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梅林一周没洗的臭袜子啊!救世之星的眼镜不见了!

69人浏览 / 0人评论

【脑洞】梅林一周没洗的臭袜子啊!救世之星的眼镜不见了!

作者:千凝

一场魁地奇比赛前,哈利的眼镜失踪了。

当时他换好球袍,向刚刚放着眼镜的地方摸索,却啥都没摸着。“哈利,奥利弗催着呢!”虽然看不清,可单凭声音哈利也知道谁在喊他:“抱歉,弗雷德,我找不着我的眼镜了。”“是吗?那稍等——喂!乔治!过来下!”弗雷德冲自己的双胞胎弟弟招了招手。“哈利眼镜不见了,陪我帮他找找。”弗雷德迎上乔治询问的目光,解释道。“这点儿破事都要拉上我……”“亲爱的乔吉,好兄弟应该啥事都一块做,我记得你十分认同这句话。”“那可真奇怪,我连自己听过这句话都不记得……”俩兄弟仿佛忘记了还在一旁到处乱摸,晕头转向寻找自己眼镜的哈利。

哈利尴尬地轻声咳了咳,以示自己的存在。“啊,抱歉,哈利,聊得太起劲了。”

约莫十分钟后,他们一无所获。“别找了,哈利,我已经得出你眼镜的下落了。”哈利满怀期待地看向说话者,可惜他望去的地方实际上只有一团空气。“基于我们把这小小的更衣室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眼睛的踪影,那么真相只有一个——你的眼镜长出翅膀,自己飞走了!”弗雷德轻轻走到哈利面前,拍拍胸脯,胸有成竹地道出自己的推测。哈利没有像珀西那样一本正经地指责他睁着眼睛说瞎话,没有如赫敏般板着脸瞪着眼说怎么这种时候还开玩笑,也没有跟韦斯莱夫人一样气急败坏地大声咆哮怎么这么淘气,只是微皱着眉平静地说:“讲真,弗雷德,这个笑话有点冷。”“可我们都把这儿翻了个遍,眼镜却连个影儿都没有,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弗雷德摊开手,耸了耸肩。“我也许可以不戴眼镜上场。”哈利眯起眼,尝试看清周围的事物。“得了吧哈利,我们的小罗尼说过,你的视力差到不行——也就是说,你刚飞上空,很大几率就会立马被没有感情的鬼飞球撞晕。”弗雷德笑道。“最惨的是,赛后还会被奥利弗活活教训到怀疑人生。”乔治点头赞同道。“既然如此,就麻烦——”“把小罗尼和赫敏叫来?当然。”乔治冲哈利挤了挤眼,走出更衣室朝观众席走去。

“我早就说过,要准备一个备用眼睛以备不时之需,你就是不听。”赫敏的眉毛拧在了一块。“我暂时也想不出关于眼睛失踪的解决方案,现在看来让这次比赛延期是最好的办法。”(就算有作者也不会让我说出来,嘤嘤嘤)“可是——”“看在梅林的份上,你能不次次都反驳我的意见吗?”赫敏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还有你们俩!叽叽喳喳的烦死了!”她恶狠狠瞪了一眼正小声交头接耳的双胞胎(“哈利不会暑假时误拿了我们的恶作剧失败品吧?”“开玩笑!我们从没开发过以‘眼镜’为主题的恶作剧产品!”),不耐烦地吼道。

双胞胎知趣地闭了嘴。

“放宽心哥们儿,你的眼镜不可能真的长脚逃出霍格沃茨的。”罗恩尝试安慰垂头丧气的哈利。后者没有答话:他感觉不好透了是因为这个学期一如既往得糟心,而这场魁地奇比赛是他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现在却因该死的视力生生延后。——再有一副眼镜绝对比下一场魁地奇比赛举行来的轻松。“行吧行吧,我们这就去让奥利弗跟霍琦女士请求比赛延后。理由,自然是我们年轻的找球手暂时成了盲人,什么都看不见。”(此处没有讽刺的意思)弗雷德打了个哈欠,快步走向魁地奇球场。

