站在他以为正确的黑魔王那一边,与西里斯针锋相对;以后甚至还会乖巧地放任黑魔王在他左臂烙上那罪恶的黑魔标记。
“你必须从格兰芬多转到斯莱特林,进入斯莱特林是我们家的传统!”“可是分院帽把我分进了格兰芬多,我凭什么要转进斯莱特林?况且格兰芬多才是我心仪的学院。”如果你不听我的话,信不信我把你从布莱克家谱上去除,让你从此与布莱克家族毫无瓜葛!”沃尔布加以为西里斯是个注重出身的人,这样讲能逼迫他乖乖就范。“哦,是吗?看来我们的观点终于保持一致一次了,母亲。”西里斯恨恨的注视着沃尔布加,把“一次”和“母亲”四字咬得极重,似乎注入了从小到大对父母与布莱克家族所有的仇恨。“我巴不得早点与这个死气沉沉的家没有丝毫联系。”说完,他大踏步走出母亲的卧室,重重扣上了门。留下一脸惊愕地站在那的沃尔布加和战战兢兢站在一旁,目睹了整个争吵过程的克利切。
这是沃尔布加和西里斯的第几次争吵,雷古勒斯已记不清了。他有时真的很想用魔杖把自己击昏,短暂回避下兄长与母亲愈来愈激烈的争吵——虽然西里斯几次三番强调逃避是懦夫才做的选择,但两边都是他爱的人,他实在无法抉择争吵结束后该帮哪一方说话。至于哪一方是真正确的,他就更不知道了——不过还是该先劝劝哥哥,毕竟母亲的经验比哥哥多得多。“雷尔,如果是想劝我听那个老巫婆的话,就别白费力气了。”西里斯看着弟弟欲言又止的样子,板着脸答道。他明显还在为沃尔布加对他的无理要求感到愤慨,但不知为什么,面对雷古勒斯,语气柔和了许多。“哥,就听妈妈的话一次吧,一次。”雷古勒斯近乎哀求,小心翼翼地看着西里斯。“再说了,你姓布莱克,是家族的继承人,进斯莱特林是理所应当的……”西里斯的脸越来越阴沉,雷古勒斯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干脆闭嘴不说了。每当哥哥因他生气时,他都很想给自己来个阿瓦达索命。“所谓的布莱克家族就这么值得你追捧吗?就因为他给了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养尊处优的生活,你就视它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西里斯说这句令人气恼又不无道理的话时声调越来越高,最后几个字根本是吼出来的,整个布莱克祖宅都听见了。“可你视为珍宝的一切东西我都不在乎,雷尔,包括布莱克这个姓。如果你夺走了本属于我的家族继承人的位置,我绝对不会嫉妒的,只会由衷地为你庆贺。”话毕,空气仿佛一下子冻结了,气氛让人不寒而栗。西里斯依然紧盯着雷古勒斯,为弟弟过着如提线木偶般被人操纵的生活却毫不反抗感到不解和失落。殊不知,西里斯刚刚的一字一句都刺痛着雷古勒斯的心,让他想放声大哭,却因唯恐向哥哥展露自己的脆弱后,再度令哥哥露出失望的神情,使自己陷入无穷无尽的自责,硬生生把泪水咽了回去。不过雷古勒斯脑中所想的也只有上文这么多,他没有对西里斯产生反感,反感他的桀骜不驯。在年幼的他心中,西里斯仍是那颗夜空中最亮的星,明亮耀眼;仍是那个能给予他极大慰藉,温暖的避风港;仍是那位笑声爽朗,令他尊敬的兄长西里斯·布莱克……
1975年大概是雷古勒斯最痛苦的一年了,毕竟西里斯竟然真的离开了布莱克祖宅,离开了雷古勒斯——这点是雷古勒斯痛苦的最关键原因,他的哥哥竟无情地把他独自一人留在他都不得不承认有一丢丢(“只是一丢丢?”西里斯大声抗议)压抑的家,这么做不是间接把他推下寂寞的深渊吗?沃尔布加也气坏了,在房里来回踱着步,断断续续地高声谩骂着从小寄予厚望的长子,雷古勒斯的耳朵都快被骂声震聋了。不过她生气的点与雷古勒斯大相径庭——她是气在西里斯走前在房间里留下的字条:母亲,祝您顺利将我从族谱中除名,越快越好。——这句话把沃尔布加气疯了,但她还是不忍真正把西里斯除名,只是把绘有家谱的挂毯上西里斯的头像和名字用魔法烧掉了,正好眼不见为净。这个差点让沃尔布加气得失去理智的句子却让雷古勒斯为了避免母亲的责罚强忍笑意到肋骨都快折断——这句话实在太符合西里斯的风格了。

雷古勒斯的思维一向很跳跃,西里斯留下的短短一句话也能使他想出一大堆与起初话题毫不沾边的东西:他和西里斯究竟为什么成了现在这种僵硬的关系了呢,就因为哥哥叛逆,他更愿意安分守己;就因为哥哥崇敬格兰芬多的英勇无畏,他却敬畏斯莱特林的审时度势;就因为哥哥敢于说不,他则习惯接受本不用接受的东西?——即使兄弟俩的性格再天差地别,小时不也玩得好好的吗?现在却一个离家出走,头也不回地抛下了另一个。
