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最亮的星(番外)

83人浏览 / 0人评论

夜空中最亮的星(番外)

作者:千凝

 

初听闻雷古勒斯的死讯,西里斯只草草地当做玩笑,继续过着一尘不变的生活。当安多米达的守护神传给他一句“雷古勒斯失踪几周了,恐怕已经遇害”时,他才明白曾经那个笑着说“哥哥是巫师界中最亮的星”的小雷尔真的离他而去了。雷古勒斯在霍格沃茨的所作所为以及决定拥护伏地魔令他失望至极,可他的死还是震惊到了他——曾经最亲的人永远地离开了,只有冷血的怪物才不会心痛。
西里斯决定学麻瓜给雷古勒斯写封信,再把信烧了,据说这样离去的人就能看到。
——雷尔,我的好弟弟。你尚在襁褓中时,我就喜欢握着你沾满唾沫的小手,轻声唤你的名字。每当你咧嘴咯咯地朝我笑时,我的心都会激动地狂跳不止。你咿呀学语时发出的每个音节我都会仔细辨别意思,你第一次说出“哥哥”这个词的时间我也记忆犹新。
四五岁时你总与我强调我是“巫师界最亮的星”,却对 “雷古勒斯”也是一颗星星的名字毫不知情。雷古勒斯这颗星,被称为狮子的心脏,也正因如此我才以为“狮子的心脏”·布莱克会和我一起进格兰芬多,格兰芬多的代表动物也是狮子啊!不得不承认,当分院帽刚碰到你的头发尖就喊出斯莱特林时,我真心认为他老糊涂了,也暗暗思索邓布利多教授的分院方式是不是太草率——尽管”老糊涂”分院帽把我分进了格兰芬多,我仍然忍不住质疑他的能力。
因为鼻涕精和莉莉当时的友谊(虽然很不想提起那只黏糊糊、油乎乎的大蝙蝠,但好像也只有他和莉莉能举例了),我深信我们的兄弟情不会因一个在格兰芬多,一个在斯莱特林淡一丝一毫——我们也确实亲密了一两年。可三年级的你变了,不再撒着娇亲切地唤我哥哥,还跟那些身份高贵,德行却糟透了的人交朋友,这着实惊掉了我的下巴。于是我疏远你了一点,希望你发现自己交的朋友是何等得无耻,每天的梦都反反复复是你悟出我的意思,和你的狐朋狗友绝交这种故事情节。
可梦到底是梦。你还是和你的狐朋狗友勾肩搭背,对我看向你时制止的目光视而不见,自此我的心凉了半截。我开始真正与你疏远了,开始排斥别人把你我联系在一起——我不愿有一个连“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都不明白的弟弟。我看出来你依旧敬重我,但并不想与你的狐朋狗友一刀两断,所以学着你对我那样,对你向我的一切示好视而不见。
如今,你永远地离开了。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死的,但你的死绝对和伏地魔有关,这个结论也许令你不舒服,但它绝对是最大几率发生的:你是否是因对别人要你做的事情感到恐惧,想退出伏地魔邪恶的组织, 结果被人背叛是伏地魔最不能接受的,你就迎来了一声“阿瓦达索命”。我的傻瓜弟弟,你不可能向伏地魔递一份辞职报告就算完事。要么为他卖命终身,要么死路一条。
你认为我每分每秒都过得洒脱,没有烦恼,但令我烦心的事比比皆是。与你主人的对抗是个持久战,这使我无时无刻不防备着食死徒的袭击——因为粗心大意不明不白地死去可一点都不好玩。我的傻瓜弟弟,连伟大的梅林都有自己的烦心事,更何况我。
我和人说你是个愚蠢的白痴,听信父母的鬼话,加入了黑魔王的一边——虽然事实也的确如此,你的死讯仍然震撼到了我,让我有些惋惜——毕竟你曾是我最亲的人。
如果有来世且你还叫雷古勒斯,我希望你能真的人如其名,不再怯弱,勇敢面对所遇到的一切!

放下羽毛笔,西里斯走出小屋,到附近的空地站定,深吸一口气,抽出魔杖:“火焰熊熊!”话音刚落,一簇火焰就窜了出来,噼里啪啦地燃烧着。西里斯瞥了眼手中的羊皮纸——上面的墨水还没干透,丢进欢快舞动着的火焰中。羊皮纸极快化成了一片片灰烬,飘飘悠悠地飘向空中。西里斯抬头望着它们越飘越高,直到半片都看不见了才把头低下。他知道这个来源于麻瓜的做法一点都不靠谱,但无论是计划计划,实施计划还是完成计划时,他都抱着侥幸心理对自己说:“万一雷古勒斯真的看的见呢?”西里斯脑海中一直都有黑白灰三个小人互相较劲,黑小人说西里斯还是疼爱雷古勒斯的;白小人说西里斯疼爱的不过是儿时的小雷尔;灰小人则说西里斯像讨厌沃尔布加和奥莱恩一样讨厌雷古勒斯。黑白灰整天打得不可开交,白小人始终占着上风。话虽如此,西里斯却心知肚明:不论是儿时的小雷尔,还是已经死去的,成为食死徒的雷古勒斯,他都深深地疼爱着;他们在西里斯眼中,都是咆哮如雷、威风凛凛的雄狮体内砰砰直跳的心脏!

 

鉴于小天狼星与斯内普在书中一直处于对立面,小天狼星提起斯内普时言语自然会恶劣些,作者也是很喜欢斯教的,没有故意黑他的意思。

 

作者:千凝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