黑魔法防御术是这场魁地奇比赛取消后的第一堂课,学习的魔法生物是卡巴。“先生……”“眼镜失踪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你这节课就先在一边休息吧,关于卡巴空闲时我再为你补习。”卢平略显苍白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哈利张了张口,还想说点什么。“你用不着这么逞强,哈利。卡巴和博格特不是一个等级,对于没有眼镜无法施咒的你来说,它不是个善茬。”卢平仍然温和地微笑着,可话语中透着不可动摇的坚定。

哈利慢吞吞地挪到教室的角落。

“谁能为我讲一讲卡巴的特点——格兰杰小姐。”“卡巴是一种生活在水里的爬行动物,模样活像长着鳞片的猴子,手上带蹼,随时准备掐死在它们的池塘里涉水而过的毫无防备的人……”赫敏接下来说了什么,哈利没有那个心思听,他正烦躁地揉着本就桀骜不驯的乱发,没好气地小声嘟囔道:“梅林啊,请你告诉我哪个挨千刀的把眼镜拿走了?被我知道一定要对他施我知道的所有恶咒……”

“现在,开始练习吧!”卢平的声音没有把哈利拉回现实,咒语射击的声音,同学们惊喜的大笑声和惋惜的哀叹声,卢平指导的低语声,哈利都没有注意到,他正仔细思考谁是此次眼镜盗窃案的罪魁祸首。经过他严密的分析,两个人的作案动机最大:斯内普和马尔福。“我赌7包鼻屎味的比比多味豆,绝对是那两个讨厌我到极点的家伙干的好事。斯内普熬制一大坩埚我们几年后才学的隐身药水,偷偷把让画像说话的那种咒语传授给马尔福。今天上午马尔福换好球袍后喝下隐身药水,进到格兰芬多更衣室对眼镜施了咒,让它一蹦一跳地蹦了出去——对,就是这样!这就是他俩的整个作案过程!”(哈利内心:烟花漫天绽放,乐队奏起了进行曲,一大群巫师跳着战舞,他骄傲的昂着头,鼻子伸得老长。)自豪与激动转瞬即逝,接踵而来的是生气和报复心理:我一定要让马尔福后悔他做的事,用斯内普二年级教他的‘乌龙出洞’对付他就不错。但物理输出更方便,他脸上挂的彩会使他记住恶劣的恶作剧的实施者定会被天打雷劈……

课后,哈利把自己的猜想告诉了罗恩和赫敏。“伙计,你真是太有才了!走,我们现在就去找马尔福算账!”罗恩拽起哈利的胳膊就跑——“算账个呕吐物味的比比多味豆啊!”赫敏用她前几天从图书馆借来消遣,在哈利罗恩眼里又厚又无聊的大部头重重在罗恩和哈利脑袋上各砸了一下。“马尔福最多只会动动嘴皮子功夫,以他装满弗洛伯毛毛虫的脑子,绝对想不出这种恶作剧。退一万步讲,就算这事真是他干的,我们也没有证据来证明。你们去斯莱特林休息室兴师问罪也只会被那群斯莱特林像嘶嘶吐着信子的巨蟒般骂作莽夫,然后被他们的‘可亲可敬’的院长扣更多分!”“那斯内普呢?他总想得到吧?”哈利不肯轻易排除马尔福或斯内普“作案”的可能性。“他是位教授,哈利!他即使再讨厌你,也不能违背教师的职业道德!”“得了吧,那只大蝙蝠偏心斯莱特林就已经是违背职业道德了,绝对不会介意多违背几次。”罗恩在哈利耳边不满地吐槽,后者赞同的点点头,于是乎两人又各收到了了赫敏大部头的几下重击和一个大大的白眼。