他当时想,就是违背母亲的意愿,也要把哥哥留住。“哥,妈妈说的都是气话,她还是爱着你的!”“爱?如果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孩子身上就是爱的话,我宁愿她从未爱过我!”雷古勒斯从未见过西里斯如此生气:他的脸涨得通红,眼中是对母亲无尽的气愤和仇恨。“我真的受够了,雷尔。受够了在这个毫无生气的房子里听父母传授那些错误的观念——什么纯血统至上,什么泥巴种不配上魔法学校,我真不明白一世精明的他们到头来怎会支持这种扯淡的说法!”雷古勒斯默不作声,不敢打断哥哥的话,尽管他并不完全认同。谁叫他在霍格沃茨已经气西里斯气得够多了:和做出嘲笑泥巴种、讥讽格兰芬多都是莽撞,不懂深谋远虑之徒、为斯莱特林在魁地奇比赛上作弊欢呼等他深知龌龊的事的人交朋友——尽管他本人没有做那些错误的行为,但西里斯依旧对他很失望。“还有你,雷尔,你是我最亲近的人,却也是我最摸不透的人。小时的你是那么活泼开朗,我一直认为我们能共同打破家族那个必进斯莱特林的所谓的传统,共同进入格兰芬多,没想到最后仅我一人做到了。而且显然,斯莱特林才是你心中所属,你究竟为什么如此狂热地追求我们父母所认同的?”西里斯抛出的是个尖刻刁钻的问题,再怎么老江湖的人也无法回答得面面俱到。雷古勒斯只好硬着头皮吐露真实想法:“爸爸妈妈比我们多活了那么多年,他们所做的事一定有他们的道理,我们没有理由不听从。”西里斯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这是你的真实想法,我能感受到。但很遗憾,雷尔,你盲目的信任父母让我们终归不是一路人。还有,以后说话不要再说‘我们’了,仅仅‘我’就够了,再会。”说罢,他提起收拾好的行李,扬长而去。留下雷古勒斯一人失落的站在那儿,目光呆滞。
当晚,肋骨克斯独自抱膝坐在窗边,寻找着天狼星。很快,他看见了那颗发着耀眼光芒的星星——一点都没变,仍然那么明亮。闪闪发光的天狼星,死气沉沉的布莱克祖宅,麻瓜小孩玩闹的场所,凶巴巴的母亲……这一切都没变,变的只有他和哥哥……虽然不愿承认,可他知道,以前拦着他的肩告诉他天狼星在哪的哥哥,再也回不来了……落寞,自责,孤单,这一切交织在一起形成的无法言表的悲哀,让雷古勒斯鼻子一酸,怆然泪下。天狼星象征着哥哥,它既然那么亮,哥哥应该很快乐吧……仰望夜空中最亮的星太久了,脖子也是会酸的……雷古勒斯依然崇敬着西里斯这位兄长,依然认为他是夜空中最亮的星,不过他再不是雷古勒斯的避风港了——西里斯这个温暖的港湾把他这艘历经风浪的小船列入了黑名单。
再后来,雷古勒斯如愿以偿,成了食死徒,西里斯也为了正义,进了凤凰社,兄弟俩从此成了雷古勒斯最不想看到的模样——最熟悉的陌生人。雷古勒斯每次战斗都尽量避着西里斯,西里斯与弟弟不得不正面交锋时也总是手下留情。不是因为雷古勒斯懦弱,也不是因为西里斯心软,只是童年的美好回忆都铭刻在两人心中,两人都不愿让他们之间仅剩的那点亲情破碎。尽管为此已忍受了无数次钻心咒,雷古勒斯照样避着西里斯,兄长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啊,是他心中的那束光啊,是他脑海中最美好的回忆啊……
然后?然后雷古勒斯发现黑魔王没有他心目中那么伟大,就找到了他的魂器。再然后?再然后他就在这了,坦然地迎接死神。他所信仰的在最后的最后,与兄长一样了。兄长是对的,一直都是对的,从来都是对的。他认为自己有点无趣,临死前想的都和当初意识到最初的信仰终究破碎了一模一样。那就像点有趣的:自己为正义贡献了一份力量,即使这小小的一份力可能无法弥补年少时犯的过错,但他尽力了。对呀,尽力了,尽力追赶明亮又有些遥不可及的西里斯了,即使他知晓追不上,可至少努力过了。西里斯是向阳而生的,他却做不到。他不嫉妒西里斯,因为西里斯的向阳而生拜他自己的性格所赐,而雷古勒斯连看眼太阳的胆量都没有,如何向阳?雷古勒斯轻蔑一笑——这笑是嘲讽自己以前黑暗的信仰和印在骨子里的怯弱。
雷古勒斯不知道,他的牺牲让黑魔王更快被打败了。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曾经的秘密基地回味童年的西里斯,完美的错过了雷古勒斯留下的那几卷羊皮纸,不知道自己弟弟其实是个英雄,到头来对弟弟只剩下恨铁不成钢和埋藏在心中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对最重要的亲人的爱。
天狼星依旧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可那位与天狼星同名,意气风发的少年和他的弟弟,都消失在了偌大的世界中。世上最遗憾的,莫过于两个亲密无间的人分道扬镳,在最后的最后本能和解,却仍然形同陌路……

西里斯是雷古勒斯最崇拜的人,是他的榜样,这点一直未变。即使仰望天狼星久了脖子会酸,他还是不愿把头低下,因为天狼星象征着他崇敬的哥哥,在他心中永远是夜空中最亮的星的西里斯·布莱克。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