“下节课是魔药课,你们最好安分点,别因为那个毫无依据错漏百出的推理给斯内普提供更多扣格兰芬多分的机会,而且,我们没有证——据——!”赫敏又既忧又恼地看向她的两个挚友。“是是是,越来越像我妈妈的万事通小姐,这个年龄最聪明的女巫!——哦,啰哩啰嗦的格兰杰小姐,您还有何赐教请尽管说,我洗耳恭听!”罗恩学着家养小精灵怪里怪气地抱怨完后,揉着被砸了两次的后脑勺快步走进地下教室,以免赫敏再次使他遭到重创。揉着被砸了两次的后脑勺快步走进地下教室,以免赫敏再次使他遭到重创。

斯内普很早就以看所有人都不顺眼似的脸色阴沉地站在教室里了。看见哈利三人进了教室,便面无表情地开了口:“首先,把上节课布置的论文发下去。”“波特先生和韦斯莱先生,成绩稳定,A。”斯内普抽了抽嘴角,斯莱特林们发出尖利的笑声,哈利听见马尔福笑得尤其响亮。“格兰杰小姐,O。”斯内普没有流露出丝毫赞许。斯莱特林们脸上写着大大的不屑和轻蔑,但很明显得瑟不起来了。

“今天,我们将学习熬制强力魔药,喝下它能使你们快速拥有比以往强七倍的体能和力量。现在,把书翻到177页。”哈利不停的往后翻页——他看不清页数,但177页应该在后面一点的地方。正翻着,他感到后脊直发凉,于是停止手中的动作,回身仰起头眯眼辨认,结果吓了一哆嗦——斯内普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冷冷地盯着他。“把书翻到177页,不是250页,我想我说的很清楚,波特。”他一字一顿说道。“哦,差点忘了,你的眼镜不见了。但很抱歉,这件事有很多解决方案,所以我无法做到理解并同情你——格兰芬多因为波特先生不听老师指挥扣20分。”

“罗恩,麻烦把177页上的内容念给我听,这密密麻麻的一大堆字我压根看不清。”“首先,把水仙根碾成粉末洒进坩埚。然后,把通过将瞌睡豆切片挤出的汁滴进魔药中……”“安——静——!”斯内普高声调,拉着长腔地喊道。为了格兰芬多今年继续蝉联学院杯,哈利强压心中的怒火,把桌旁一切看起来色泽亮丽,能平复他焦躁心情的材料统统扔进坩埚——最后的成品表明,表面光鲜亮丽的好东西组合在一起不可能依旧保持美好的外形,只会变成一坨黑不拉几、令人作呕的不明物体。“这是什么?”斯内普的脸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强力魔药。”“是吗?我还以为是你脑子的克隆体呢。”这句轻声说出的话使哈利在脑中自一年级就开始构思,已经有几百个案例的巨作《侃侃西弗勒斯·斯内普的黑历史》中的事例又增添了一件。

一下课,哈利便急匆匆跑出教室,百分百确保斯内普今天不会再用犀利且难听的话语把他劈头盖脸侮辱一通。

“哟,波特!”这个似乎专门找抽的语调,哈利化成灰也知道来自于谁——马尔福。不看向他哈利都能想象出那位从小娇生惯养的公子哥此刻居高临下、目中无人的神情和脸上一抹轻蔑的笑。“怎么?没有眼镜就和瞎子差不多了?大名鼎鼎的救世之星也会有今天的狼狈样!”哈利已经开始想揍那位此刻幸灾乐祸的小少爷了。“闭上你的嘴,马尔福,就算哈利的视力糟糕透顶也比你强上几万倍!“罗恩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这么说,穷鬼韦斯莱!你两袖清风的爸爸妈妈?还是你成天为格兰芬多的双胞胎哥哥,嗯?”克拉布和高尔,马尔福的两个除身材高大之外再无优点的跟班在一旁刻意的大声笑着。“如果不想再挨一拳的话就闭嘴,马尔福!”罗恩气得浑身发抖,拳头紧攥,巴不得现在就让马尔福去见梅林。 “别以为我会怕一个全家都是纯血统叛徒的穷鬼!”马尔福咄咄逼人地挑衅道。“门牙赛大棒!”哈利实在沉不住气了,怒吼出一个恶咒。

恶咒正中马尔福的面门。

马尔福惊愕的看着自己的门牙越来越长,惊愕地发出不知所措的啊啊声。“停下,停下,孩子们!”麦格教授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马尔福先生,你以恶意中伤他人为乐的性格该改一改了;波特先生,以暴制暴可不是个好主意——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各扣5分!克拉布先生,高尔先生,请同我一块送马尔福先生到医疗翼。”教授让马尔福的门牙停止疯长后,便拖着他往医疗翼去了。

第二天起床后,哈利睡眼惺忪地摸索他的眼镜,眼镜竟早就安稳的放在那儿了——我们的救世主缓过神后也很吃惊。待他戴上眼镜,为又能看清这个世界舒了口气后,注意到了一卷之前似乎压在眼镜下的羊皮纸。他奇怪地把羊皮纸展开,上面的字体是细长、圈圈套圈圈的那种:哈利,你的眼镜被皮皮鬼藏到了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我运用“飞来咒”才将其找到。以后请小心保管,别再弄丢了。——阿不思·邓布利多

“‘飞来咒’?没听过。”罗恩在餐桌上大快朵颐鸡腿的同时,含混不清的嘟囔道。

 

2017年

“爸爸,你小时候可真是个糊涂蛋!”詹姆斯·西里斯·波特听完自己父亲的“精彩”经历后,露出贼兮兮的坏笑,扯着嗓子嚷道。“可不,你爸爸年轻时干过不少傻事呢。”绘声绘色讲述救世主少时经历的那位戏谑道。“够了,罗恩,你犯愣的次数也不亚于我。想听吗,詹姆斯?”哈利彻底无视罗恩制止的眼神。“非常乐意。”詹姆斯的嘴角咧得更开了。“你个小兔崽子,难道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吗——”罗恩不耐烦的拽起外甥的耳朵。“诶呦喂,诶呦喂呀!轻点,舅舅,轻——点——!”救世之星的长子发出的哇哇大叫声久久没有停歇。

 

关于皮皮鬼拿走哈利眼睛的前因后果

被麦格教授臭骂了一顿的皮皮鬼很不甘心,他(或它?)决定找个人出出气。“费尔奇怎样?不不不,欺负他既不新颖还不好玩。韦斯莱家装腔作势的那个级长?很遗憾,我不知道他的具体位置。看来只好选傻宝宝波特了,他现在肯定在更衣室里准备魁地奇比赛。这次就把他的眼镜拿走一天吧,我非常期待他像个瞎子似的到处乱摸索……”皮皮鬼一边狡點的笑着,一边向魁地奇球场走(或飘?)去。

皮皮鬼直等到只剩哈利一人留在更衣室里不知磨蹭什么后才进去,他一声不响地抓起哈利的眼镜,然后快速离开了更衣室——不得不说,皮皮鬼是真走了狗屎运,一切事物似乎都故意在让他拿走救世主的眼镜。——关注点不在更衣室的观众们连用余光瞥见皮皮鬼,未放在心上的都没有;哈利也不知在更衣室里磨蹭什么,其他人都走入魁地奇球场才开始换球袍。(“可怜的傻宝宝波特!嘎哈哈哈哈哈哈!”“闭嘴,皮皮鬼!”)

 

注:斯内普知道可以用飞来咒找来眼镜,可他因为与哈利爹地的“血海深仇”,并没有告诉哈利。不要问我为哈子霍格沃茨那么多人只有邓多多和斯内普想到了用飞来咒,全校师生在同一天集体脑子短路虽然几率极小,却并非不可能。

又注:在英语里,“A”是通常说的“良好”或“及格”,即“Acceptable”;“O”则是“优秀”,即“Outstanding”。

作者:千凝

是否原创:是

全部评论